谁知道北科的国防生生活怎么样

国防生 生活 北科

一、军校:规定每天早六点吹哨起床,六点十五分早操或打扫内务,七点十分早饭,去教室,都要带队行动!晚十年吹哨熄灯

地方大学:没课你可以睡上三天,没人管你,可以不去吃饭,只要你能忍住,可以使用任何方式到教室,哪怕你飞过去也没人拦着你

二、军校:周末可以请假外出,一般一个班只有四个名额,只能轮流外出,下午四点收假,严格执行请销假制度。

地方大学:爱匝地匝地,只要不耽误上课点名没人管你。

三、军校:内务卫生制度严格甚至苛刻,陆军叠豆腐块,海军用毛毯铺床,要求边角像刀锋(变态阿,他们都用熨斗熨的),室内无任何装饰物品私人用品,唯一的挂钩只能挂帽子,一尘不染阿!

地方大学:个人习惯,女生宿舍明显好于男生,个别男生的被子终年摊放在床上,除了系里检查时会清扫一下,平时没人管!经常出现不明生物体。

四、军校:校园内纠察横行,要求着装整齐,两人成行三人成列,不能够肩搭背,见到领导要敬礼,值更人员见到方队要敬礼,要还礼。

地方大学:顺应天性,三五成群,男女搭配,只要不标新立异没人看你,见到任课教授出于礼貌个人随意,不叫也没有纠察记名字。

五、军校:业余生活枯燥乏味,顶多搞点体育活动,唱唱革命歌曲,看的电影一般是地道战之类的,郁闷阿!每星期点名开会,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没完没了,每天组织观看新闻,周末可以多个娱乐节目。

地方大学:生活丰富多彩,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各院各系,联谊舞会茶话会,,,各种活动,学生会活动,累死你没商量。

六:军校:课程安排切合专业需要,很少有选修课,经常要实习,具体不祥。奖学金就那么几等,少!

地方大学:有n多选修课,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来选择,可以提前修满学分提前毕业,奖学金项目繁多,数量可观。时间自由安排,可以勤工俭学。

七:军校:取得军籍学员按照规定享受军人待遇,免交军费,军装用品统一发放,每月有数额不等的津贴,享受寒暑假路费。

地方大学:根据专业不同缴纳不等的学费,文科的最少,艺术类的多点,反正除了困难家庭减免外都是自己掏钱。

八:军校:等级制度森严,要求把棱角抹平,一般毕业时都能入党,入不了的发展受限,毕业分配听从安排,视专业,个人能力影响,就算分到大山沟里,你也只能打着背包去,绝不能抗议。考研名额有限,很多地方应届的不能直接考研,规定有些变态。

地方大学:入党名额有限,一般也没人在意。工作自己找,签订协议,支持考研。

九、军校:校内不许恋爱,家里的管不着,一般都是偷偷摸摸,不过节假日家属来队,也是很受欢迎的。军校女生少,发展受限,军校学员个人时间少,所以恋爱受影响。

地方大学:随便,愿意同居都行,愿意登记也无所谓,好像谈恋爱是一项主要的工作,在地方大学很少有人形单影只。接触面广泛,联谊活动多。不过,目前比较流行,,,毕业了让我们一起失恋!

■请问谁知道《幸福像花一样》的剧情介绍,具体一点的最好!

第一集

军区文工团为前线归来的战斗英雄们慰问演出。杜娟第一次独舞演出显得格外紧张,而她的好友大梅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前来观看演出的那些首长和首长夫人的身上。林彬是一名战斗英雄、一个英雄连长,他带着战斗英雄保根前来观看演出。高干子弟白杨在文工团里工作,带着他的几个哥们儿(一群纨绔子弟)也来看演出。保根见到台上的大梅激动不已,想着如果可以和她握握手就知足了。坐在一旁的是白杨的哥们儿,他们不停地嘲笑保根将林彬激怒

。林彬告诉保根别说是跟她们握手,就是拥抱都是应该的。他带着保根来到后台,要求大梅同保根握手、拥抱。但是大梅满心思只有首长夫人们,无暇顾及,所以拒绝了林彬的要求。林彬把保根上衣脱掉,他身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在场的人都感动落泪,杜娟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了保根,主动帮他把衣服穿好。在场的人都为杜娟的行为感动为她鼓掌。大梅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回到宿舍大梅伤心痛哭,更是拿杜娟撒气。她生气杜娟抢了她的风头,生气杜娟让她在首长夫人面前丢了面子。

白杨回家后莫名的失落,他觉得自己没有上战场,没有用武之地,要求父母把自己送到前线去。白母坚决反对,要求白杨报考政治学院。杜娟提干了,兴奋得在路上又蹦又跳。文工团叶团长看到提干的杜娟,很欣慰。她向杜娟询问大梅是否在谈恋爱,并要求杜娟五年内不许谈恋爱,专心跳舞,杜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杜娟到火车站给保根送行,大梅也被卫国逼着去送行。在车站大梅及时向保根道歉,拥抱了保根挽回了面子。在回去的路上,林彬与杜娟相遇,彼此在各自心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第二集

林彬和杜娟在交谈中发现原来两人是老乡,都是四川人。更巧的是,因为保根的领章丢了,所以杜娟和保根交换的领章是林彬的,这使得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些。回到宿舍,大梅发现林彬的领章后,不停询问杜娟和林彬到底什么关系。大梅认为杜娟和林彬有不寻常的关系,由于林彬让大梅在众人面前出丑,所以大梅坚决反对杜娟和林彬往来。单纯的杜娟告诉大梅这辈子希望两个人都不谈恋爱,永远在一起。林彬回部队没有告诉杜娟,杜娟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感伤和不舍。大梅一心想高攀,所以当白杨带她看电影也带着话剧团的小常宝去看时,心中醋意横生,跟个怨妇似的向杜娟不停的发牢骚。白杨为了躲避郑副司令员的千金郑媛媛,带着大梅和杜娟一起到他家吃晚饭,故意冷落郑媛媛。郑媛媛见此情景,找了个借口很生气地离开了白家。白父白母倍感尴尬。

林彬回来后和杜娟在军区相遇,杜娟质问林彬是不是讨厌自己,连走都不告诉她一声。林彬向杜娟解释自己临时有紧急任务所以忘记通知她。看得出来两人都很在乎对方。后勤部参谋王大海到舞蹈队例行检查,无意检查到了大梅的储物柜内有零食严肃地批评了她,大梅很是不服气。白杨和大海是好哥们儿,当大梅得知大海是军区后勤部王部长的儿子以后,心中若有所思。林彬写的文章白父看后赞不绝口,白杨则很是不服气,一心想挑出破绽。在篮球场白杨找到林彬,指出自己对他文章的看法,林彬被白杨的高傲激怒两人在球场发生冲突。

第三集

大梅主动找到大海,交给他自己写的检讨书,还告诉大海自己等着他的意见。杜娟遇见林彬告诉他上次借给她的童话故事很好看,还约林彬晚上看电影。白杨在影院门口等杜娟和大梅,林彬出现后,杜娟很兴奋,但白杨脸上马上露出了不快,林彬更是扬长而去。杜娟不知所措,只好跟白杨进去一起看电影。看电影时,大梅看见大海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便主动坐在了大海身边。电影结束后,杜娟还想再看一遍,白杨带着杜娟到男厕所里等着下一场开始。白杨搂着杜娟不让她笑出声来,杜娟和白杨突然意识到什么,两人都松开了对方。

大海送大梅回宿舍,路上大海表扬大梅积极向上,还对那天自己的态度道歉。大梅也是谦虚自我检讨。杜娟晚上回宿舍,无意间看见大梅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大梅回到宿舍,心情激动难以平静,杜娟询问大梅那个男人是谁。大梅告诉杜娟是王大海,杜娟大吃一惊。

杜娟莫名同时收到两封信,拆开后得知是林彬和白杨写给自己的。大梅看到信后,帮杜娟分析两人谁更适合她。单纯的杜娟并不认为这是两人给她写的情书,最后决定两个人都见。林彬见到杜娟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两人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分手了。白杨和杜娟两人在排练室见面,当白杨想有所动作时,杜娟跑出了排练室。 回到宿舍,大梅热切询问情况。杜娟紧张的情绪一直没有减缓,大梅以为杜娟和白杨有了什么发展。杜娟依旧一言不发。大梅和杜娟排练舞蹈,白杨特意观看,使得杜娟非常紧张,连连出错。大梅警告白杨不要伤害单纯的杜娟。

第四集

杜娟整天精神恍惚,团长看出杜娟的状态不对,提醒她离全军汇演没有多长时间了,她的这个节目很有希望得奖所以千万不能分心。回到宿舍,杜娟问大梅是真的爱王大海吗?大梅坦诚的说出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有前途的对象,而大海的条件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大海给大梅打电话让卫国听见了,卫国逼问大梅到底喜欢谁,大梅一气之下当场宣布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王大海,还说明天就打恋爱报告。

大海的母亲听说大梅和大海谈恋爱后,立刻到文工团调查情况。大梅见到冯处长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谈话中冯处长显然不是很满意大梅,谈话结束后,她见到杜娟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笑容,她喜欢杜娟这个单纯的姑娘。大梅看得出,立刻把杜娟拉走了。大梅提醒杜娟不要在大海家人面前展示自己,上次在后台的事情让杜娟在后台出风头了,给冯处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海回来了,立刻去见了大梅。他听说母亲见过了大梅,心里很担心她会为难大梅。大梅很坚定要和大海在一起,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大海回到家,母亲告诉大海,怕大梅是看上了咱们这个家而不是大海,母亲提醒大海,以后别后悔,还说要是大海同杜娟好那该多好啊。

卫国知道大梅和大海真的在一起后,整天萎靡不振,也不按时到练功房。教导员找到卫国,跟他谈心,卫国一心想和大梅好,怎么劝都不听。大梅到大海家吃饭,还特意带了高考参考书给大海的弟弟,很勤快地忙来忙去,大海的父亲很是满意。叶团长到练功房找大梅,结果听说大梅要结婚的消息很生气。

第五集

白杨跟杜娟套近乎,要求杜娟写入党申请书。叶团长到宿舍找大梅,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大梅敷衍叶团长说怎么可能呢,叶团长提醒大梅,谈恋爱可以但不要着急结婚生孩子。叶团长刚要离开宿舍,碰见了白杨。白杨尴尬地解释自己是来找杜娟谈话的。

林彬看见杜娟和白杨在一起,林彬给杜娟放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在宿舍传达室。大梅问杜娟到底喜欢林彬还是白杨。杜娟觉得白杨见多识广,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对于林彬,她也说不清什么感觉,但和他在一起感觉挺奇怪的,也挺特别的。大梅说杜娟是爱上林彬了。大梅告诉杜娟,和林彬见面不要告诉白杨,和白杨见面也不要告诉林彬。晚上林彬在宿舍写报告,杜娟一直等到音乐会结束,林彬都没有出现,杜娟很生气。

杜娟找到林彬,告诉林彬自己很生气。林彬很不好意思,但又很高兴,因为他觉得杜娟在乎自己。他告诉杜娟晚上想请杜娟吃饭,杜娟很高兴。下午杜娟来到林彬的宿舍,林彬告诉杜娟自己做的饭菜在全军区算是一流的,让杜娟刮目相看。白杨拿着围棋想找人下棋。一个小战士告诉白杨林彬棋下得不错,白杨听后很不服气,立马到宿舍找到林彬,可没有想到杜娟却在林彬的宿舍,三人倍感尴尬。

王母听说大梅来家里了,到家后没见到人,王父告诉她俩人在屋里。王母很无奈。于是她和王父商量,决定同意让大海和大梅在一起,要求二人打结婚报告。

第六集

白杨和林彬因为杜娟在球场发生冲突,大海及时制止了他们。大梅回到宿舍,激动得告诉杜娟自己真的要结婚了。大梅要从宿舍搬到大海家去住,杜娟很伤心。大梅问杜娟林彬什么时候回来,话音还没落就看见林彬站在宿舍门口。

杜娟告诉林彬大梅要结婚了。白杨看见林彬和杜娟在一起,顿时一肚子火。他找到大海诉苦。大海看出白杨不对劲,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杜娟了,他告诉白杨要是爱人家就去告诉人家。

白杨在气头上到宿舍找杜娟,他质问杜娟对自己和林彬的态度。杜娟说大家都是好朋友,白杨听后说杜娟脚踏两只船,杜娟听后委屈地哭了。大梅回宿舍看望杜娟,大梅告诉杜娟自己觉得她应该和白杨发展比较好,大梅问杜娟和林彬发展的如何了,杜娟说还那样,大梅直替杜娟着急。

大梅问杜娟是不是喜欢林彬,要是喜欢就跟他挑明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拉倒。杜娟当天晚上找到林彬,问他喜欢不喜欢自己,要林彬明确态度,林彬没有说。杜娟以为林彬不喜欢自己,转身要走。林彬忍不住了,他告诉杜娟自己喜欢她,从一见到她开始就喜欢她,他怕自己不能让杜娟幸福,所以让杜娟再等等。杜娟伤心,她不理解林彬在等什么。她要离开,被林彬抱住,她放声痛哭。

卫国找林彬喝酒,他喜欢大梅,自己没得到心里愤愤不平。林彬开导他不许这么没骨气,要像个军人。卫国不服气。杜娟到大海家找到大梅,告诉大梅自己和林彬明确关系了。大海和白杨回来了,看见杜娟,两人很尴尬。大海让白杨送杜娟回宿舍,路上碰见了林彬和卫国。卫国喝得烂醉,说让林彬和杜娟现在就结婚。林彬告诉杜娟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白杨回家要求母亲尽快给自己转业,再也不想在文工团呆了。

第七集

大海准备去接新兵。杜娟找到叶团长想说恋爱报告的事情,但是看见叶团就说不出来了,她不忍心让叶团长失望。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和叶团长说,她答应过团长五年内不谈恋爱,林彬支持杜娟的事业,他说可以等她。

杜娟回宿舍帮大梅缝被子。文工团的女兵到宿舍看大梅。大梅兴奋地告诉大家等大海接完新兵回来就结婚,所有的人都羡慕大梅能这么幸福。

叶团长和教导员找到大梅,告诉她王部长找她。到了大海家,大海的母亲哭着告诉大梅,大海出事了。大梅在宿舍哭得死去活来,她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杜娟劝大梅别哭了,大梅说她爱的是一个完整的大海,不是一个残疾人。大海的父母到宿舍找大梅谈话,

告诉大梅大海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大海对大梅感情很深,现在只有大梅可以救大海了。大梅想去看看大海,可是她心里很害怕。卫国到宿舍看望大梅,他劝大梅不要嫁给大海了。大梅赌气决定就嫁给大海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婚礼是最漂亮最风光的。

大梅到医院看望大海,碰见了白杨。大梅走进病房,看见大海残废的腿,心里一惊。大海告诉大梅回去吧,不结婚了,大梅痛哭跑出病房。白杨看见大梅哭着跑出来,他问大梅是真的爱大海,还是爱大海的家庭。大梅委屈,她害怕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回到病房,大海抱住大梅,大梅委屈地放声痛哭。

大海回到家告诉母亲,他和大梅是真心相爱的。但母亲还是放心不下。大梅到文工团兴奋地告诉大家,她和王参谋要结婚了。

第八集

大梅请卫国明天参加自己的婚礼,卫国拒绝参加,理由居然是明天他也要结婚。这让大梅很诧异。林彬知道卫国要跟话剧团的小常宝结婚后,痛骂卫国。

大梅终于和大海结婚了,婚礼办得很气派很热闹。婚后大梅回到舞蹈队,女兵们都夸大梅变漂亮了,杜娟见到大梅更是兴奋。大梅告诉杜娟自己可能真的不跳舞了,婆婆正帮她联系工作呢。

杜娟到大梅家做客,大梅变得懒洋洋的,杜娟困惑大梅的变化,于是找到林彬说心事儿,林彬告诉杜娟大梅可能不是真的喜欢舞蹈,还向杜娟保证,自己一定支持她,让杜娟放心。大海的母亲给大梅找工作单位,大梅挑三拣四一心想去宣传部文化部工作。林彬开车带杜娟兜风,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谈得很开心,两人决定明天一起交恋爱报告。

卫国趁着林彬开会,跟一个战士逞能私自把车开出去了,结果翻车了。卫国受伤住进医院,由于车是林彬的所以不光卫国受处分,林彬也要被连累受处分。杜娟得知这个消息急忙向大梅和大海打听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据大海分析回原部队是肯定的。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如果他回原部队,她一放假就会去看他,不管多远都去。林彬觉得自己会连累杜娟,他怕让杜娟受苦。

林彬临走交给白部长自己在部队期间的一个学习思考和总结,希望可以对部队建设起到作用。林彬告诉杜娟当天晚上就要回部队了。杜娟让林彬一定要等她,她会来送他的。晚上演出结束后杜娟连忙去找林彬,可是林彬已经走了。

第九集

林彬从战友那里得知,暂为编外人员的他,名字却在团干部的转业名单上排在第一位。林彬觉得难以置信。

大梅告诉杜娟,林彬已经内定转业,杜娟不相信,还为林彬辩解。她觉得如果转业的事情是真的,林彬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大梅问杜娟若事情真的是这样,杜娟有什么打算。杜娟说自己没想过,而且依旧固执得认为根本不可能。大梅提醒杜娟要多为自己打算,杜娟决定找白杨问问情况。杜娟去找白杨却巧遇林彬。林彬询问杜娟汇演的情形,得知杜娟的节目通过,林彬向她表示祝贺,两人聊得很高兴。杜娟问起转业名单的事情,林彬解释说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劝杜娟不要想得太多。

杜娟找到白杨,希望他在林彬的事情上帮个忙。白杨很不情愿的同意了,却在和林彬交谈时醋意大发,不欢而散。杜娟得知这件事后很生气,白杨表示自己已经尽力,无法再继续帮忙。于是杜娟找到叶团长表示自己要和林彬结婚,准备打结婚报告。林彬不同意结婚的事情,因为他觉得杜娟离不开文工团,如果杜娟不幸福他会更难过。劝杜娟冷静地多想一想,现实一些。杜娟很难过,想找大梅诉苦,大梅却因为没有时间而匆匆离开。

白部长称赞林彬的《南疆战斗营团进攻组织指挥经验总结》。白杨也得知了林彬转业的事情。主任找到林彬谈话,林彬表示服从组织决定。林彬决定和杜娟分手,杜娟却不同意,林彬只好谎称已经在本地找到一位姑娘,并已经同意结婚,坚决和杜娟分手。

杜娟很伤心。 第十集

杜娟得知林彬要结婚,哭得很厉害,白杨和大梅都来安慰她。杜娟在练功的时候心不在焉,被叶团长批评。林彬把杜娟写给他的信件都退了回去。

叶团长提醒白杨,白杨的妈妈对舞蹈演员有很大的偏见,希望杜娟要考虑清楚。另一方面大梅劝杜娟和白杨交往,杜娟不同意。白杨对她展开爱情攻势,杜娟并不领情。白杨对杜娟穷追不舍,惹来了其他团员的风言风语。白杨向教导员报告要和杜娟确立恋爱关系,杜娟骂他是厚颜无耻的人,白杨却并不在乎,继续对杜娟死缠烂打。

杜娟不胜其烦,向教导员澄清事实。大梅见她很坚决,也劝白杨不如算了,白杨表示杜娟就是他这辈子的真爱,多艰难都不会放弃,大梅听后很感动,白杨的母亲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很不高兴,再次对白杨强调她最不喜欢跳舞的女孩子,并且由于白杨打恋爱报告没有事先征求她的意见,她非常生气。白杨则认为母亲干涉的太多了,母子两人不欢而散。

十一集

白杨父母对于白杨的恋爱依旧有着踌躇与担忧!白杨与父母争吵一番,离开了。白父为了让白杨冷静冷静决定让他去基层考察干部,白杨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还是接受了。

白母来到杜娟的宿舍找到了她,质问她与白杨的关系,杜娟不承认,认为是白杨自作多情,两人谈话不欢而散。

团里新来一位市芭的演员,是跳芭蕾舞的好手,叫吴娜。住进了杜娟的宿舍,并同杜娟产生了摩擦。基层考察期间,白杨看到即将转业的林彬依然带队练兵,对林彬有了重新的认识。回到军区后向白部长反映了林彬快要被转业的消息。白部长要留住军队人才,向参谋长请示,不能让林彬转业。

白杨第一时间找到了杜娟,杜娟讲他诗写得不错,但仍然不愿接受白杨说的进一步发展。白杨回到了家,刚与父母说到自己心里的决定时,就被母亲打断了。吴娜的爱人来团里找她,吴娜觉得很尴尬,她不愿让团里的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吴娜的爱人很是不解,两人发生争吵。

十二集

看到了吴娜与她丈夫的那一幕,杜娟心中产生许多感受,杜娟让大梅多陪她一会儿,大梅对于杜娟现在死气沉沉的生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爱情观,希望通过这些来解开杜娟心中的一些疑惑。

紧张的排练开始了,离全军汇演的时间也愈发接近。团里的每一位演员都专注着自己的练习。尤其是叶团长。

白杨为了让父母同意自己的想法,在家绝食装病。白母没办法去找杜娟,以白杨病重为借口将杜娟领到家中。在白杨有些幼稚的闹剧中,杜娟终于感动了,答应了白杨的要求,二人正式开始交往。白母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白杨第一次正式带杜娟回家,杜娟带着些紧张见了白杨父母和白杨的三位姐姐。白母要求杜娟结婚后放弃舞蹈事业,并向杜娟讲述叶团长的过去,希望以此打消杜娟婚后继续跳舞的念头,但杜娟表示决不放弃自己的事业,二人产生争执。

离开了白家回宿舍的路上,白杨和杜娟碰到卫国,卫国想找杜娟谈谈。白杨回家又被白母数落了一通。卫国与杜娟谈了许多,卫国听说了杜娟与白杨的事儿,心中有种亏欠,提到林彬时,卫国不解杜娟与林彬的爱,杜娟却不愿再提往事,她告诉卫国现在的她很幸福。

第十三集

白杨提出和杜娟结婚,杜娟问白杨为何这么着急结婚。白杨说是怕夜长梦多,因为林彬不会转业会调回军区,他担心他们重归于好,而杜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杜娟对白杨表示既然已经决定和白杨在一起,就不会改变,并请求白杨以后不再提起这事。杜娟和白杨决定结婚。

大梅提醒杜娟要是真嫁到白杨家,可要有思想准备,并告诉杜娟初恋难忘记不是因为那是最好的,而因为那是第一次。

白母和叶团长唇枪舌剑,白母知道白杨非杜娟不娶,她希望叶团长放了杜娟,让她结婚,让她享受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在叶团长和杜娟的交谈中,杜娟说她可以不结婚,但绝对不能放弃跳舞。叶团长只说了一句:她希望杜娟幸福。

白杨带杜娟来到新房,而杜娟没有让自己父母前来参加婚礼。婚礼将至,白杨突然接到电话,杜娟逃跑了,白杨心急如焚,白母则担心此举会大丢面子,让白杨把杜娟找回来。

林彬从主任口中得知是白杨动用其父亲关系才使他调回军区的。

大梅知道杜娟逃婚后将其训斥一翻,警告她不能任性,会得罪军区首长和文工团上上下下,并告诉杜娟她此举只是婚前恐惧症。白杨打电话给林彬希望他来参加婚礼,大海则看出白杨对杜娟仍有怀疑

白杨终于说服了杜娟,婚礼如期举行,而白杨却喝多了。

第十四集

白杨杜娟结婚后,白母指责杜娟是跳舞的女人,不会照顾家庭。白父则表示可以教。杜娟想让白杨陪自己晨练,白杨则只想多睡一会。杜娟误踢翻白母的君子兰,道歉时竟称白母为阿姨,白杨替其解围,并告诉杜娟要改口。杜娟想搬回宿舍,白杨告诫她不能再这么说。

在早餐桌上,白母希望杜娟能多做一些家务,别光想着跳舞。杜娟则以练功为由说没有时间,白杨告诉杜娟结婚过日子就是麻烦,以后麻烦事更多。杜娟对白父说每天都做饭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没有时间搞自己的事业。白父希望她和白母多沟通。

杜娟洗碗时也在练功,白母看见十分不满,杜娟表示不愿做家庭主妇。白杨在杜娟和白母两边左右为难。杜娟在大梅面前抱怨自己即将成为家庭主妇,白母对她冷嘲热讽,她很后悔结婚,大梅告诫杜娟要体谅别人。

家里来客人,在做饭事情上,白母又对杜娟训斥一翻,杜娟很不服气。她为了证明自己,努力练习切菜、做饭,白母说她倔,杜娟表示不愿总听别人说自己笨。

杜娟希望叶团长对她的舞蹈进行指导,没有回家做饭,白母发现白杨在做饭,痛斥叶子莹和她作对。白母和叶团长起了争执。杜娟认为她连累了叶团长。

大梅要离团了,她劝杜娟也尽早为将来打算。在训练过程中,吴娜借口整天担心着随时要被淘汰,到年纪大了,连个接收单位都没有,杜娟问其为何不走,吴娜嘲讽地说她公公又不是部长……

第十五集

杜娟在家极力练习舞蹈动作,白杨跟杜娟耍贫嘴,不想让杜娟练习。杜娟晚上要演出所以经常不在家,白母对此很有意见,决定托人让杜娟转业。杜娟得知后,坚决反对,质问白杨结婚前跟自己说的话怎么都不算数了。白母无意流露出对叶团长的敌意,杜娟无意冲撞,惹得白母更是愤怒。杜娟为此事和白杨翻脸。白杨给杜娟分析她的舞蹈前景是一片昏暗,要求杜娟转业,杜娟气得直哭。

杜娟和大梅回到宿舍聊天,杜娟告诉大梅,她在团里留了个床位,万一和白杨闹翻了还可以回团里住。大梅一听便知她和白杨闹别扭了。大梅告知杜娟,自己千万不能给自己留退路不然一有困难就想往回走。杜娟认为大梅狠心,十几年的舞蹈,说放弃就放弃了。大梅劝杜娟要为自己后半生作打算

白母找到叶团长,告诉她自己给杜娟联系单位转业的事情,希望她不要给杜娟设置障碍。,叶团长告诉白母其实给杜娟设置障碍的人是她自己。白母回家找到杜娟谈转业,杜娟坚决不肯,惹得白母大怒。叶团长为杜娟新编了一个独舞,杜娟被叶团的舞蹈魅力打动,杜娟告诉白母自己决定跳舞,跳一辈子。

但是白母执意要求杜娟必须离开舞蹈队,纠纷越闹越大。

大梅怀孕了,杜娟看着大梅的大肚子觉得好玩得不得了。林彬回到部队很感谢白部长,白部长告诉他要感谢就感谢白杨。白部长邀请林彬到家里吃饭,杜娟白杨林彬三人见面倍感尴尬。

第十六集

白杨杜娟送林彬,两人喝得都有点醉,杜娟搀扶着白杨,林彬黯然神伤。白母得知林彬是孤儿觉得他很可怜,她琢磨着把林彬介绍给郑媛媛,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两家的关系。杜娟到大海家看大梅,杜娟不解大梅怎么这么早要孩子,大梅说是她婆婆想要,因为不放心她,现在孩子有了婆婆就放心了。大梅告知杜娟林彬回来了,要注意和他接触不要太多,不然白杨小心眼儿又该多心了。

白杨找到大海,他心里不舒服,他有些后悔帮林彬回部队了。他知道林彬和杜娟之前见过面了,虽然没什么但是他也觉得很别扭不乐意。他不是不放心林彬,他是担心杜娟。所以杜娟稍有疏忽,白杨就拿林彬说事儿。白杨不是追究杜娟和林彬的往事,他就是想知道杜娟对他的感受。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杜娟没有跟白杨说过我爱你,所以白杨心里不是滋味。大梅到医院作检查碰见林彬,得知小常宝给卫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大梅告诉林彬他回来会让杜娟和白杨觉得很别扭,林彬反问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白母不放心跟杜娟到菜市场买菜,白杨过生日白母去买生日蛋糕就让杜娟先回家了。路上下起了雨,林彬看见淋雨的杜娟,开车把杜娟送回家,不巧让白杨看见。大梅开导杜娟必须忘记林彬,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是白杨的妻子了。大梅到宿舍找到林彬,希望他找个女朋友安顿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白母看见媛媛,希望把林彬介绍给她,但媛媛没有当回事儿。碰巧林彬和媛媛在路上偶遇相识后,媛媛主动找到白母要和林彬见面,白母高兴的不得了。

第十七集

媛媛到白杨家做客,林彬也来了。白杨小心眼儿,总觉得杜娟不对劲儿,他质问杜娟怎么了,是不是看见林彬和郑媛媛在一起难受。白杨跟杜娟大吵一架

林彬告诉媛媛自己不知道今天黄阿姨叫他来的意思,所以有些突然,并希望大家做普通朋友。媛媛直截了当,告诉林彬自己对他感觉挺好,希望可以通过时间互相了解。林彬告诉媛媛自己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媛媛在路上碰见白杨,白杨调侃她关于林彬的事情,媛媛则问他结婚后生活的状况,两人都死要面子。

大梅告诉杜娟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要学会伪装,不能见到林彬脸上一点都挂不住,要很真诚的去劝林彬和媛媛好,这样白杨才会高兴。媛媛努力的想多了解林彬,找卫国侧面打听林彬的情况。大梅警告白杨不要总和杜娟吵架,她好容易把杜娟劝回家了,让他好好地跟杜娟过日子。林彬在躲避,他找到白部长想让他把自己调回连队,让白部长很是失望。媛媛找到白杨打听林彬的事情,

■请问谁知道《幸福像花一样》的剧情介绍,具体一点的最好!

第一集

军区文工团为前线归来的战斗英雄们慰问演出。杜娟第一次独舞演出显得格外紧张,而她的好友大梅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前来观看演出的那些首长和首长夫人的身上。林彬是一名战斗英雄、一个英雄连长,他带着战斗英雄保根前来观看演出。高干子弟白杨在文工团里工作,带着他的几个哥们儿(一群纨绔子弟)也来看演出。保根见到台上的大梅激动不已,想着如果可以和她握握手就知足了。坐在一旁的是白杨的哥们儿,他们不停地嘲笑保根将林彬激怒

。林彬告诉保根别说是跟她们握手,就是拥抱都是应该的。他带着保根来到后台,要求大梅同保根握手、拥抱。但是大梅满心思只有首长夫人们,无暇顾及,所以拒绝了林彬的要求。林彬把保根上衣脱掉,他身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在场的人都感动落泪,杜娟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了保根,主动帮他把衣服穿好。在场的人都为杜娟的行为感动为她鼓掌。大梅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回到宿舍大梅伤心痛哭,更是拿杜娟撒气。她生气杜娟抢了她的风头,生气杜娟让她在首长夫人面前丢了面子。

白杨回家后莫名的失落,他觉得自己没有上战场,没有用武之地,要求父母把自己送到前线去。白母坚决反对,要求白杨报考政治学院。杜娟提干了,兴奋得在路上又蹦又跳。文工团叶团长看到提干的杜娟,很欣慰。她向杜娟询问大梅是否在谈恋爱,并要求杜娟五年内不许谈恋爱,专心跳舞,杜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杜娟到火车站给保根送行,大梅也被卫国逼着去送行。在车站大梅及时向保根道歉,拥抱了保根挽回了面子。在回去的路上,林彬与杜娟相遇,彼此在各自心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第二集

林彬和杜娟在交谈中发现原来两人是老乡,都是四川人。更巧的是,因为保根的领章丢了,所以杜娟和保根交换的领章是林彬的,这使得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些。回到宿舍,大梅发现林彬的领章后,不停询问杜娟和林彬到底什么关系。大梅认为杜娟和林彬有不寻常的关系,由于林彬让大梅在众人面前出丑,所以大梅坚决反对杜娟和林彬往来。单纯的杜娟告诉大梅这辈子希望两个人都不谈恋爱,永远在一起。林彬回部队没有告诉杜娟,杜娟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感伤和不舍。大梅一心想高攀,所以当白杨带她看电影也带着话剧团的小常宝去看时,心中醋意横生,跟个怨妇似的向杜娟不停的发牢骚。白杨为了躲避郑副司令员的千金郑媛媛,带着大梅和杜娟一起到他家吃晚饭,故意冷落郑媛媛。郑媛媛见此情景,找了个借口很生气地离开了白家。白父白母倍感尴尬。

林彬回来后和杜娟在军区相遇,杜娟质问林彬是不是讨厌自己,连走都不告诉她一声。林彬向杜娟解释自己临时有紧急任务所以忘记通知她。看得出来两人都很在乎对方。后勤部参谋王大海到舞蹈队例行检查,无意检查到了大梅的储物柜内有零食严肃地批评了她,大梅很是不服气。白杨和大海是好哥们儿,当大梅得知大海是军区后勤部王部长的儿子以后,心中若有所思。林彬写的文章白父看后赞不绝口,白杨则很是不服气,一心想挑出破绽。在篮球场白杨找到林彬,指出自己对他文章的看法,林彬被白杨的高傲激怒两人在球场发生冲突。

第三集

大梅主动找到大海,交给他自己写的检讨书,还告诉大海自己等着他的意见。杜娟遇见林彬告诉他上次借给她的童话故事很好看,还约林彬晚上看电影。白杨在影院门口等杜娟和大梅,林彬出现后,杜娟很兴奋,但白杨脸上马上露出了不快,林彬更是扬长而去。杜娟不知所措,只好跟白杨进去一起看电影。看电影时,大梅看见大海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便主动坐在了大海身边。电影结束后,杜娟还想再看一遍,白杨带着杜娟到男厕所里等着下一场开始。白杨搂着杜娟不让她笑出声来,杜娟和白杨突然意识到什么,两人都松开了对方。

大海送大梅回宿舍,路上大海表扬大梅积极向上,还对那天自己的态度道歉。大梅也是谦虚自我检讨。杜娟晚上回宿舍,无意间看见大梅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大梅回到宿舍,心情激动难以平静,杜娟询问大梅那个男人是谁。大梅告诉杜娟是王大海,杜娟大吃一惊。

杜娟莫名同时收到两封信,拆开后得知是林彬和白杨写给自己的。大梅看到信后,帮杜娟分析两人谁更适合她。单纯的杜娟并不认为这是两人给她写的情书,最后决定两个人都见。林彬见到杜娟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两人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分手了。白杨和杜娟两人在排练室见面,当白杨想有所动作时,杜娟跑出了排练室。 回到宿舍,大梅热切询问情况。杜娟紧张的情绪一直没有减缓,大梅以为杜娟和白杨有了什么发展。杜娟依旧一言不发。大梅和杜娟排练舞蹈,白杨特意观看,使得杜娟非常紧张,连连出错。大梅警告白杨不要伤害单纯的杜娟。

第四集

杜娟整天精神恍惚,团长看出杜娟的状态不对,提醒她离全军汇演没有多长时间了,她的这个节目很有希望得奖所以千万不能分心。回到宿舍,杜娟问大梅是真的爱王大海吗?大梅坦诚的说出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有前途的对象,而大海的条件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大海给大梅打电话让卫国听见了,卫国逼问大梅到底喜欢谁,大梅一气之下当场宣布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王大海,还说明天就打恋爱报告。

大海的母亲听说大梅和大海谈恋爱后,立刻到文工团调查情况。大梅见到冯处长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谈话中冯处长显然不是很满意大梅,谈话结束后,她见到杜娟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笑容,她喜欢杜娟这个单纯的姑娘。大梅看得出,立刻把杜娟拉走了。大梅提醒杜娟不要在大海家人面前展示自己,上次在后台的事情让杜娟在后台出风头了,给冯处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海回来了,立刻去见了大梅。他听说母亲见过了大梅,心里很担心她会为难大梅。大梅很坚定要和大海在一起,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大海回到家,母亲告诉大海,怕大梅是看上了咱们这个家而不是大海,母亲提醒大海,以后别后悔,还说要是大海同杜娟好那该多好啊。

卫国知道大梅和大海真的在一起后,整天萎靡不振,也不按时到练功房。教导员找到卫国,跟他谈心,卫国一心想和大梅好,怎么劝都不听。大梅到大海家吃饭,还特意带了高考参考书给大海的弟弟,很勤快地忙来忙去,大海的父亲很是满意。叶团长到练功房找大梅,结果听说大梅要结婚的消息很生气。

第五集

白杨跟杜娟套近乎,要求杜娟写入党申请书。叶团长到宿舍找大梅,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大梅敷衍叶团长说怎么可能呢,叶团长提醒大梅,谈恋爱可以但不要着急结婚生孩子。叶团长刚要离开宿舍,碰见了白杨。白杨尴尬地解释自己是来找杜娟谈话的。

林彬看见杜娟和白杨在一起,林彬给杜娟放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在宿舍传达室。大梅问杜娟到底喜欢林彬还是白杨。杜娟觉得白杨见多识广,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对于林彬,她也说不清什么感觉,但和他在一起感觉挺奇怪的,也挺特别的。大梅说杜娟是爱上林彬了。大梅告诉杜娟,和林彬见面不要告诉白杨,和白杨见面也不要告诉林彬。晚上林彬在宿舍写报告,杜娟一直等到音乐会结束,林彬都没有出现,杜娟很生气。

杜娟找到林彬,告诉林彬自己很生气。林彬很不好意思,但又很高兴,因为他觉得杜娟在乎自己。他告诉杜娟晚上想请杜娟吃饭,杜娟很高兴。下午杜娟来到林彬的宿舍,林彬告诉杜娟自己做的饭菜在全军区算是一流的,让杜娟刮目相看。白杨拿着围棋想找人下棋。一个小战士告诉白杨林彬棋下得不错,白杨听后很不服气,立马到宿舍找到林彬,可没有想到杜娟却在林彬的宿舍,三人倍感尴尬。

王母听说大梅来家里了,到家后没见到人,王父告诉她俩人在屋里。王母很无奈。于是她和王父商量,决定同意让大海和大梅在一起,要求二人打结婚报告。

第六集

白杨和林彬因为杜娟在球场发生冲突,大海及时制止了他们。大梅回到宿舍,激动得告诉杜娟自己真的要结婚了。大梅要从宿舍搬到大海家去住,杜娟很伤心。大梅问杜娟林彬什么时候回来,话音还没落就看见林彬站在宿舍门口。

杜娟告诉林彬大梅要结婚了。白杨看见林彬和杜娟在一起,顿时一肚子火。他找到大海诉苦。大海看出白杨不对劲,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杜娟了,他告诉白杨要是爱人家就去告诉人家。

白杨在气头上到宿舍找杜娟,他质问杜娟对自己和林彬的态度。杜娟说大家都是好朋友,白杨听后说杜娟脚踏两只船,杜娟听后委屈地哭了。大梅回宿舍看望杜娟,大梅告诉杜娟自己觉得她应该和白杨发展比较好,大梅问杜娟和林彬发展的如何了,杜娟说还那样,大梅直替杜娟着急。

大梅问杜娟是不是喜欢林彬,要是喜欢就跟他挑明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拉倒。杜娟当天晚上找到林彬,问他喜欢不喜欢自己,要林彬明确态度,林彬没有说。杜娟以为林彬不喜欢自己,转身要走。林彬忍不住了,他告诉杜娟自己喜欢她,从一见到她开始就喜欢她,他怕自己不能让杜娟幸福,所以让杜娟再等等。杜娟伤心,她不理解林彬在等什么。她要离开,被林彬抱住,她放声痛哭。

卫国找林彬喝酒,他喜欢大梅,自己没得到心里愤愤不平。林彬开导他不许这么没骨气,要像个军人。卫国不服气。杜娟到大海家找到大梅,告诉大梅自己和林彬明确关系了。大海和白杨回来了,看见杜娟,两人很尴尬。大海让白杨送杜娟回宿舍,路上碰见了林彬和卫国。卫国喝得烂醉,说让林彬和杜娟现在就结婚。林彬告诉杜娟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白杨回家要求母亲尽快给自己转业,再也不想在文工团呆了。

第七集

大海准备去接新兵。杜娟找到叶团长想说恋爱报告的事情,但是看见叶团就说不出来了,她不忍心让叶团长失望。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和叶团长说,她答应过团长五年内不谈恋爱,林彬支持杜娟的事业,他说可以等她。

杜娟回宿舍帮大梅缝被子。文工团的女兵到宿舍看大梅。大梅兴奋地告诉大家等大海接完新兵回来就结婚,所有的人都羡慕大梅能这么幸福。

叶团长和教导员找到大梅,告诉她王部长找她。到了大海家,大海的母亲哭着告诉大梅,大海出事了。大梅在宿舍哭得死去活来,她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杜娟劝大梅别哭了,大梅说她爱的是一个完整的大海,不是一个残疾人。大海的父母到宿舍找大梅谈话,

告诉大梅大海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大海对大梅感情很深,现在只有大梅可以救大海了。大梅想去看看大海,可是她心里很害怕。卫国到宿舍看望大梅,他劝大梅不要嫁给大海了。大梅赌气决定就嫁给大海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婚礼是最漂亮最风光的。

大梅到医院看望大海,碰见了白杨。大梅走进病房,看见大海残废的腿,心里一惊。大海告诉大梅回去吧,不结婚了,大梅痛哭跑出病房。白杨看见大梅哭着跑出来,他问大梅是真的爱大海,还是爱大海的家庭。大梅委屈,她害怕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回到病房,大海抱住大梅,大梅委屈地放声痛哭。

大海回到家告诉母亲,他和大梅是真心相爱的。但母亲还是放心不下。大梅到文工团兴奋地告诉大家,她和王参谋要结婚了。

第八集

大梅请卫国明天参加自己的婚礼,卫国拒绝参加,理由居然是明天他也要结婚。这让大梅很诧异。林彬知道卫国要跟话剧团的小常宝结婚后,痛骂卫国。

大梅终于和大海结婚了,婚礼办得很气派很热闹。婚后大梅回到舞蹈队,女兵们都夸大梅变漂亮了,杜娟见到大梅更是兴奋。大梅告诉杜娟自己可能真的不跳舞了,婆婆正帮她联系工作呢。

杜娟到大梅家做客,大梅变得懒洋洋的,杜娟困惑大梅的变化,于是找到林彬说心事儿,林彬告诉杜娟大梅可能不是真的喜欢舞蹈,还向杜娟保证,自己一定支持她,让杜娟放心。大海的母亲给大梅找工作单位,大梅挑三拣四一心想去宣传部文化部工作。林彬开车带杜娟兜风,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谈得很开心,两人决定明天一起交恋爱报告。

卫国趁着林彬开会,跟一个战士逞能私自把车开出去了,结果翻车了。卫国受伤住进医院,由于车是林彬的所以不光卫国受处分,林彬也要被连累受处分。杜娟得知这个消息急忙向大梅和大海打听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据大海分析回原部队是肯定的。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如果他回原部队,她一放假就会去看他,不管多远都去。林彬觉得自己会连累杜娟,他怕让杜娟受苦。

林彬临走交给白部长自己在部队期间的一个学习思考和总结,希望可以对部队建设起到作用。林彬告诉杜娟当天晚上就要回部队了。杜娟让林彬一定要等她,她会来送他的。晚上演出结束后杜娟连忙去找林彬,可是林彬已经走了。

第九集

林彬从战友那里得知,暂为编外人员的他,名字却在团干部的转业名单上排在第一位。林彬觉得难以置信。

大梅告诉杜娟,林彬已经内定转业,杜娟不相信,还为林彬辩解。她觉得如果转业的事情是真的,林彬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大梅问杜娟若事情真的是这样,杜娟有什么打算。杜娟说自己没想过,而且依旧固执得认为根本不可能。大梅提醒杜娟要多为自己打算,杜娟决定找白杨问问情况。杜娟去找白杨却巧遇林彬。林彬询问杜娟汇演的情形,得知杜娟的节目通过,林彬向她表示祝贺,两人聊得很高兴。杜娟问起转业名单的事情,林彬解释说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劝杜娟不要想得太多。

杜娟找到白杨,希望他在林彬的事情上帮个忙。白杨很不情愿的同意了,却在和林彬交谈时醋意大发,不欢而散。杜娟得知这件事后很生气,白杨表示自己已经尽力,无法再继续帮忙。于是杜娟找到叶团长表示自己要和林彬结婚,准备打结婚报告。林彬不同意结婚的事情,因为他觉得杜娟离不开文工团,如果杜娟不幸福他会更难过。劝杜娟冷静地多想一想,现实一些。杜娟很难过,想找大梅诉苦,大梅却因为没有时间而匆匆离开。

白部长称赞林彬的《南疆战斗营团进攻组织指挥经验总结》。白杨也得知了林彬转业的事情。主任找到林彬谈话,林彬表示服从组织决定。林彬决定和杜娟分手,杜娟却不同意,林彬只好谎称已经在本地找到一位姑娘,并已经同意结婚,坚决和杜娟分手。

杜娟很伤心。 第十集

杜娟得知林彬要结婚,哭得很厉害,白杨和大梅都来安慰她。杜娟在练功的时候心不在焉,被叶团长批评。林彬把杜娟写给他的信件都退了回去。

叶团长提醒白杨,白杨的妈妈对舞蹈演员有很大的偏见,希望杜娟要考虑清楚。另一方面大梅劝杜娟和白杨交往,杜娟不同意。白杨对她展开爱情攻势,杜娟并不领情。白杨对杜娟穷追不舍,惹来了其他团员的风言风语。白杨向教导员报告要和杜娟确立恋爱关系,杜娟骂他是厚颜无耻的人,白杨却并不在乎,继续对杜娟死缠烂打。

杜娟不胜其烦,向教导员澄清事实。大梅见她很坚决,也劝白杨不如算了,白杨表示杜娟就是他这辈子的真爱,多艰难都不会放弃,大梅听后很感动,白杨的母亲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很不高兴,再次对白杨强调她最不喜欢跳舞的女孩子,并且由于白杨打恋爱报告没有事先征求她的意见,她非常生气。白杨则认为母亲干涉的太多了,母子两人不欢而散。

十一集

白杨父母对于白杨的恋爱依旧有着踌躇与担忧!白杨与父母争吵一番,离开了。白父为了让白杨冷静冷静决定让他去基层考察干部,白杨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还是接受了。

白母来到杜娟的宿舍找到了她,质问她与白杨的关系,杜娟不承认,认为是白杨自作多情,两人谈话不欢而散。

团里新来一位市芭的演员,是跳芭蕾舞的好手,叫吴娜。住进了杜娟的宿舍,并同杜娟产生了摩擦。基层考察期间,白杨看到即将转业的林彬依然带队练兵,对林彬有了重新的认识。回到军区后向白部长反映了林彬快要被转业的消息。白部长要留住军队人才,向参谋长请示,不能让林彬转业。

白杨第一时间找到了杜娟,杜娟讲他诗写得不错,但仍然不愿接受白杨说的进一步发展。白杨回到了家,刚与父母说到自己心里的决定时,就被母亲打断了。吴娜的爱人来团里找她,吴娜觉得很尴尬,她不愿让团里的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吴娜的爱人很是不解,两人发生争吵。

十二集

看到了吴娜与她丈夫的那一幕,杜娟心中产生许多感受,杜娟让大梅多陪她一会儿,大梅对于杜娟现在死气沉沉的生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爱情观,希望通过这些来解开杜娟心中的一些疑惑。

紧张的排练开始了,离全军汇演的时间也愈发接近。团里的每一位演员都专注着自己的练习。尤其是叶团长。

白杨为了让父母同意自己的想法,在家绝食装病。白母没办法去找杜娟,以白杨病重为借口将杜娟领到家中。在白杨有些幼稚的闹剧中,杜娟终于感动了,答应了白杨的要求,二人正式开始交往。白母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白杨第一次正式带杜娟回家,杜娟带着些紧张见了白杨父母和白杨的三位姐姐。白母要求杜娟结婚后放弃舞蹈事业,并向杜娟讲述叶团长的过去,希望以此打消杜娟婚后继续跳舞的念头,但杜娟表示决不放弃自己的事业,二人产生争执。

离开了白家回宿舍的路上,白杨和杜娟碰到卫国,卫国想找杜娟谈谈。白杨回家又被白母数落了一通。卫国与杜娟谈了许多,卫国听说了杜娟与白杨的事儿,心中有种亏欠,提到林彬时,卫国不解杜娟与林彬的爱,杜娟却不愿再提往事,她告诉卫国现在的她很幸福。

第十三集

白杨提出和杜娟结婚,杜娟问白杨为何这么着急结婚。白杨说是怕夜长梦多,因为林彬不会转业会调回军区,他担心他们重归于好,而杜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杜娟对白杨表示既然已经决定和白杨在一起,就不会改变,并请求白杨以后不再提起这事。杜娟和白杨决定结婚。

大梅提醒杜娟要是真嫁到白杨家,可要有思想准备,并告诉杜娟初恋难忘记不是因为那是最好的,而因为那是第一次。

白母和叶团长唇枪舌剑,白母知道白杨非杜娟不娶,她希望叶团长放了杜娟,让她结婚,让她享受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在叶团长和杜娟的交谈中,杜娟说她可以不结婚,但绝对不能放弃跳舞。叶团长只说了一句:她希望杜娟幸福。

白杨带杜娟来到新房,而杜娟没有让自己父母前来参加婚礼。婚礼将至,白杨突然接到电话,杜娟逃跑了,白杨心急如焚,白母则担心此举会大丢面子,让白杨把杜娟找回来。

林彬从主任口中得知是白杨动用其父亲关系才使他调回军区的。

大梅知道杜娟逃婚后将其训斥一翻,警告她不能任性,会得罪军区首长和文工团上上下下,并告诉杜娟她此举只是婚前恐惧症。白杨打电话给林彬希望他来参加婚礼,大海则看出白杨对杜娟仍有怀疑

白杨终于说服了杜娟,婚礼如期举行,而白杨却喝多了。

第十四集

白杨杜娟结婚后,白母指责杜娟是跳舞的女人,不会照顾家庭。白父则表示可以教。杜娟想让白杨陪自己晨练,白杨则只想多睡一会。杜娟误踢翻白母的君子兰,道歉时竟称白母为阿姨,白杨替其解围,并告诉杜娟要改口。杜娟想搬回宿舍,白杨告诫她不能再这么说。

在早餐桌上,白母希望杜娟能多做一些家务,别光想着跳舞。杜娟则以练功为由说没有时间,白杨告诉杜娟结婚过日子就是麻烦,以后麻烦事更多。杜娟对白父说每天都做饭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没有时间搞自己的事业。白父希望她和白母多沟通。

杜娟洗碗时也在练功,白母看见十分不满,杜娟表示不愿做家庭主妇。白杨在杜娟和白母两边左右为难。杜娟在大梅面前抱怨自己即将成为家庭主妇,白母对她冷嘲热讽,她很后悔结婚,大梅告诫杜娟要体谅别人。

家里来客人,在做饭事情上,白母又对杜娟训斥一翻,杜娟很不服气。她为了证明自己,努力练习切菜、做饭,白母说她倔,杜娟表示不愿总听别人说自己笨。

杜娟希望叶团长对她的舞蹈进行指导,没有回家做饭,白母发现白杨在做饭,痛斥叶子莹和她作对。白母和叶团长起了争执。杜娟认为她连累了叶团长。

大梅要离团了,她劝杜娟也尽早为将来打算。在训练过程中,吴娜借口整天担心着随时要被淘汰,到年纪大了,连个接收单位都没有,杜娟问其为何不走,吴娜嘲讽地说她公公又不是部长……

第十五集

杜娟在家极力练习舞蹈动作,白杨跟杜娟耍贫嘴,不想让杜娟练习。杜娟晚上要演出所以经常不在家,白母对此很有意见,决定托人让杜娟转业。杜娟得知后,坚决反对,质问白杨结婚前跟自己说的话怎么都不算数了。白母无意流露出对叶团长的敌意,杜娟无意冲撞,惹得白母更是愤怒。杜娟为此事和白杨翻脸。白杨给杜娟分析她的舞蹈前景是一片昏暗,要求杜娟转业,杜娟气得直哭。

杜娟和大梅回到宿舍聊天,杜娟告诉大梅,她在团里留了个床位,万一和白杨闹翻了还可以回团里住。大梅一听便知她和白杨闹别扭了。大梅告知杜娟,自己千万不能给自己留退路不然一有困难就想往回走。杜娟认为大梅狠心,十几年的舞蹈,说放弃就放弃了。大梅劝杜娟要为自己后半生作打算

白母找到叶团长,告诉她自己给杜娟联系单位转业的事情,希望她不要给杜娟设置障碍。,叶团长告诉白母其实给杜娟设置障碍的人是她自己。白母回家找到杜娟谈转业,杜娟坚决不肯,惹得白母大怒。叶团长为杜娟新编了一个独舞,杜娟被叶团的舞蹈魅力打动,杜娟告诉白母自己决定跳舞,跳一辈子。

但是白母执意要求杜娟必须离开舞蹈队,纠纷越闹越大。

大梅怀孕了,杜娟看着大梅的大肚子觉得好玩得不得了。林彬回到部队很感谢白部长,白部长告诉他要感谢就感谢白杨。白部长邀请林彬到家里吃饭,杜娟白杨林彬三人见面倍感尴尬。

第十六集

白杨杜娟送林彬,两人喝得都有点醉,杜娟搀扶着白杨,林彬黯然神伤。白母得知林彬是孤儿觉得他很可怜,她琢磨着把林彬介绍给郑媛媛,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两家的关系。杜娟到大海家看大梅,杜娟不解大梅怎么这么早要孩子,大梅说是她婆婆想要,因为不放心她,现在孩子有了婆婆就放心了。大梅告知杜娟林彬回来了,要注意和他接触不要太多,不然白杨小心眼儿又该多心了。

白杨找到大海,他心里不舒服,他有些后悔帮林彬回部队了。他知道林彬和杜娟之前见过面了,虽然没什么但是他也觉得很别扭不乐意。他不是不放心林彬,他是担心杜娟。所以杜娟稍有疏忽,白杨就拿林彬说事儿。白杨不是追究杜娟和林彬的往事,他就是想知道杜娟对他的感受。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杜娟没有跟白杨说过我爱你,所以白杨心里不是滋味。大梅到医院作检查碰见林彬,得知小常宝给卫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大梅告诉林彬他回来会让杜娟和白杨觉得很别扭,林彬反问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白母不放心跟杜娟到菜市场买菜,白杨过生日白母去买生日蛋糕就让杜娟先回家了。路上下起了雨,林彬看见淋雨的杜娟,开车把杜娟送回家,不巧让白杨看见。大梅开导杜娟必须忘记林彬,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是白杨的妻子了。大梅到宿舍找到林彬,希望他找个女朋友安顿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白母看见媛媛,希望把林彬介绍给她,但媛媛没有当回事儿。碰巧林彬和媛媛在路上偶遇相识后,媛媛主动找到白母要和林彬见面,白母高兴的不得了。

第十七集

媛媛到白杨家做客,林彬也来了。白杨小心眼儿,总觉得杜娟不对劲儿,他质问杜娟怎么了,是不是看见林彬和郑媛媛在一起难受。白杨跟杜娟大吵一架

林彬告诉媛媛自己不知道今天黄阿姨叫他来的意思,所以有些突然,并希望大家做普通朋友。媛媛直截了当,告诉林彬自己对他感觉挺好,希望可以通过时间互相了解。林彬告诉媛媛自己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媛媛在路上碰见白杨,白杨调侃她关于林彬的事情,媛媛则问他结婚后生活的状况,两人都死要面子。

大梅告诉杜娟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要学会伪装,不能见到林彬脸上一点都挂不住,要很真诚的去劝林彬和媛媛好,这样白杨才会高兴。媛媛努力的想多了解林彬,找卫国侧面打听林彬的情况。大梅警告白杨不要总和杜娟吵架,她好容易把杜娟劝回家了,让他好好地跟杜娟过日子。林彬在躲避,他找到白部长想让他把自己调回连队,让白部长很是失望。媛媛找到白杨打听林彬的事情,

■请问谁知道《幸福像花一样》的剧情介绍,具体一点的最好!

第一集

军区文工团为前线归来的战斗英雄们慰问演出。杜娟第一次独舞演出显得格外紧张,而她的好友大梅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前来观看演出的那些首长和首长夫人的身上。林彬是一名战斗英雄、一个英雄连长,他带着战斗英雄保根前来观看演出。高干子弟白杨在文工团里工作,带着他的几个哥们儿(一群纨绔子弟)也来看演出。保根见到台上的大梅激动不已,想着如果可以和她握握手就知足了。坐在一旁的是白杨的哥们儿,他们不停地嘲笑保根将林彬激怒

。林彬告诉保根别说是跟她们握手,就是拥抱都是应该的。他带着保根来到后台,要求大梅同保根握手、拥抱。但是大梅满心思只有首长夫人们,无暇顾及,所以拒绝了林彬的要求。林彬把保根上衣脱掉,他身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在场的人都感动落泪,杜娟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了保根,主动帮他把衣服穿好。在场的人都为杜娟的行为感动为她鼓掌。大梅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回到宿舍大梅伤心痛哭,更是拿杜娟撒气。她生气杜娟抢了她的风头,生气杜娟让她在首长夫人面前丢了面子。

白杨回家后莫名的失落,他觉得自己没有上战场,没有用武之地,要求父母把自己送到前线去。白母坚决反对,要求白杨报考政治学院。杜娟提干了,兴奋得在路上又蹦又跳。文工团叶团长看到提干的杜娟,很欣慰。她向杜娟询问大梅是否在谈恋爱,并要求杜娟五年内不许谈恋爱,专心跳舞,杜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杜娟到火车站给保根送行,大梅也被卫国逼着去送行。在车站大梅及时向保根道歉,拥抱了保根挽回了面子。在回去的路上,林彬与杜娟相遇,彼此在各自心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第二集

林彬和杜娟在交谈中发现原来两人是老乡,都是四川人。更巧的是,因为保根的领章丢了,所以杜娟和保根交换的领章是林彬的,这使得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些。回到宿舍,大梅发现林彬的领章后,不停询问杜娟和林彬到底什么关系。大梅认为杜娟和林彬有不寻常的关系,由于林彬让大梅在众人面前出丑,所以大梅坚决反对杜娟和林彬往来。单纯的杜娟告诉大梅这辈子希望两个人都不谈恋爱,永远在一起。林彬回部队没有告诉杜娟,杜娟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感伤和不舍。大梅一心想高攀,所以当白杨带她看电影也带着话剧团的小常宝去看时,心中醋意横生,跟个怨妇似的向杜娟不停的发牢骚。白杨为了躲避郑副司令员的千金郑媛媛,带着大梅和杜娟一起到他家吃晚饭,故意冷落郑媛媛。郑媛媛见此情景,找了个借口很生气地离开了白家。白父白母倍感尴尬。

林彬回来后和杜娟在军区相遇,杜娟质问林彬是不是讨厌自己,连走都不告诉她一声。林彬向杜娟解释自己临时有紧急任务所以忘记通知她。看得出来两人都很在乎对方。后勤部参谋王大海到舞蹈队例行检查,无意检查到了大梅的储物柜内有零食严肃地批评了她,大梅很是不服气。白杨和大海是好哥们儿,当大梅得知大海是军区后勤部王部长的儿子以后,心中若有所思。林彬写的文章白父看后赞不绝口,白杨则很是不服气,一心想挑出破绽。在篮球场白杨找到林彬,指出自己对他文章的看法,林彬被白杨的高傲激怒两人在球场发生冲突。

第三集

大梅主动找到大海,交给他自己写的检讨书,还告诉大海自己等着他的意见。杜娟遇见林彬告诉他上次借给她的童话故事很好看,还约林彬晚上看电影。白杨在影院门口等杜娟和大梅,林彬出现后,杜娟很兴奋,但白杨脸上马上露出了不快,林彬更是扬长而去。杜娟不知所措,只好跟白杨进去一起看电影。看电影时,大梅看见大海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便主动坐在了大海身边。电影结束后,杜娟还想再看一遍,白杨带着杜娟到男厕所里等着下一场开始。白杨搂着杜娟不让她笑出声来,杜娟和白杨突然意识到什么,两人都松开了对方。

大海送大梅回宿舍,路上大海表扬大梅积极向上,还对那天自己的态度道歉。大梅也是谦虚自我检讨。杜娟晚上回宿舍,无意间看见大梅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大梅回到宿舍,心情激动难以平静,杜娟询问大梅那个男人是谁。大梅告诉杜娟是王大海,杜娟大吃一惊。

杜娟莫名同时收到两封信,拆开后得知是林彬和白杨写给自己的。大梅看到信后,帮杜娟分析两人谁更适合她。单纯的杜娟并不认为这是两人给她写的情书,最后决定两个人都见。林彬见到杜娟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两人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分手了。白杨和杜娟两人在排练室见面,当白杨想有所动作时,杜娟跑出了排练室。 回到宿舍,大梅热切询问情况。杜娟紧张的情绪一直没有减缓,大梅以为杜娟和白杨有了什么发展。杜娟依旧一言不发。大梅和杜娟排练舞蹈,白杨特意观看,使得杜娟非常紧张,连连出错。大梅警告白杨不要伤害单纯的杜娟。

第四集

杜娟整天精神恍惚,团长看出杜娟的状态不对,提醒她离全军汇演没有多长时间了,她的这个节目很有希望得奖所以千万不能分心。回到宿舍,杜娟问大梅是真的爱王大海吗?大梅坦诚的说出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有前途的对象,而大海的条件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大海给大梅打电话让卫国听见了,卫国逼问大梅到底喜欢谁,大梅一气之下当场宣布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王大海,还说明天就打恋爱报告。

大海的母亲听说大梅和大海谈恋爱后,立刻到文工团调查情况。大梅见到冯处长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谈话中冯处长显然不是很满意大梅,谈话结束后,她见到杜娟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笑容,她喜欢杜娟这个单纯的姑娘。大梅看得出,立刻把杜娟拉走了。大梅提醒杜娟不要在大海家人面前展示自己,上次在后台的事情让杜娟在后台出风头了,给冯处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海回来了,立刻去见了大梅。他听说母亲见过了大梅,心里很担心她会为难大梅。大梅很坚定要和大海在一起,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大海回到家,母亲告诉大海,怕大梅是看上了咱们这个家而不是大海,母亲提醒大海,以后别后悔,还说要是大海同杜娟好那该多好啊。

卫国知道大梅和大海真的在一起后,整天萎靡不振,也不按时到练功房。教导员找到卫国,跟他谈心,卫国一心想和大梅好,怎么劝都不听。大梅到大海家吃饭,还特意带了高考参考书给大海的弟弟,很勤快地忙来忙去,大海的父亲很是满意。叶团长到练功房找大梅,结果听说大梅要结婚的消息很生气。

第五集

白杨跟杜娟套近乎,要求杜娟写入党申请书。叶团长到宿舍找大梅,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大梅敷衍叶团长说怎么可能呢,叶团长提醒大梅,谈恋爱可以但不要着急结婚生孩子。叶团长刚要离开宿舍,碰见了白杨。白杨尴尬地解释自己是来找杜娟谈话的。

林彬看见杜娟和白杨在一起,林彬给杜娟放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在宿舍传达室。大梅问杜娟到底喜欢林彬还是白杨。杜娟觉得白杨见多识广,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对于林彬,她也说不清什么感觉,但和他在一起感觉挺奇怪的,也挺特别的。大梅说杜娟是爱上林彬了。大梅告诉杜娟,和林彬见面不要告诉白杨,和白杨见面也不要告诉林彬。晚上林彬在宿舍写报告,杜娟一直等到音乐会结束,林彬都没有出现,杜娟很生气。

杜娟找到林彬,告诉林彬自己很生气。林彬很不好意思,但又很高兴,因为他觉得杜娟在乎自己。他告诉杜娟晚上想请杜娟吃饭,杜娟很高兴。下午杜娟来到林彬的宿舍,林彬告诉杜娟自己做的饭菜在全军区算是一流的,让杜娟刮目相看。白杨拿着围棋想找人下棋。一个小战士告诉白杨林彬棋下得不错,白杨听后很不服气,立马到宿舍找到林彬,可没有想到杜娟却在林彬的宿舍,三人倍感尴尬。

王母听说大梅来家里了,到家后没见到人,王父告诉她俩人在屋里。王母很无奈。于是她和王父商量,决定同意让大海和大梅在一起,要求二人打结婚报告。

第六集

白杨和林彬因为杜娟在球场发生冲突,大海及时制止了他们。大梅回到宿舍,激动得告诉杜娟自己真的要结婚了。大梅要从宿舍搬到大海家去住,杜娟很伤心。大梅问杜娟林彬什么时候回来,话音还没落就看见林彬站在宿舍门口。

杜娟告诉林彬大梅要结婚了。白杨看见林彬和杜娟在一起,顿时一肚子火。他找到大海诉苦。大海看出白杨不对劲,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杜娟了,他告诉白杨要是爱人家就去告诉人家。

白杨在气头上到宿舍找杜娟,他质问杜娟对自己和林彬的态度。杜娟说大家都是好朋友,白杨听后说杜娟脚踏两只船,杜娟听后委屈地哭了。大梅回宿舍看望杜娟,大梅告诉杜娟自己觉得她应该和白杨发展比较好,大梅问杜娟和林彬发展的如何了,杜娟说还那样,大梅直替杜娟着急。

大梅问杜娟是不是喜欢林彬,要是喜欢就跟他挑明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拉倒。杜娟当天晚上找到林彬,问他喜欢不喜欢自己,要林彬明确态度,林彬没有说。杜娟以为林彬不喜欢自己,转身要走。林彬忍不住了,他告诉杜娟自己喜欢她,从一见到她开始就喜欢她,他怕自己不能让杜娟幸福,所以让杜娟再等等。杜娟伤心,她不理解林彬在等什么。她要离开,被林彬抱住,她放声痛哭。

卫国找林彬喝酒,他喜欢大梅,自己没得到心里愤愤不平。林彬开导他不许这么没骨气,要像个军人。卫国不服气。杜娟到大海家找到大梅,告诉大梅自己和林彬明确关系了。大海和白杨回来了,看见杜娟,两人很尴尬。大海让白杨送杜娟回宿舍,路上碰见了林彬和卫国。卫国喝得烂醉,说让林彬和杜娟现在就结婚。林彬告诉杜娟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白杨回家要求母亲尽快给自己转业,再也不想在文工团呆了。

第七集

大海准备去接新兵。杜娟找到叶团长想说恋爱报告的事情,但是看见叶团就说不出来了,她不忍心让叶团长失望。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和叶团长说,她答应过团长五年内不谈恋爱,林彬支持杜娟的事业,他说可以等她。

杜娟回宿舍帮大梅缝被子。文工团的女兵到宿舍看大梅。大梅兴奋地告诉大家等大海接完新兵回来就结婚,所有的人都羡慕大梅能这么幸福。

叶团长和教导员找到大梅,告诉她王部长找她。到了大海家,大海的母亲哭着告诉大梅,大海出事了。大梅在宿舍哭得死去活来,她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杜娟劝大梅别哭了,大梅说她爱的是一个完整的大海,不是一个残疾人。大海的父母到宿舍找大梅谈话,

告诉大梅大海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大海对大梅感情很深,现在只有大梅可以救大海了。大梅想去看看大海,可是她心里很害怕。卫国到宿舍看望大梅,他劝大梅不要嫁给大海了。大梅赌气决定就嫁给大海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婚礼是最漂亮最风光的。

大梅到医院看望大海,碰见了白杨。大梅走进病房,看见大海残废的腿,心里一惊。大海告诉大梅回去吧,不结婚了,大梅痛哭跑出病房。白杨看见大梅哭着跑出来,他问大梅是真的爱大海,还是爱大海的家庭。大梅委屈,她害怕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回到病房,大海抱住大梅,大梅委屈地放声痛哭。

大海回到家告诉母亲,他和大梅是真心相爱的。但母亲还是放心不下。大梅到文工团兴奋地告诉大家,她和王参谋要结婚了。

第八集

大梅请卫国明天参加自己的婚礼,卫国拒绝参加,理由居然是明天他也要结婚。这让大梅很诧异。林彬知道卫国要跟话剧团的小常宝结婚后,痛骂卫国。

大梅终于和大海结婚了,婚礼办得很气派很热闹。婚后大梅回到舞蹈队,女兵们都夸大梅变漂亮了,杜娟见到大梅更是兴奋。大梅告诉杜娟自己可能真的不跳舞了,婆婆正帮她联系工作呢。

杜娟到大梅家做客,大梅变得懒洋洋的,杜娟困惑大梅的变化,于是找到林彬说心事儿,林彬告诉杜娟大梅可能不是真的喜欢舞蹈,还向杜娟保证,自己一定支持她,让杜娟放心。大海的母亲给大梅找工作单位,大梅挑三拣四一心想去宣传部文化部工作。林彬开车带杜娟兜风,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谈得很开心,两人决定明天一起交恋爱报告。

卫国趁着林彬开会,跟一个战士逞能私自把车开出去了,结果翻车了。卫国受伤住进医院,由于车是林彬的所以不光卫国受处分,林彬也要被连累受处分。杜娟得知这个消息急忙向大梅和大海打听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据大海分析回原部队是肯定的。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如果他回原部队,她一放假就会去看他,不管多远都去。林彬觉得自己会连累杜娟,他怕让杜娟受苦。

林彬临走交给白部长自己在部队期间的一个学习思考和总结,希望可以对部队建设起到作用。林彬告诉杜娟当天晚上就要回部队了。杜娟让林彬一定要等她,她会来送他的。晚上演出结束后杜娟连忙去找林彬,可是林彬已经走了。

第九集

林彬从战友那里得知,暂为编外人员的他,名字却在团干部的转业名单上排在第一位。林彬觉得难以置信。

大梅告诉杜娟,林彬已经内定转业,杜娟不相信,还为林彬辩解。她觉得如果转业的事情是真的,林彬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大梅问杜娟若事情真的是这样,杜娟有什么打算。杜娟说自己没想过,而且依旧固执得认为根本不可能。大梅提醒杜娟要多为自己打算,杜娟决定找白杨问问情况。杜娟去找白杨却巧遇林彬。林彬询问杜娟汇演的情形,得知杜娟的节目通过,林彬向她表示祝贺,两人聊得很高兴。杜娟问起转业名单的事情,林彬解释说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劝杜娟不要想得太多。

杜娟找到白杨,希望他在林彬的事情上帮个忙。白杨很不情愿的同意了,却在和林彬交谈时醋意大发,不欢而散。杜娟得知这件事后很生气,白杨表示自己已经尽力,无法再继续帮忙。于是杜娟找到叶团长表示自己要和林彬结婚,准备打结婚报告。林彬不同意结婚的事情,因为他觉得杜娟离不开文工团,如果杜娟不幸福他会更难过。劝杜娟冷静地多想一想,现实一些。杜娟很难过,想找大梅诉苦,大梅却因为没有时间而匆匆离开。

白部长称赞林彬的《南疆战斗营团进攻组织指挥经验总结》。白杨也得知了林彬转业的事情。主任找到林彬谈话,林彬表示服从组织决定。林彬决定和杜娟分手,杜娟却不同意,林彬只好谎称已经在本地找到一位姑娘,并已经同意结婚,坚决和杜娟分手。

杜娟很伤心。 第十集

杜娟得知林彬要结婚,哭得很厉害,白杨和大梅都来安慰她。杜娟在练功的时候心不在焉,被叶团长批评。林彬把杜娟写给他的信件都退了回去。

叶团长提醒白杨,白杨的妈妈对舞蹈演员有很大的偏见,希望杜娟要考虑清楚。另一方面大梅劝杜娟和白杨交往,杜娟不同意。白杨对她展开爱情攻势,杜娟并不领情。白杨对杜娟穷追不舍,惹来了其他团员的风言风语。白杨向教导员报告要和杜娟确立恋爱关系,杜娟骂他是厚颜无耻的人,白杨却并不在乎,继续对杜娟死缠烂打。

杜娟不胜其烦,向教导员澄清事实。大梅见她很坚决,也劝白杨不如算了,白杨表示杜娟就是他这辈子的真爱,多艰难都不会放弃,大梅听后很感动,白杨的母亲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很不高兴,再次对白杨强调她最不喜欢跳舞的女孩子,并且由于白杨打恋爱报告没有事先征求她的意见,她非常生气。白杨则认为母亲干涉的太多了,母子两人不欢而散。

十一集

白杨父母对于白杨的恋爱依旧有着踌躇与担忧!白杨与父母争吵一番,离开了。白父为了让白杨冷静冷静决定让他去基层考察干部,白杨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还是接受了。

白母来到杜娟的宿舍找到了她,质问她与白杨的关系,杜娟不承认,认为是白杨自作多情,两人谈话不欢而散。

团里新来一位市芭的演员,是跳芭蕾舞的好手,叫吴娜。住进了杜娟的宿舍,并同杜娟产生了摩擦。基层考察期间,白杨看到即将转业的林彬依然带队练兵,对林彬有了重新的认识。回到军区后向白部长反映了林彬快要被转业的消息。白部长要留住军队人才,向参谋长请示,不能让林彬转业。

白杨第一时间找到了杜娟,杜娟讲他诗写得不错,但仍然不愿接受白杨说的进一步发展。白杨回到了家,刚与父母说到自己心里的决定时,就被母亲打断了。吴娜的爱人来团里找她,吴娜觉得很尴尬,她不愿让团里的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吴娜的爱人很是不解,两人发生争吵。

十二集

看到了吴娜与她丈夫的那一幕,杜娟心中产生许多感受,杜娟让大梅多陪她一会儿,大梅对于杜娟现在死气沉沉的生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爱情观,希望通过这些来解开杜娟心中的一些疑惑。

紧张的排练开始了,离全军汇演的时间也愈发接近。团里的每一位演员都专注着自己的练习。尤其是叶团长。

白杨为了让父母同意自己的想法,在家绝食装病。白母没办法去找杜娟,以白杨病重为借口将杜娟领到家中。在白杨有些幼稚的闹剧中,杜娟终于感动了,答应了白杨的要求,二人正式开始交往。白母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白杨第一次正式带杜娟回家,杜娟带着些紧张见了白杨父母和白杨的三位姐姐。白母要求杜娟结婚后放弃舞蹈事业,并向杜娟讲述叶团长的过去,希望以此打消杜娟婚后继续跳舞的念头,但杜娟表示决不放弃自己的事业,二人产生争执。

离开了白家回宿舍的路上,白杨和杜娟碰到卫国,卫国想找杜娟谈谈。白杨回家又被白母数落了一通。卫国与杜娟谈了许多,卫国听说了杜娟与白杨的事儿,心中有种亏欠,提到林彬时,卫国不解杜娟与林彬的爱,杜娟却不愿再提往事,她告诉卫国现在的她很幸福。

第十三集

白杨提出和杜娟结婚,杜娟问白杨为何这么着急结婚。白杨说是怕夜长梦多,因为林彬不会转业会调回军区,他担心他们重归于好,而杜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杜娟对白杨表示既然已经决定和白杨在一起,就不会改变,并请求白杨以后不再提起这事。杜娟和白杨决定结婚。

大梅提醒杜娟要是真嫁到白杨家,可要有思想准备,并告诉杜娟初恋难忘记不是因为那是最好的,而因为那是第一次。

白母和叶团长唇枪舌剑,白母知道白杨非杜娟不娶,她希望叶团长放了杜娟,让她结婚,让她享受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在叶团长和杜娟的交谈中,杜娟说她可以不结婚,但绝对不能放弃跳舞。叶团长只说了一句:她希望杜娟幸福。

白杨带杜娟来到新房,而杜娟没有让自己父母前来参加婚礼。婚礼将至,白杨突然接到电话,杜娟逃跑了,白杨心急如焚,白母则担心此举会大丢面子,让白杨把杜娟找回来。

林彬从主任口中得知是白杨动用其父亲关系才使他调回军区的。

大梅知道杜娟逃婚后将其训斥一翻,警告她不能任性,会得罪军区首长和文工团上上下下,并告诉杜娟她此举只是婚前恐惧症。白杨打电话给林彬希望他来参加婚礼,大海则看出白杨对杜娟仍有怀疑

白杨终于说服了杜娟,婚礼如期举行,而白杨却喝多了。

第十四集

白杨杜娟结婚后,白母指责杜娟是跳舞的女人,不会照顾家庭。白父则表示可以教。杜娟想让白杨陪自己晨练,白杨则只想多睡一会。杜娟误踢翻白母的君子兰,道歉时竟称白母为阿姨,白杨替其解围,并告诉杜娟要改口。杜娟想搬回宿舍,白杨告诫她不能再这么说。

在早餐桌上,白母希望杜娟能多做一些家务,别光想着跳舞。杜娟则以练功为由说没有时间,白杨告诉杜娟结婚过日子就是麻烦,以后麻烦事更多。杜娟对白父说每天都做饭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没有时间搞自己的事业。白父希望她和白母多沟通。

杜娟洗碗时也在练功,白母看见十分不满,杜娟表示不愿做家庭主妇。白杨在杜娟和白母两边左右为难。杜娟在大梅面前抱怨自己即将成为家庭主妇,白母对她冷嘲热讽,她很后悔结婚,大梅告诫杜娟要体谅别人。

家里来客人,在做饭事情上,白母又对杜娟训斥一翻,杜娟很不服气。她为了证明自己,努力练习切菜、做饭,白母说她倔,杜娟表示不愿总听别人说自己笨。

杜娟希望叶团长对她的舞蹈进行指导,没有回家做饭,白母发现白杨在做饭,痛斥叶子莹和她作对。白母和叶团长起了争执。杜娟认为她连累了叶团长。

大梅要离团了,她劝杜娟也尽早为将来打算。在训练过程中,吴娜借口整天担心着随时要被淘汰,到年纪大了,连个接收单位都没有,杜娟问其为何不走,吴娜嘲讽地说她公公又不是部长……

第十五集

杜娟在家极力练习舞蹈动作,白杨跟杜娟耍贫嘴,不想让杜娟练习。杜娟晚上要演出所以经常不在家,白母对此很有意见,决定托人让杜娟转业。杜娟得知后,坚决反对,质问白杨结婚前跟自己说的话怎么都不算数了。白母无意流露出对叶团长的敌意,杜娟无意冲撞,惹得白母更是愤怒。杜娟为此事和白杨翻脸。白杨给杜娟分析她的舞蹈前景是一片昏暗,要求杜娟转业,杜娟气得直哭。

杜娟和大梅回到宿舍聊天,杜娟告诉大梅,她在团里留了个床位,万一和白杨闹翻了还可以回团里住。大梅一听便知她和白杨闹别扭了。大梅告知杜娟,自己千万不能给自己留退路不然一有困难就想往回走。杜娟认为大梅狠心,十几年的舞蹈,说放弃就放弃了。大梅劝杜娟要为自己后半生作打算

白母找到叶团长,告诉她自己给杜娟联系单位转业的事情,希望她不要给杜娟设置障碍。,叶团长告诉白母其实给杜娟设置障碍的人是她自己。白母回家找到杜娟谈转业,杜娟坚决不肯,惹得白母大怒。叶团长为杜娟新编了一个独舞,杜娟被叶团的舞蹈魅力打动,杜娟告诉白母自己决定跳舞,跳一辈子。

但是白母执意要求杜娟必须离开舞蹈队,纠纷越闹越大。

大梅怀孕了,杜娟看着大梅的大肚子觉得好玩得不得了。林彬回到部队很感谢白部长,白部长告诉他要感谢就感谢白杨。白部长邀请林彬到家里吃饭,杜娟白杨林彬三人见面倍感尴尬。

第十六集

白杨杜娟送林彬,两人喝得都有点醉,杜娟搀扶着白杨,林彬黯然神伤。白母得知林彬是孤儿觉得他很可怜,她琢磨着把林彬介绍给郑媛媛,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两家的关系。杜娟到大海家看大梅,杜娟不解大梅怎么这么早要孩子,大梅说是她婆婆想要,因为不放心她,现在孩子有了婆婆就放心了。大梅告知杜娟林彬回来了,要注意和他接触不要太多,不然白杨小心眼儿又该多心了。

白杨找到大海,他心里不舒服,他有些后悔帮林彬回部队了。他知道林彬和杜娟之前见过面了,虽然没什么但是他也觉得很别扭不乐意。他不是不放心林彬,他是担心杜娟。所以杜娟稍有疏忽,白杨就拿林彬说事儿。白杨不是追究杜娟和林彬的往事,他就是想知道杜娟对他的感受。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杜娟没有跟白杨说过我爱你,所以白杨心里不是滋味。大梅到医院作检查碰见林彬,得知小常宝给卫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大梅告诉林彬他回来会让杜娟和白杨觉得很别扭,林彬反问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白母不放心跟杜娟到菜市场买菜,白杨过生日白母去买生日蛋糕就让杜娟先回家了。路上下起了雨,林彬看见淋雨的杜娟,开车把杜娟送回家,不巧让白杨看见。大梅开导杜娟必须忘记林彬,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是白杨的妻子了。大梅到宿舍找到林彬,希望他找个女朋友安顿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白母看见媛媛,希望把林彬介绍给她,但媛媛没有当回事儿。碰巧林彬和媛媛在路上偶遇相识后,媛媛主动找到白母要和林彬见面,白母高兴的不得了。

第十七集

媛媛到白杨家做客,林彬也来了。白杨小心眼儿,总觉得杜娟不对劲儿,他质问杜娟怎么了,是不是看见林彬和郑媛媛在一起难受。白杨跟杜娟大吵一架

林彬告诉媛媛自己不知道今天黄阿姨叫他来的意思,所以有些突然,并希望大家做普通朋友。媛媛直截了当,告诉林彬自己对他感觉挺好,希望可以通过时间互相了解。林彬告诉媛媛自己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媛媛在路上碰见白杨,白杨调侃她关于林彬的事情,媛媛则问他结婚后生活的状况,两人都死要面子。

大梅告诉杜娟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要学会伪装,不能见到林彬脸上一点都挂不住,要很真诚的去劝林彬和媛媛好,这样白杨才会高兴。媛媛努力的想多了解林彬,找卫国侧面打听林彬的情况。大梅警告白杨不要总和杜娟吵架,她好容易把杜娟劝回家了,让他好好地跟杜娟过日子。林彬在躲避,他找到白部长想让他把自己调回连队,让白部长很是失望。媛媛找到白杨打听林彬的事情,

■请问谁知道《幸福像花一样》的剧情介绍,具体一点的最好!

第一集

军区文工团为前线归来的战斗英雄们慰问演出。杜娟第一次独舞演出显得格外紧张,而她的好友大梅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前来观看演出的那些首长和首长夫人的身上。林彬是一名战斗英雄、一个英雄连长,他带着战斗英雄保根前来观看演出。高干子弟白杨在文工团里工作,带着他的几个哥们儿(一群纨绔子弟)也来看演出。保根见到台上的大梅激动不已,想着如果可以和她握握手就知足了。坐在一旁的是白杨的哥们儿,他们不停地嘲笑保根将林彬激怒

。林彬告诉保根别说是跟她们握手,就是拥抱都是应该的。他带着保根来到后台,要求大梅同保根握手、拥抱。但是大梅满心思只有首长夫人们,无暇顾及,所以拒绝了林彬的要求。林彬把保根上衣脱掉,他身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在场的人都感动落泪,杜娟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了保根,主动帮他把衣服穿好。在场的人都为杜娟的行为感动为她鼓掌。大梅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回到宿舍大梅伤心痛哭,更是拿杜娟撒气。她生气杜娟抢了她的风头,生气杜娟让她在首长夫人面前丢了面子。

白杨回家后莫名的失落,他觉得自己没有上战场,没有用武之地,要求父母把自己送到前线去。白母坚决反对,要求白杨报考政治学院。杜娟提干了,兴奋得在路上又蹦又跳。文工团叶团长看到提干的杜娟,很欣慰。她向杜娟询问大梅是否在谈恋爱,并要求杜娟五年内不许谈恋爱,专心跳舞,杜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杜娟到火车站给保根送行,大梅也被卫国逼着去送行。在车站大梅及时向保根道歉,拥抱了保根挽回了面子。在回去的路上,林彬与杜娟相遇,彼此在各自心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第二集

林彬和杜娟在交谈中发现原来两人是老乡,都是四川人。更巧的是,因为保根的领章丢了,所以杜娟和保根交换的领章是林彬的,这使得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些。回到宿舍,大梅发现林彬的领章后,不停询问杜娟和林彬到底什么关系。大梅认为杜娟和林彬有不寻常的关系,由于林彬让大梅在众人面前出丑,所以大梅坚决反对杜娟和林彬往来。单纯的杜娟告诉大梅这辈子希望两个人都不谈恋爱,永远在一起。林彬回部队没有告诉杜娟,杜娟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感伤和不舍。大梅一心想高攀,所以当白杨带她看电影也带着话剧团的小常宝去看时,心中醋意横生,跟个怨妇似的向杜娟不停的发牢骚。白杨为了躲避郑副司令员的千金郑媛媛,带着大梅和杜娟一起到他家吃晚饭,故意冷落郑媛媛。郑媛媛见此情景,找了个借口很生气地离开了白家。白父白母倍感尴尬。

林彬回来后和杜娟在军区相遇,杜娟质问林彬是不是讨厌自己,连走都不告诉她一声。林彬向杜娟解释自己临时有紧急任务所以忘记通知她。看得出来两人都很在乎对方。后勤部参谋王大海到舞蹈队例行检查,无意检查到了大梅的储物柜内有零食严肃地批评了她,大梅很是不服气。白杨和大海是好哥们儿,当大梅得知大海是军区后勤部王部长的儿子以后,心中若有所思。林彬写的文章白父看后赞不绝口,白杨则很是不服气,一心想挑出破绽。在篮球场白杨找到林彬,指出自己对他文章的看法,林彬被白杨的高傲激怒两人在球场发生冲突。

第三集

大梅主动找到大海,交给他自己写的检讨书,还告诉大海自己等着他的意见。杜娟遇见林彬告诉他上次借给她的童话故事很好看,还约林彬晚上看电影。白杨在影院门口等杜娟和大梅,林彬出现后,杜娟很兴奋,但白杨脸上马上露出了不快,林彬更是扬长而去。杜娟不知所措,只好跟白杨进去一起看电影。看电影时,大梅看见大海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便主动坐在了大海身边。电影结束后,杜娟还想再看一遍,白杨带着杜娟到男厕所里等着下一场开始。白杨搂着杜娟不让她笑出声来,杜娟和白杨突然意识到什么,两人都松开了对方。

大海送大梅回宿舍,路上大海表扬大梅积极向上,还对那天自己的态度道歉。大梅也是谦虚自我检讨。杜娟晚上回宿舍,无意间看见大梅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大梅回到宿舍,心情激动难以平静,杜娟询问大梅那个男人是谁。大梅告诉杜娟是王大海,杜娟大吃一惊。

杜娟莫名同时收到两封信,拆开后得知是林彬和白杨写给自己的。大梅看到信后,帮杜娟分析两人谁更适合她。单纯的杜娟并不认为这是两人给她写的情书,最后决定两个人都见。林彬见到杜娟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两人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分手了。白杨和杜娟两人在排练室见面,当白杨想有所动作时,杜娟跑出了排练室。 回到宿舍,大梅热切询问情况。杜娟紧张的情绪一直没有减缓,大梅以为杜娟和白杨有了什么发展。杜娟依旧一言不发。大梅和杜娟排练舞蹈,白杨特意观看,使得杜娟非常紧张,连连出错。大梅警告白杨不要伤害单纯的杜娟。

第四集

杜娟整天精神恍惚,团长看出杜娟的状态不对,提醒她离全军汇演没有多长时间了,她的这个节目很有希望得奖所以千万不能分心。回到宿舍,杜娟问大梅是真的爱王大海吗?大梅坦诚的说出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有前途的对象,而大海的条件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大海给大梅打电话让卫国听见了,卫国逼问大梅到底喜欢谁,大梅一气之下当场宣布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王大海,还说明天就打恋爱报告。

大海的母亲听说大梅和大海谈恋爱后,立刻到文工团调查情况。大梅见到冯处长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谈话中冯处长显然不是很满意大梅,谈话结束后,她见到杜娟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笑容,她喜欢杜娟这个单纯的姑娘。大梅看得出,立刻把杜娟拉走了。大梅提醒杜娟不要在大海家人面前展示自己,上次在后台的事情让杜娟在后台出风头了,给冯处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海回来了,立刻去见了大梅。他听说母亲见过了大梅,心里很担心她会为难大梅。大梅很坚定要和大海在一起,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大海回到家,母亲告诉大海,怕大梅是看上了咱们这个家而不是大海,母亲提醒大海,以后别后悔,还说要是大海同杜娟好那该多好啊。

卫国知道大梅和大海真的在一起后,整天萎靡不振,也不按时到练功房。教导员找到卫国,跟他谈心,卫国一心想和大梅好,怎么劝都不听。大梅到大海家吃饭,还特意带了高考参考书给大海的弟弟,很勤快地忙来忙去,大海的父亲很是满意。叶团长到练功房找大梅,结果听说大梅要结婚的消息很生气。

第五集

白杨跟杜娟套近乎,要求杜娟写入党申请书。叶团长到宿舍找大梅,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大梅敷衍叶团长说怎么可能呢,叶团长提醒大梅,谈恋爱可以但不要着急结婚生孩子。叶团长刚要离开宿舍,碰见了白杨。白杨尴尬地解释自己是来找杜娟谈话的。

林彬看见杜娟和白杨在一起,林彬给杜娟放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在宿舍传达室。大梅问杜娟到底喜欢林彬还是白杨。杜娟觉得白杨见多识广,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对于林彬,她也说不清什么感觉,但和他在一起感觉挺奇怪的,也挺特别的。大梅说杜娟是爱上林彬了。大梅告诉杜娟,和林彬见面不要告诉白杨,和白杨见面也不要告诉林彬。晚上林彬在宿舍写报告,杜娟一直等到音乐会结束,林彬都没有出现,杜娟很生气。

杜娟找到林彬,告诉林彬自己很生气。林彬很不好意思,但又很高兴,因为他觉得杜娟在乎自己。他告诉杜娟晚上想请杜娟吃饭,杜娟很高兴。下午杜娟来到林彬的宿舍,林彬告诉杜娟自己做的饭菜在全军区算是一流的,让杜娟刮目相看。白杨拿着围棋想找人下棋。一个小战士告诉白杨林彬棋下得不错,白杨听后很不服气,立马到宿舍找到林彬,可没有想到杜娟却在林彬的宿舍,三人倍感尴尬。

王母听说大梅来家里了,到家后没见到人,王父告诉她俩人在屋里。王母很无奈。于是她和王父商量,决定同意让大海和大梅在一起,要求二人打结婚报告。

第六集

白杨和林彬因为杜娟在球场发生冲突,大海及时制止了他们。大梅回到宿舍,激动得告诉杜娟自己真的要结婚了。大梅要从宿舍搬到大海家去住,杜娟很伤心。大梅问杜娟林彬什么时候回来,话音还没落就看见林彬站在宿舍门口。

杜娟告诉林彬大梅要结婚了。白杨看见林彬和杜娟在一起,顿时一肚子火。他找到大海诉苦。大海看出白杨不对劲,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杜娟了,他告诉白杨要是爱人家就去告诉人家。

白杨在气头上到宿舍找杜娟,他质问杜娟对自己和林彬的态度。杜娟说大家都是好朋友,白杨听后说杜娟脚踏两只船,杜娟听后委屈地哭了。大梅回宿舍看望杜娟,大梅告诉杜娟自己觉得她应该和白杨发展比较好,大梅问杜娟和林彬发展的如何了,杜娟说还那样,大梅直替杜娟着急。

大梅问杜娟是不是喜欢林彬,要是喜欢就跟他挑明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拉倒。杜娟当天晚上找到林彬,问他喜欢不喜欢自己,要林彬明确态度,林彬没有说。杜娟以为林彬不喜欢自己,转身要走。林彬忍不住了,他告诉杜娟自己喜欢她,从一见到她开始就喜欢她,他怕自己不能让杜娟幸福,所以让杜娟再等等。杜娟伤心,她不理解林彬在等什么。她要离开,被林彬抱住,她放声痛哭。

卫国找林彬喝酒,他喜欢大梅,自己没得到心里愤愤不平。林彬开导他不许这么没骨气,要像个军人。卫国不服气。杜娟到大海家找到大梅,告诉大梅自己和林彬明确关系了。大海和白杨回来了,看见杜娟,两人很尴尬。大海让白杨送杜娟回宿舍,路上碰见了林彬和卫国。卫国喝得烂醉,说让林彬和杜娟现在就结婚。林彬告诉杜娟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白杨回家要求母亲尽快给自己转业,再也不想在文工团呆了。

第七集

大海准备去接新兵。杜娟找到叶团长想说恋爱报告的事情,但是看见叶团就说不出来了,她不忍心让叶团长失望。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和叶团长说,她答应过团长五年内不谈恋爱,林彬支持杜娟的事业,他说可以等她。

杜娟回宿舍帮大梅缝被子。文工团的女兵到宿舍看大梅。大梅兴奋地告诉大家等大海接完新兵回来就结婚,所有的人都羡慕大梅能这么幸福。

叶团长和教导员找到大梅,告诉她王部长找她。到了大海家,大海的母亲哭着告诉大梅,大海出事了。大梅在宿舍哭得死去活来,她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杜娟劝大梅别哭了,大梅说她爱的是一个完整的大海,不是一个残疾人。大海的父母到宿舍找大梅谈话,

告诉大梅大海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大海对大梅感情很深,现在只有大梅可以救大海了。大梅想去看看大海,可是她心里很害怕。卫国到宿舍看望大梅,他劝大梅不要嫁给大海了。大梅赌气决定就嫁给大海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婚礼是最漂亮最风光的。

大梅到医院看望大海,碰见了白杨。大梅走进病房,看见大海残废的腿,心里一惊。大海告诉大梅回去吧,不结婚了,大梅痛哭跑出病房。白杨看见大梅哭着跑出来,他问大梅是真的爱大海,还是爱大海的家庭。大梅委屈,她害怕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回到病房,大海抱住大梅,大梅委屈地放声痛哭。

大海回到家告诉母亲,他和大梅是真心相爱的。但母亲还是放心不下。大梅到文工团兴奋地告诉大家,她和王参谋要结婚了。

第八集

大梅请卫国明天参加自己的婚礼,卫国拒绝参加,理由居然是明天他也要结婚。这让大梅很诧异。林彬知道卫国要跟话剧团的小常宝结婚后,痛骂卫国。

大梅终于和大海结婚了,婚礼办得很气派很热闹。婚后大梅回到舞蹈队,女兵们都夸大梅变漂亮了,杜娟见到大梅更是兴奋。大梅告诉杜娟自己可能真的不跳舞了,婆婆正帮她联系工作呢。

杜娟到大梅家做客,大梅变得懒洋洋的,杜娟困惑大梅的变化,于是找到林彬说心事儿,林彬告诉杜娟大梅可能不是真的喜欢舞蹈,还向杜娟保证,自己一定支持她,让杜娟放心。大海的母亲给大梅找工作单位,大梅挑三拣四一心想去宣传部文化部工作。林彬开车带杜娟兜风,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谈得很开心,两人决定明天一起交恋爱报告。

卫国趁着林彬开会,跟一个战士逞能私自把车开出去了,结果翻车了。卫国受伤住进医院,由于车是林彬的所以不光卫国受处分,林彬也要被连累受处分。杜娟得知这个消息急忙向大梅和大海打听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据大海分析回原部队是肯定的。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如果他回原部队,她一放假就会去看他,不管多远都去。林彬觉得自己会连累杜娟,他怕让杜娟受苦。

林彬临走交给白部长自己在部队期间的一个学习思考和总结,希望可以对部队建设起到作用。林彬告诉杜娟当天晚上就要回部队了。杜娟让林彬一定要等她,她会来送他的。晚上演出结束后杜娟连忙去找林彬,可是林彬已经走了。

第九集

林彬从战友那里得知,暂为编外人员的他,名字却在团干部的转业名单上排在第一位。林彬觉得难以置信。

大梅告诉杜娟,林彬已经内定转业,杜娟不相信,还为林彬辩解。她觉得如果转业的事情是真的,林彬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大梅问杜娟若事情真的是这样,杜娟有什么打算。杜娟说自己没想过,而且依旧固执得认为根本不可能。大梅提醒杜娟要多为自己打算,杜娟决定找白杨问问情况。杜娟去找白杨却巧遇林彬。林彬询问杜娟汇演的情形,得知杜娟的节目通过,林彬向她表示祝贺,两人聊得很高兴。杜娟问起转业名单的事情,林彬解释说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劝杜娟不要想得太多。

杜娟找到白杨,希望他在林彬的事情上帮个忙。白杨很不情愿的同意了,却在和林彬交谈时醋意大发,不欢而散。杜娟得知这件事后很生气,白杨表示自己已经尽力,无法再继续帮忙。于是杜娟找到叶团长表示自己要和林彬结婚,准备打结婚报告。林彬不同意结婚的事情,因为他觉得杜娟离不开文工团,如果杜娟不幸福他会更难过。劝杜娟冷静地多想一想,现实一些。杜娟很难过,想找大梅诉苦,大梅却因为没有时间而匆匆离开。

白部长称赞林彬的《南疆战斗营团进攻组织指挥经验总结》。白杨也得知了林彬转业的事情。主任找到林彬谈话,林彬表示服从组织决定。林彬决定和杜娟分手,杜娟却不同意,林彬只好谎称已经在本地找到一位姑娘,并已经同意结婚,坚决和杜娟分手。

杜娟很伤心。 第十集

杜娟得知林彬要结婚,哭得很厉害,白杨和大梅都来安慰她。杜娟在练功的时候心不在焉,被叶团长批评。林彬把杜娟写给他的信件都退了回去。

叶团长提醒白杨,白杨的妈妈对舞蹈演员有很大的偏见,希望杜娟要考虑清楚。另一方面大梅劝杜娟和白杨交往,杜娟不同意。白杨对她展开爱情攻势,杜娟并不领情。白杨对杜娟穷追不舍,惹来了其他团员的风言风语。白杨向教导员报告要和杜娟确立恋爱关系,杜娟骂他是厚颜无耻的人,白杨却并不在乎,继续对杜娟死缠烂打。

杜娟不胜其烦,向教导员澄清事实。大梅见她很坚决,也劝白杨不如算了,白杨表示杜娟就是他这辈子的真爱,多艰难都不会放弃,大梅听后很感动,白杨的母亲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很不高兴,再次对白杨强调她最不喜欢跳舞的女孩子,并且由于白杨打恋爱报告没有事先征求她的意见,她非常生气。白杨则认为母亲干涉的太多了,母子两人不欢而散。

十一集

白杨父母对于白杨的恋爱依旧有着踌躇与担忧!白杨与父母争吵一番,离开了。白父为了让白杨冷静冷静决定让他去基层考察干部,白杨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还是接受了。

白母来到杜娟的宿舍找到了她,质问她与白杨的关系,杜娟不承认,认为是白杨自作多情,两人谈话不欢而散。

团里新来一位市芭的演员,是跳芭蕾舞的好手,叫吴娜。住进了杜娟的宿舍,并同杜娟产生了摩擦。基层考察期间,白杨看到即将转业的林彬依然带队练兵,对林彬有了重新的认识。回到军区后向白部长反映了林彬快要被转业的消息。白部长要留住军队人才,向参谋长请示,不能让林彬转业。

白杨第一时间找到了杜娟,杜娟讲他诗写得不错,但仍然不愿接受白杨说的进一步发展。白杨回到了家,刚与父母说到自己心里的决定时,就被母亲打断了。吴娜的爱人来团里找她,吴娜觉得很尴尬,她不愿让团里的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吴娜的爱人很是不解,两人发生争吵。

十二集

看到了吴娜与她丈夫的那一幕,杜娟心中产生许多感受,杜娟让大梅多陪她一会儿,大梅对于杜娟现在死气沉沉的生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爱情观,希望通过这些来解开杜娟心中的一些疑惑。

紧张的排练开始了,离全军汇演的时间也愈发接近。团里的每一位演员都专注着自己的练习。尤其是叶团长。

白杨为了让父母同意自己的想法,在家绝食装病。白母没办法去找杜娟,以白杨病重为借口将杜娟领到家中。在白杨有些幼稚的闹剧中,杜娟终于感动了,答应了白杨的要求,二人正式开始交往。白母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白杨第一次正式带杜娟回家,杜娟带着些紧张见了白杨父母和白杨的三位姐姐。白母要求杜娟结婚后放弃舞蹈事业,并向杜娟讲述叶团长的过去,希望以此打消杜娟婚后继续跳舞的念头,但杜娟表示决不放弃自己的事业,二人产生争执。

离开了白家回宿舍的路上,白杨和杜娟碰到卫国,卫国想找杜娟谈谈。白杨回家又被白母数落了一通。卫国与杜娟谈了许多,卫国听说了杜娟与白杨的事儿,心中有种亏欠,提到林彬时,卫国不解杜娟与林彬的爱,杜娟却不愿再提往事,她告诉卫国现在的她很幸福。

第十三集

白杨提出和杜娟结婚,杜娟问白杨为何这么着急结婚。白杨说是怕夜长梦多,因为林彬不会转业会调回军区,他担心他们重归于好,而杜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杜娟对白杨表示既然已经决定和白杨在一起,就不会改变,并请求白杨以后不再提起这事。杜娟和白杨决定结婚。

大梅提醒杜娟要是真嫁到白杨家,可要有思想准备,并告诉杜娟初恋难忘记不是因为那是最好的,而因为那是第一次。

白母和叶团长唇枪舌剑,白母知道白杨非杜娟不娶,她希望叶团长放了杜娟,让她结婚,让她享受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在叶团长和杜娟的交谈中,杜娟说她可以不结婚,但绝对不能放弃跳舞。叶团长只说了一句:她希望杜娟幸福。

白杨带杜娟来到新房,而杜娟没有让自己父母前来参加婚礼。婚礼将至,白杨突然接到电话,杜娟逃跑了,白杨心急如焚,白母则担心此举会大丢面子,让白杨把杜娟找回来。

林彬从主任口中得知是白杨动用其父亲关系才使他调回军区的。

大梅知道杜娟逃婚后将其训斥一翻,警告她不能任性,会得罪军区首长和文工团上上下下,并告诉杜娟她此举只是婚前恐惧症。白杨打电话给林彬希望他来参加婚礼,大海则看出白杨对杜娟仍有怀疑

白杨终于说服了杜娟,婚礼如期举行,而白杨却喝多了。

第十四集

白杨杜娟结婚后,白母指责杜娟是跳舞的女人,不会照顾家庭。白父则表示可以教。杜娟想让白杨陪自己晨练,白杨则只想多睡一会。杜娟误踢翻白母的君子兰,道歉时竟称白母为阿姨,白杨替其解围,并告诉杜娟要改口。杜娟想搬回宿舍,白杨告诫她不能再这么说。

在早餐桌上,白母希望杜娟能多做一些家务,别光想着跳舞。杜娟则以练功为由说没有时间,白杨告诉杜娟结婚过日子就是麻烦,以后麻烦事更多。杜娟对白父说每天都做饭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没有时间搞自己的事业。白父希望她和白母多沟通。

杜娟洗碗时也在练功,白母看见十分不满,杜娟表示不愿做家庭主妇。白杨在杜娟和白母两边左右为难。杜娟在大梅面前抱怨自己即将成为家庭主妇,白母对她冷嘲热讽,她很后悔结婚,大梅告诫杜娟要体谅别人。

家里来客人,在做饭事情上,白母又对杜娟训斥一翻,杜娟很不服气。她为了证明自己,努力练习切菜、做饭,白母说她倔,杜娟表示不愿总听别人说自己笨。

杜娟希望叶团长对她的舞蹈进行指导,没有回家做饭,白母发现白杨在做饭,痛斥叶子莹和她作对。白母和叶团长起了争执。杜娟认为她连累了叶团长。

大梅要离团了,她劝杜娟也尽早为将来打算。在训练过程中,吴娜借口整天担心着随时要被淘汰,到年纪大了,连个接收单位都没有,杜娟问其为何不走,吴娜嘲讽地说她公公又不是部长……

第十五集

杜娟在家极力练习舞蹈动作,白杨跟杜娟耍贫嘴,不想让杜娟练习。杜娟晚上要演出所以经常不在家,白母对此很有意见,决定托人让杜娟转业。杜娟得知后,坚决反对,质问白杨结婚前跟自己说的话怎么都不算数了。白母无意流露出对叶团长的敌意,杜娟无意冲撞,惹得白母更是愤怒。杜娟为此事和白杨翻脸。白杨给杜娟分析她的舞蹈前景是一片昏暗,要求杜娟转业,杜娟气得直哭。

杜娟和大梅回到宿舍聊天,杜娟告诉大梅,她在团里留了个床位,万一和白杨闹翻了还可以回团里住。大梅一听便知她和白杨闹别扭了。大梅告知杜娟,自己千万不能给自己留退路不然一有困难就想往回走。杜娟认为大梅狠心,十几年的舞蹈,说放弃就放弃了。大梅劝杜娟要为自己后半生作打算

白母找到叶团长,告诉她自己给杜娟联系单位转业的事情,希望她不要给杜娟设置障碍。,叶团长告诉白母其实给杜娟设置障碍的人是她自己。白母回家找到杜娟谈转业,杜娟坚决不肯,惹得白母大怒。叶团长为杜娟新编了一个独舞,杜娟被叶团的舞蹈魅力打动,杜娟告诉白母自己决定跳舞,跳一辈子。

但是白母执意要求杜娟必须离开舞蹈队,纠纷越闹越大。

大梅怀孕了,杜娟看着大梅的大肚子觉得好玩得不得了。林彬回到部队很感谢白部长,白部长告诉他要感谢就感谢白杨。白部长邀请林彬到家里吃饭,杜娟白杨林彬三人见面倍感尴尬。

第十六集

白杨杜娟送林彬,两人喝得都有点醉,杜娟搀扶着白杨,林彬黯然神伤。白母得知林彬是孤儿觉得他很可怜,她琢磨着把林彬介绍给郑媛媛,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两家的关系。杜娟到大海家看大梅,杜娟不解大梅怎么这么早要孩子,大梅说是她婆婆想要,因为不放心她,现在孩子有了婆婆就放心了。大梅告知杜娟林彬回来了,要注意和他接触不要太多,不然白杨小心眼儿又该多心了。

白杨找到大海,他心里不舒服,他有些后悔帮林彬回部队了。他知道林彬和杜娟之前见过面了,虽然没什么但是他也觉得很别扭不乐意。他不是不放心林彬,他是担心杜娟。所以杜娟稍有疏忽,白杨就拿林彬说事儿。白杨不是追究杜娟和林彬的往事,他就是想知道杜娟对他的感受。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杜娟没有跟白杨说过我爱你,所以白杨心里不是滋味。大梅到医院作检查碰见林彬,得知小常宝给卫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大梅告诉林彬他回来会让杜娟和白杨觉得很别扭,林彬反问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白母不放心跟杜娟到菜市场买菜,白杨过生日白母去买生日蛋糕就让杜娟先回家了。路上下起了雨,林彬看见淋雨的杜娟,开车把杜娟送回家,不巧让白杨看见。大梅开导杜娟必须忘记林彬,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是白杨的妻子了。大梅到宿舍找到林彬,希望他找个女朋友安顿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白母看见媛媛,希望把林彬介绍给她,但媛媛没有当回事儿。碰巧林彬和媛媛在路上偶遇相识后,媛媛主动找到白母要和林彬见面,白母高兴的不得了。

第十七集

媛媛到白杨家做客,林彬也来了。白杨小心眼儿,总觉得杜娟不对劲儿,他质问杜娟怎么了,是不是看见林彬和郑媛媛在一起难受。白杨跟杜娟大吵一架

林彬告诉媛媛自己不知道今天黄阿姨叫他来的意思,所以有些突然,并希望大家做普通朋友。媛媛直截了当,告诉林彬自己对他感觉挺好,希望可以通过时间互相了解。林彬告诉媛媛自己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媛媛在路上碰见白杨,白杨调侃她关于林彬的事情,媛媛则问他结婚后生活的状况,两人都死要面子。

大梅告诉杜娟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要学会伪装,不能见到林彬脸上一点都挂不住,要很真诚的去劝林彬和媛媛好,这样白杨才会高兴。媛媛努力的想多了解林彬,找卫国侧面打听林彬的情况。大梅警告白杨不要总和杜娟吵架,她好容易把杜娟劝回家了,让他好好地跟杜娟过日子。林彬在躲避,他找到白部长想让他把自己调回连队,让白部长很是失望。媛媛找到白杨打听林彬的事情,

■请问谁知道《幸福像花一样》的剧情介绍,具体一点的最好!

第一集

军区文工团为前线归来的战斗英雄们慰问演出。杜娟第一次独舞演出显得格外紧张,而她的好友大梅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前来观看演出的那些首长和首长夫人的身上。林彬是一名战斗英雄、一个英雄连长,他带着战斗英雄保根前来观看演出。高干子弟白杨在文工团里工作,带着他的几个哥们儿(一群纨绔子弟)也来看演出。保根见到台上的大梅激动不已,想着如果可以和她握握手就知足了。坐在一旁的是白杨的哥们儿,他们不停地嘲笑保根将林彬激怒

。林彬告诉保根别说是跟她们握手,就是拥抱都是应该的。他带着保根来到后台,要求大梅同保根握手、拥抱。但是大梅满心思只有首长夫人们,无暇顾及,所以拒绝了林彬的要求。林彬把保根上衣脱掉,他身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在场的人都感动落泪,杜娟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了保根,主动帮他把衣服穿好。在场的人都为杜娟的行为感动为她鼓掌。大梅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回到宿舍大梅伤心痛哭,更是拿杜娟撒气。她生气杜娟抢了她的风头,生气杜娟让她在首长夫人面前丢了面子。

白杨回家后莫名的失落,他觉得自己没有上战场,没有用武之地,要求父母把自己送到前线去。白母坚决反对,要求白杨报考政治学院。杜娟提干了,兴奋得在路上又蹦又跳。文工团叶团长看到提干的杜娟,很欣慰。她向杜娟询问大梅是否在谈恋爱,并要求杜娟五年内不许谈恋爱,专心跳舞,杜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杜娟到火车站给保根送行,大梅也被卫国逼着去送行。在车站大梅及时向保根道歉,拥抱了保根挽回了面子。在回去的路上,林彬与杜娟相遇,彼此在各自心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第二集

林彬和杜娟在交谈中发现原来两人是老乡,都是四川人。更巧的是,因为保根的领章丢了,所以杜娟和保根交换的领章是林彬的,这使得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些。回到宿舍,大梅发现林彬的领章后,不停询问杜娟和林彬到底什么关系。大梅认为杜娟和林彬有不寻常的关系,由于林彬让大梅在众人面前出丑,所以大梅坚决反对杜娟和林彬往来。单纯的杜娟告诉大梅这辈子希望两个人都不谈恋爱,永远在一起。林彬回部队没有告诉杜娟,杜娟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感伤和不舍。大梅一心想高攀,所以当白杨带她看电影也带着话剧团的小常宝去看时,心中醋意横生,跟个怨妇似的向杜娟不停的发牢骚。白杨为了躲避郑副司令员的千金郑媛媛,带着大梅和杜娟一起到他家吃晚饭,故意冷落郑媛媛。郑媛媛见此情景,找了个借口很生气地离开了白家。白父白母倍感尴尬。

林彬回来后和杜娟在军区相遇,杜娟质问林彬是不是讨厌自己,连走都不告诉她一声。林彬向杜娟解释自己临时有紧急任务所以忘记通知她。看得出来两人都很在乎对方。后勤部参谋王大海到舞蹈队例行检查,无意检查到了大梅的储物柜内有零食严肃地批评了她,大梅很是不服气。白杨和大海是好哥们儿,当大梅得知大海是军区后勤部王部长的儿子以后,心中若有所思。林彬写的文章白父看后赞不绝口,白杨则很是不服气,一心想挑出破绽。在篮球场白杨找到林彬,指出自己对他文章的看法,林彬被白杨的高傲激怒两人在球场发生冲突。

第三集

大梅主动找到大海,交给他自己写的检讨书,还告诉大海自己等着他的意见。杜娟遇见林彬告诉他上次借给她的童话故事很好看,还约林彬晚上看电影。白杨在影院门口等杜娟和大梅,林彬出现后,杜娟很兴奋,但白杨脸上马上露出了不快,林彬更是扬长而去。杜娟不知所措,只好跟白杨进去一起看电影。看电影时,大梅看见大海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便主动坐在了大海身边。电影结束后,杜娟还想再看一遍,白杨带着杜娟到男厕所里等着下一场开始。白杨搂着杜娟不让她笑出声来,杜娟和白杨突然意识到什么,两人都松开了对方。

大海送大梅回宿舍,路上大海表扬大梅积极向上,还对那天自己的态度道歉。大梅也是谦虚自我检讨。杜娟晚上回宿舍,无意间看见大梅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大梅回到宿舍,心情激动难以平静,杜娟询问大梅那个男人是谁。大梅告诉杜娟是王大海,杜娟大吃一惊。

杜娟莫名同时收到两封信,拆开后得知是林彬和白杨写给自己的。大梅看到信后,帮杜娟分析两人谁更适合她。单纯的杜娟并不认为这是两人给她写的情书,最后决定两个人都见。林彬见到杜娟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两人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分手了。白杨和杜娟两人在排练室见面,当白杨想有所动作时,杜娟跑出了排练室。 回到宿舍,大梅热切询问情况。杜娟紧张的情绪一直没有减缓,大梅以为杜娟和白杨有了什么发展。杜娟依旧一言不发。大梅和杜娟排练舞蹈,白杨特意观看,使得杜娟非常紧张,连连出错。大梅警告白杨不要伤害单纯的杜娟。

第四集

杜娟整天精神恍惚,团长看出杜娟的状态不对,提醒她离全军汇演没有多长时间了,她的这个节目很有希望得奖所以千万不能分心。回到宿舍,杜娟问大梅是真的爱王大海吗?大梅坦诚的说出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有前途的对象,而大海的条件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大海给大梅打电话让卫国听见了,卫国逼问大梅到底喜欢谁,大梅一气之下当场宣布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王大海,还说明天就打恋爱报告。

大海的母亲听说大梅和大海谈恋爱后,立刻到文工团调查情况。大梅见到冯处长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谈话中冯处长显然不是很满意大梅,谈话结束后,她见到杜娟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笑容,她喜欢杜娟这个单纯的姑娘。大梅看得出,立刻把杜娟拉走了。大梅提醒杜娟不要在大海家人面前展示自己,上次在后台的事情让杜娟在后台出风头了,给冯处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海回来了,立刻去见了大梅。他听说母亲见过了大梅,心里很担心她会为难大梅。大梅很坚定要和大海在一起,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大海回到家,母亲告诉大海,怕大梅是看上了咱们这个家而不是大海,母亲提醒大海,以后别后悔,还说要是大海同杜娟好那该多好啊。

卫国知道大梅和大海真的在一起后,整天萎靡不振,也不按时到练功房。教导员找到卫国,跟他谈心,卫国一心想和大梅好,怎么劝都不听。大梅到大海家吃饭,还特意带了高考参考书给大海的弟弟,很勤快地忙来忙去,大海的父亲很是满意。叶团长到练功房找大梅,结果听说大梅要结婚的消息很生气。

第五集

白杨跟杜娟套近乎,要求杜娟写入党申请书。叶团长到宿舍找大梅,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大梅敷衍叶团长说怎么可能呢,叶团长提醒大梅,谈恋爱可以但不要着急结婚生孩子。叶团长刚要离开宿舍,碰见了白杨。白杨尴尬地解释自己是来找杜娟谈话的。

林彬看见杜娟和白杨在一起,林彬给杜娟放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在宿舍传达室。大梅问杜娟到底喜欢林彬还是白杨。杜娟觉得白杨见多识广,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对于林彬,她也说不清什么感觉,但和他在一起感觉挺奇怪的,也挺特别的。大梅说杜娟是爱上林彬了。大梅告诉杜娟,和林彬见面不要告诉白杨,和白杨见面也不要告诉林彬。晚上林彬在宿舍写报告,杜娟一直等到音乐会结束,林彬都没有出现,杜娟很生气。

杜娟找到林彬,告诉林彬自己很生气。林彬很不好意思,但又很高兴,因为他觉得杜娟在乎自己。他告诉杜娟晚上想请杜娟吃饭,杜娟很高兴。下午杜娟来到林彬的宿舍,林彬告诉杜娟自己做的饭菜在全军区算是一流的,让杜娟刮目相看。白杨拿着围棋想找人下棋。一个小战士告诉白杨林彬棋下得不错,白杨听后很不服气,立马到宿舍找到林彬,可没有想到杜娟却在林彬的宿舍,三人倍感尴尬。

王母听说大梅来家里了,到家后没见到人,王父告诉她俩人在屋里。王母很无奈。于是她和王父商量,决定同意让大海和大梅在一起,要求二人打结婚报告。

第六集

白杨和林彬因为杜娟在球场发生冲突,大海及时制止了他们。大梅回到宿舍,激动得告诉杜娟自己真的要结婚了。大梅要从宿舍搬到大海家去住,杜娟很伤心。大梅问杜娟林彬什么时候回来,话音还没落就看见林彬站在宿舍门口。

杜娟告诉林彬大梅要结婚了。白杨看见林彬和杜娟在一起,顿时一肚子火。他找到大海诉苦。大海看出白杨不对劲,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杜娟了,他告诉白杨要是爱人家就去告诉人家。

白杨在气头上到宿舍找杜娟,他质问杜娟对自己和林彬的态度。杜娟说大家都是好朋友,白杨听后说杜娟脚踏两只船,杜娟听后委屈地哭了。大梅回宿舍看望杜娟,大梅告诉杜娟自己觉得她应该和白杨发展比较好,大梅问杜娟和林彬发展的如何了,杜娟说还那样,大梅直替杜娟着急。

大梅问杜娟是不是喜欢林彬,要是喜欢就跟他挑明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拉倒。杜娟当天晚上找到林彬,问他喜欢不喜欢自己,要林彬明确态度,林彬没有说。杜娟以为林彬不喜欢自己,转身要走。林彬忍不住了,他告诉杜娟自己喜欢她,从一见到她开始就喜欢她,他怕自己不能让杜娟幸福,所以让杜娟再等等。杜娟伤心,她不理解林彬在等什么。她要离开,被林彬抱住,她放声痛哭。

卫国找林彬喝酒,他喜欢大梅,自己没得到心里愤愤不平。林彬开导他不许这么没骨气,要像个军人。卫国不服气。杜娟到大海家找到大梅,告诉大梅自己和林彬明确关系了。大海和白杨回来了,看见杜娟,两人很尴尬。大海让白杨送杜娟回宿舍,路上碰见了林彬和卫国。卫国喝得烂醉,说让林彬和杜娟现在就结婚。林彬告诉杜娟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白杨回家要求母亲尽快给自己转业,再也不想在文工团呆了。

第七集

大海准备去接新兵。杜娟找到叶团长想说恋爱报告的事情,但是看见叶团就说不出来了,她不忍心让叶团长失望。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和叶团长说,她答应过团长五年内不谈恋爱,林彬支持杜娟的事业,他说可以等她。

杜娟回宿舍帮大梅缝被子。文工团的女兵到宿舍看大梅。大梅兴奋地告诉大家等大海接完新兵回来就结婚,所有的人都羡慕大梅能这么幸福。

叶团长和教导员找到大梅,告诉她王部长找她。到了大海家,大海的母亲哭着告诉大梅,大海出事了。大梅在宿舍哭得死去活来,她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杜娟劝大梅别哭了,大梅说她爱的是一个完整的大海,不是一个残疾人。大海的父母到宿舍找大梅谈话,

告诉大梅大海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大海对大梅感情很深,现在只有大梅可以救大海了。大梅想去看看大海,可是她心里很害怕。卫国到宿舍看望大梅,他劝大梅不要嫁给大海了。大梅赌气决定就嫁给大海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婚礼是最漂亮最风光的。

大梅到医院看望大海,碰见了白杨。大梅走进病房,看见大海残废的腿,心里一惊。大海告诉大梅回去吧,不结婚了,大梅痛哭跑出病房。白杨看见大梅哭着跑出来,他问大梅是真的爱大海,还是爱大海的家庭。大梅委屈,她害怕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回到病房,大海抱住大梅,大梅委屈地放声痛哭。

大海回到家告诉母亲,他和大梅是真心相爱的。但母亲还是放心不下。大梅到文工团兴奋地告诉大家,她和王参谋要结婚了。

第八集

大梅请卫国明天参加自己的婚礼,卫国拒绝参加,理由居然是明天他也要结婚。这让大梅很诧异。林彬知道卫国要跟话剧团的小常宝结婚后,痛骂卫国。

大梅终于和大海结婚了,婚礼办得很气派很热闹。婚后大梅回到舞蹈队,女兵们都夸大梅变漂亮了,杜娟见到大梅更是兴奋。大梅告诉杜娟自己可能真的不跳舞了,婆婆正帮她联系工作呢。

杜娟到大梅家做客,大梅变得懒洋洋的,杜娟困惑大梅的变化,于是找到林彬说心事儿,林彬告诉杜娟大梅可能不是真的喜欢舞蹈,还向杜娟保证,自己一定支持她,让杜娟放心。大海的母亲给大梅找工作单位,大梅挑三拣四一心想去宣传部文化部工作。林彬开车带杜娟兜风,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谈得很开心,两人决定明天一起交恋爱报告。

卫国趁着林彬开会,跟一个战士逞能私自把车开出去了,结果翻车了。卫国受伤住进医院,由于车是林彬的所以不光卫国受处分,林彬也要被连累受处分。杜娟得知这个消息急忙向大梅和大海打听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据大海分析回原部队是肯定的。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如果他回原部队,她一放假就会去看他,不管多远都去。林彬觉得自己会连累杜娟,他怕让杜娟受苦。

林彬临走交给白部长自己在部队期间的一个学习思考和总结,希望可以对部队建设起到作用。林彬告诉杜娟当天晚上就要回部队了。杜娟让林彬一定要等她,她会来送他的。晚上演出结束后杜娟连忙去找林彬,可是林彬已经走了。

第九集

林彬从战友那里得知,暂为编外人员的他,名字却在团干部的转业名单上排在第一位。林彬觉得难以置信。

大梅告诉杜娟,林彬已经内定转业,杜娟不相信,还为林彬辩解。她觉得如果转业的事情是真的,林彬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大梅问杜娟若事情真的是这样,杜娟有什么打算。杜娟说自己没想过,而且依旧固执得认为根本不可能。大梅提醒杜娟要多为自己打算,杜娟决定找白杨问问情况。杜娟去找白杨却巧遇林彬。林彬询问杜娟汇演的情形,得知杜娟的节目通过,林彬向她表示祝贺,两人聊得很高兴。杜娟问起转业名单的事情,林彬解释说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劝杜娟不要想得太多。

杜娟找到白杨,希望他在林彬的事情上帮个忙。白杨很不情愿的同意了,却在和林彬交谈时醋意大发,不欢而散。杜娟得知这件事后很生气,白杨表示自己已经尽力,无法再继续帮忙。于是杜娟找到叶团长表示自己要和林彬结婚,准备打结婚报告。林彬不同意结婚的事情,因为他觉得杜娟离不开文工团,如果杜娟不幸福他会更难过。劝杜娟冷静地多想一想,现实一些。杜娟很难过,想找大梅诉苦,大梅却因为没有时间而匆匆离开。

白部长称赞林彬的《南疆战斗营团进攻组织指挥经验总结》。白杨也得知了林彬转业的事情。主任找到林彬谈话,林彬表示服从组织决定。林彬决定和杜娟分手,杜娟却不同意,林彬只好谎称已经在本地找到一位姑娘,并已经同意结婚,坚决和杜娟分手。

杜娟很伤心。 第十集

杜娟得知林彬要结婚,哭得很厉害,白杨和大梅都来安慰她。杜娟在练功的时候心不在焉,被叶团长批评。林彬把杜娟写给他的信件都退了回去。

叶团长提醒白杨,白杨的妈妈对舞蹈演员有很大的偏见,希望杜娟要考虑清楚。另一方面大梅劝杜娟和白杨交往,杜娟不同意。白杨对她展开爱情攻势,杜娟并不领情。白杨对杜娟穷追不舍,惹来了其他团员的风言风语。白杨向教导员报告要和杜娟确立恋爱关系,杜娟骂他是厚颜无耻的人,白杨却并不在乎,继续对杜娟死缠烂打。

杜娟不胜其烦,向教导员澄清事实。大梅见她很坚决,也劝白杨不如算了,白杨表示杜娟就是他这辈子的真爱,多艰难都不会放弃,大梅听后很感动,白杨的母亲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很不高兴,再次对白杨强调她最不喜欢跳舞的女孩子,并且由于白杨打恋爱报告没有事先征求她的意见,她非常生气。白杨则认为母亲干涉的太多了,母子两人不欢而散。

十一集

白杨父母对于白杨的恋爱依旧有着踌躇与担忧!白杨与父母争吵一番,离开了。白父为了让白杨冷静冷静决定让他去基层考察干部,白杨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还是接受了。

白母来到杜娟的宿舍找到了她,质问她与白杨的关系,杜娟不承认,认为是白杨自作多情,两人谈话不欢而散。

团里新来一位市芭的演员,是跳芭蕾舞的好手,叫吴娜。住进了杜娟的宿舍,并同杜娟产生了摩擦。基层考察期间,白杨看到即将转业的林彬依然带队练兵,对林彬有了重新的认识。回到军区后向白部长反映了林彬快要被转业的消息。白部长要留住军队人才,向参谋长请示,不能让林彬转业。

白杨第一时间找到了杜娟,杜娟讲他诗写得不错,但仍然不愿接受白杨说的进一步发展。白杨回到了家,刚与父母说到自己心里的决定时,就被母亲打断了。吴娜的爱人来团里找她,吴娜觉得很尴尬,她不愿让团里的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吴娜的爱人很是不解,两人发生争吵。

十二集

看到了吴娜与她丈夫的那一幕,杜娟心中产生许多感受,杜娟让大梅多陪她一会儿,大梅对于杜娟现在死气沉沉的生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爱情观,希望通过这些来解开杜娟心中的一些疑惑。

紧张的排练开始了,离全军汇演的时间也愈发接近。团里的每一位演员都专注着自己的练习。尤其是叶团长。

白杨为了让父母同意自己的想法,在家绝食装病。白母没办法去找杜娟,以白杨病重为借口将杜娟领到家中。在白杨有些幼稚的闹剧中,杜娟终于感动了,答应了白杨的要求,二人正式开始交往。白母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白杨第一次正式带杜娟回家,杜娟带着些紧张见了白杨父母和白杨的三位姐姐。白母要求杜娟结婚后放弃舞蹈事业,并向杜娟讲述叶团长的过去,希望以此打消杜娟婚后继续跳舞的念头,但杜娟表示决不放弃自己的事业,二人产生争执。

离开了白家回宿舍的路上,白杨和杜娟碰到卫国,卫国想找杜娟谈谈。白杨回家又被白母数落了一通。卫国与杜娟谈了许多,卫国听说了杜娟与白杨的事儿,心中有种亏欠,提到林彬时,卫国不解杜娟与林彬的爱,杜娟却不愿再提往事,她告诉卫国现在的她很幸福。

第十三集

白杨提出和杜娟结婚,杜娟问白杨为何这么着急结婚。白杨说是怕夜长梦多,因为林彬不会转业会调回军区,他担心他们重归于好,而杜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杜娟对白杨表示既然已经决定和白杨在一起,就不会改变,并请求白杨以后不再提起这事。杜娟和白杨决定结婚。

大梅提醒杜娟要是真嫁到白杨家,可要有思想准备,并告诉杜娟初恋难忘记不是因为那是最好的,而因为那是第一次。

白母和叶团长唇枪舌剑,白母知道白杨非杜娟不娶,她希望叶团长放了杜娟,让她结婚,让她享受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在叶团长和杜娟的交谈中,杜娟说她可以不结婚,但绝对不能放弃跳舞。叶团长只说了一句:她希望杜娟幸福。

白杨带杜娟来到新房,而杜娟没有让自己父母前来参加婚礼。婚礼将至,白杨突然接到电话,杜娟逃跑了,白杨心急如焚,白母则担心此举会大丢面子,让白杨把杜娟找回来。

林彬从主任口中得知是白杨动用其父亲关系才使他调回军区的。

大梅知道杜娟逃婚后将其训斥一翻,警告她不能任性,会得罪军区首长和文工团上上下下,并告诉杜娟她此举只是婚前恐惧症。白杨打电话给林彬希望他来参加婚礼,大海则看出白杨对杜娟仍有怀疑

白杨终于说服了杜娟,婚礼如期举行,而白杨却喝多了。

第十四集

白杨杜娟结婚后,白母指责杜娟是跳舞的女人,不会照顾家庭。白父则表示可以教。杜娟想让白杨陪自己晨练,白杨则只想多睡一会。杜娟误踢翻白母的君子兰,道歉时竟称白母为阿姨,白杨替其解围,并告诉杜娟要改口。杜娟想搬回宿舍,白杨告诫她不能再这么说。

在早餐桌上,白母希望杜娟能多做一些家务,别光想着跳舞。杜娟则以练功为由说没有时间,白杨告诉杜娟结婚过日子就是麻烦,以后麻烦事更多。杜娟对白父说每天都做饭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没有时间搞自己的事业。白父希望她和白母多沟通。

杜娟洗碗时也在练功,白母看见十分不满,杜娟表示不愿做家庭主妇。白杨在杜娟和白母两边左右为难。杜娟在大梅面前抱怨自己即将成为家庭主妇,白母对她冷嘲热讽,她很后悔结婚,大梅告诫杜娟要体谅别人。

家里来客人,在做饭事情上,白母又对杜娟训斥一翻,杜娟很不服气。她为了证明自己,努力练习切菜、做饭,白母说她倔,杜娟表示不愿总听别人说自己笨。

杜娟希望叶团长对她的舞蹈进行指导,没有回家做饭,白母发现白杨在做饭,痛斥叶子莹和她作对。白母和叶团长起了争执。杜娟认为她连累了叶团长。

大梅要离团了,她劝杜娟也尽早为将来打算。在训练过程中,吴娜借口整天担心着随时要被淘汰,到年纪大了,连个接收单位都没有,杜娟问其为何不走,吴娜嘲讽地说她公公又不是部长……

第十五集

杜娟在家极力练习舞蹈动作,白杨跟杜娟耍贫嘴,不想让杜娟练习。杜娟晚上要演出所以经常不在家,白母对此很有意见,决定托人让杜娟转业。杜娟得知后,坚决反对,质问白杨结婚前跟自己说的话怎么都不算数了。白母无意流露出对叶团长的敌意,杜娟无意冲撞,惹得白母更是愤怒。杜娟为此事和白杨翻脸。白杨给杜娟分析她的舞蹈前景是一片昏暗,要求杜娟转业,杜娟气得直哭。

杜娟和大梅回到宿舍聊天,杜娟告诉大梅,她在团里留了个床位,万一和白杨闹翻了还可以回团里住。大梅一听便知她和白杨闹别扭了。大梅告知杜娟,自己千万不能给自己留退路不然一有困难就想往回走。杜娟认为大梅狠心,十几年的舞蹈,说放弃就放弃了。大梅劝杜娟要为自己后半生作打算

白母找到叶团长,告诉她自己给杜娟联系单位转业的事情,希望她不要给杜娟设置障碍。,叶团长告诉白母其实给杜娟设置障碍的人是她自己。白母回家找到杜娟谈转业,杜娟坚决不肯,惹得白母大怒。叶团长为杜娟新编了一个独舞,杜娟被叶团的舞蹈魅力打动,杜娟告诉白母自己决定跳舞,跳一辈子。

但是白母执意要求杜娟必须离开舞蹈队,纠纷越闹越大。

大梅怀孕了,杜娟看着大梅的大肚子觉得好玩得不得了。林彬回到部队很感谢白部长,白部长告诉他要感谢就感谢白杨。白部长邀请林彬到家里吃饭,杜娟白杨林彬三人见面倍感尴尬。

第十六集

白杨杜娟送林彬,两人喝得都有点醉,杜娟搀扶着白杨,林彬黯然神伤。白母得知林彬是孤儿觉得他很可怜,她琢磨着把林彬介绍给郑媛媛,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两家的关系。杜娟到大海家看大梅,杜娟不解大梅怎么这么早要孩子,大梅说是她婆婆想要,因为不放心她,现在孩子有了婆婆就放心了。大梅告知杜娟林彬回来了,要注意和他接触不要太多,不然白杨小心眼儿又该多心了。

白杨找到大海,他心里不舒服,他有些后悔帮林彬回部队了。他知道林彬和杜娟之前见过面了,虽然没什么但是他也觉得很别扭不乐意。他不是不放心林彬,他是担心杜娟。所以杜娟稍有疏忽,白杨就拿林彬说事儿。白杨不是追究杜娟和林彬的往事,他就是想知道杜娟对他的感受。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杜娟没有跟白杨说过我爱你,所以白杨心里不是滋味。大梅到医院作检查碰见林彬,得知小常宝给卫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大梅告诉林彬他回来会让杜娟和白杨觉得很别扭,林彬反问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白母不放心跟杜娟到菜市场买菜,白杨过生日白母去买生日蛋糕就让杜娟先回家了。路上下起了雨,林彬看见淋雨的杜娟,开车把杜娟送回家,不巧让白杨看见。大梅开导杜娟必须忘记林彬,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是白杨的妻子了。大梅到宿舍找到林彬,希望他找个女朋友安顿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白母看见媛媛,希望把林彬介绍给她,但媛媛没有当回事儿。碰巧林彬和媛媛在路上偶遇相识后,媛媛主动找到白母要和林彬见面,白母高兴的不得了。

第十七集

媛媛到白杨家做客,林彬也来了。白杨小心眼儿,总觉得杜娟不对劲儿,他质问杜娟怎么了,是不是看见林彬和郑媛媛在一起难受。白杨跟杜娟大吵一架

林彬告诉媛媛自己不知道今天黄阿姨叫他来的意思,所以有些突然,并希望大家做普通朋友。媛媛直截了当,告诉林彬自己对他感觉挺好,希望可以通过时间互相了解。林彬告诉媛媛自己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媛媛在路上碰见白杨,白杨调侃她关于林彬的事情,媛媛则问他结婚后生活的状况,两人都死要面子。

大梅告诉杜娟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要学会伪装,不能见到林彬脸上一点都挂不住,要很真诚的去劝林彬和媛媛好,这样白杨才会高兴。媛媛努力的想多了解林彬,找卫国侧面打听林彬的情况。大梅警告白杨不要总和杜娟吵架,她好容易把杜娟劝回家了,让他好好地跟杜娟过日子。林彬在躲避,他找到白部长想让他把自己调回连队,让白部长很是失望。媛媛找到白杨打听林彬的事情,

■请问谁知道《幸福像花一样》的剧情介绍,具体一点的最好!

第一集

军区文工团为前线归来的战斗英雄们慰问演出。杜娟第一次独舞演出显得格外紧张,而她的好友大梅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前来观看演出的那些首长和首长夫人的身上。林彬是一名战斗英雄、一个英雄连长,他带着战斗英雄保根前来观看演出。高干子弟白杨在文工团里工作,带着他的几个哥们儿(一群纨绔子弟)也来看演出。保根见到台上的大梅激动不已,想着如果可以和她握握手就知足了。坐在一旁的是白杨的哥们儿,他们不停地嘲笑保根将林彬激怒

。林彬告诉保根别说是跟她们握手,就是拥抱都是应该的。他带着保根来到后台,要求大梅同保根握手、拥抱。但是大梅满心思只有首长夫人们,无暇顾及,所以拒绝了林彬的要求。林彬把保根上衣脱掉,他身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在场的人都感动落泪,杜娟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了保根,主动帮他把衣服穿好。在场的人都为杜娟的行为感动为她鼓掌。大梅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回到宿舍大梅伤心痛哭,更是拿杜娟撒气。她生气杜娟抢了她的风头,生气杜娟让她在首长夫人面前丢了面子。

白杨回家后莫名的失落,他觉得自己没有上战场,没有用武之地,要求父母把自己送到前线去。白母坚决反对,要求白杨报考政治学院。杜娟提干了,兴奋得在路上又蹦又跳。文工团叶团长看到提干的杜娟,很欣慰。她向杜娟询问大梅是否在谈恋爱,并要求杜娟五年内不许谈恋爱,专心跳舞,杜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杜娟到火车站给保根送行,大梅也被卫国逼着去送行。在车站大梅及时向保根道歉,拥抱了保根挽回了面子。在回去的路上,林彬与杜娟相遇,彼此在各自心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第二集

林彬和杜娟在交谈中发现原来两人是老乡,都是四川人。更巧的是,因为保根的领章丢了,所以杜娟和保根交换的领章是林彬的,这使得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些。回到宿舍,大梅发现林彬的领章后,不停询问杜娟和林彬到底什么关系。大梅认为杜娟和林彬有不寻常的关系,由于林彬让大梅在众人面前出丑,所以大梅坚决反对杜娟和林彬往来。单纯的杜娟告诉大梅这辈子希望两个人都不谈恋爱,永远在一起。林彬回部队没有告诉杜娟,杜娟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感伤和不舍。大梅一心想高攀,所以当白杨带她看电影也带着话剧团的小常宝去看时,心中醋意横生,跟个怨妇似的向杜娟不停的发牢骚。白杨为了躲避郑副司令员的千金郑媛媛,带着大梅和杜娟一起到他家吃晚饭,故意冷落郑媛媛。郑媛媛见此情景,找了个借口很生气地离开了白家。白父白母倍感尴尬。

林彬回来后和杜娟在军区相遇,杜娟质问林彬是不是讨厌自己,连走都不告诉她一声。林彬向杜娟解释自己临时有紧急任务所以忘记通知她。看得出来两人都很在乎对方。后勤部参谋王大海到舞蹈队例行检查,无意检查到了大梅的储物柜内有零食严肃地批评了她,大梅很是不服气。白杨和大海是好哥们儿,当大梅得知大海是军区后勤部王部长的儿子以后,心中若有所思。林彬写的文章白父看后赞不绝口,白杨则很是不服气,一心想挑出破绽。在篮球场白杨找到林彬,指出自己对他文章的看法,林彬被白杨的高傲激怒两人在球场发生冲突。

第三集

大梅主动找到大海,交给他自己写的检讨书,还告诉大海自己等着他的意见。杜娟遇见林彬告诉他上次借给她的童话故事很好看,还约林彬晚上看电影。白杨在影院门口等杜娟和大梅,林彬出现后,杜娟很兴奋,但白杨脸上马上露出了不快,林彬更是扬长而去。杜娟不知所措,只好跟白杨进去一起看电影。看电影时,大梅看见大海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便主动坐在了大海身边。电影结束后,杜娟还想再看一遍,白杨带着杜娟到男厕所里等着下一场开始。白杨搂着杜娟不让她笑出声来,杜娟和白杨突然意识到什么,两人都松开了对方。

大海送大梅回宿舍,路上大海表扬大梅积极向上,还对那天自己的态度道歉。大梅也是谦虚自我检讨。杜娟晚上回宿舍,无意间看见大梅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大梅回到宿舍,心情激动难以平静,杜娟询问大梅那个男人是谁。大梅告诉杜娟是王大海,杜娟大吃一惊。

杜娟莫名同时收到两封信,拆开后得知是林彬和白杨写给自己的。大梅看到信后,帮杜娟分析两人谁更适合她。单纯的杜娟并不认为这是两人给她写的情书,最后决定两个人都见。林彬见到杜娟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两人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分手了。白杨和杜娟两人在排练室见面,当白杨想有所动作时,杜娟跑出了排练室。 回到宿舍,大梅热切询问情况。杜娟紧张的情绪一直没有减缓,大梅以为杜娟和白杨有了什么发展。杜娟依旧一言不发。大梅和杜娟排练舞蹈,白杨特意观看,使得杜娟非常紧张,连连出错。大梅警告白杨不要伤害单纯的杜娟。

第四集

杜娟整天精神恍惚,团长看出杜娟的状态不对,提醒她离全军汇演没有多长时间了,她的这个节目很有希望得奖所以千万不能分心。回到宿舍,杜娟问大梅是真的爱王大海吗?大梅坦诚的说出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有前途的对象,而大海的条件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大海给大梅打电话让卫国听见了,卫国逼问大梅到底喜欢谁,大梅一气之下当场宣布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王大海,还说明天就打恋爱报告。

大海的母亲听说大梅和大海谈恋爱后,立刻到文工团调查情况。大梅见到冯处长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谈话中冯处长显然不是很满意大梅,谈话结束后,她见到杜娟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笑容,她喜欢杜娟这个单纯的姑娘。大梅看得出,立刻把杜娟拉走了。大梅提醒杜娟不要在大海家人面前展示自己,上次在后台的事情让杜娟在后台出风头了,给冯处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海回来了,立刻去见了大梅。他听说母亲见过了大梅,心里很担心她会为难大梅。大梅很坚定要和大海在一起,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大海回到家,母亲告诉大海,怕大梅是看上了咱们这个家而不是大海,母亲提醒大海,以后别后悔,还说要是大海同杜娟好那该多好啊。

卫国知道大梅和大海真的在一起后,整天萎靡不振,也不按时到练功房。教导员找到卫国,跟他谈心,卫国一心想和大梅好,怎么劝都不听。大梅到大海家吃饭,还特意带了高考参考书给大海的弟弟,很勤快地忙来忙去,大海的父亲很是满意。叶团长到练功房找大梅,结果听说大梅要结婚的消息很生气。

第五集

白杨跟杜娟套近乎,要求杜娟写入党申请书。叶团长到宿舍找大梅,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大梅敷衍叶团长说怎么可能呢,叶团长提醒大梅,谈恋爱可以但不要着急结婚生孩子。叶团长刚要离开宿舍,碰见了白杨。白杨尴尬地解释自己是来找杜娟谈话的。

林彬看见杜娟和白杨在一起,林彬给杜娟放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在宿舍传达室。大梅问杜娟到底喜欢林彬还是白杨。杜娟觉得白杨见多识广,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对于林彬,她也说不清什么感觉,但和他在一起感觉挺奇怪的,也挺特别的。大梅说杜娟是爱上林彬了。大梅告诉杜娟,和林彬见面不要告诉白杨,和白杨见面也不要告诉林彬。晚上林彬在宿舍写报告,杜娟一直等到音乐会结束,林彬都没有出现,杜娟很生气。

杜娟找到林彬,告诉林彬自己很生气。林彬很不好意思,但又很高兴,因为他觉得杜娟在乎自己。他告诉杜娟晚上想请杜娟吃饭,杜娟很高兴。下午杜娟来到林彬的宿舍,林彬告诉杜娟自己做的饭菜在全军区算是一流的,让杜娟刮目相看。白杨拿着围棋想找人下棋。一个小战士告诉白杨林彬棋下得不错,白杨听后很不服气,立马到宿舍找到林彬,可没有想到杜娟却在林彬的宿舍,三人倍感尴尬。

王母听说大梅来家里了,到家后没见到人,王父告诉她俩人在屋里。王母很无奈。于是她和王父商量,决定同意让大海和大梅在一起,要求二人打结婚报告。

第六集

白杨和林彬因为杜娟在球场发生冲突,大海及时制止了他们。大梅回到宿舍,激动得告诉杜娟自己真的要结婚了。大梅要从宿舍搬到大海家去住,杜娟很伤心。大梅问杜娟林彬什么时候回来,话音还没落就看见林彬站在宿舍门口。

杜娟告诉林彬大梅要结婚了。白杨看见林彬和杜娟在一起,顿时一肚子火。他找到大海诉苦。大海看出白杨不对劲,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杜娟了,他告诉白杨要是爱人家就去告诉人家。

白杨在气头上到宿舍找杜娟,他质问杜娟对自己和林彬的态度。杜娟说大家都是好朋友,白杨听后说杜娟脚踏两只船,杜娟听后委屈地哭了。大梅回宿舍看望杜娟,大梅告诉杜娟自己觉得她应该和白杨发展比较好,大梅问杜娟和林彬发展的如何了,杜娟说还那样,大梅直替杜娟着急。

大梅问杜娟是不是喜欢林彬,要是喜欢就跟他挑明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拉倒。杜娟当天晚上找到林彬,问他喜欢不喜欢自己,要林彬明确态度,林彬没有说。杜娟以为林彬不喜欢自己,转身要走。林彬忍不住了,他告诉杜娟自己喜欢她,从一见到她开始就喜欢她,他怕自己不能让杜娟幸福,所以让杜娟再等等。杜娟伤心,她不理解林彬在等什么。她要离开,被林彬抱住,她放声痛哭。

卫国找林彬喝酒,他喜欢大梅,自己没得到心里愤愤不平。林彬开导他不许这么没骨气,要像个军人。卫国不服气。杜娟到大海家找到大梅,告诉大梅自己和林彬明确关系了。大海和白杨回来了,看见杜娟,两人很尴尬。大海让白杨送杜娟回宿舍,路上碰见了林彬和卫国。卫国喝得烂醉,说让林彬和杜娟现在就结婚。林彬告诉杜娟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白杨回家要求母亲尽快给自己转业,再也不想在文工团呆了。

第七集

大海准备去接新兵。杜娟找到叶团长想说恋爱报告的事情,但是看见叶团就说不出来了,她不忍心让叶团长失望。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和叶团长说,她答应过团长五年内不谈恋爱,林彬支持杜娟的事业,他说可以等她。

杜娟回宿舍帮大梅缝被子。文工团的女兵到宿舍看大梅。大梅兴奋地告诉大家等大海接完新兵回来就结婚,所有的人都羡慕大梅能这么幸福。

叶团长和教导员找到大梅,告诉她王部长找她。到了大海家,大海的母亲哭着告诉大梅,大海出事了。大梅在宿舍哭得死去活来,她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杜娟劝大梅别哭了,大梅说她爱的是一个完整的大海,不是一个残疾人。大海的父母到宿舍找大梅谈话,

告诉大梅大海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大海对大梅感情很深,现在只有大梅可以救大海了。大梅想去看看大海,可是她心里很害怕。卫国到宿舍看望大梅,他劝大梅不要嫁给大海了。大梅赌气决定就嫁给大海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婚礼是最漂亮最风光的。

大梅到医院看望大海,碰见了白杨。大梅走进病房,看见大海残废的腿,心里一惊。大海告诉大梅回去吧,不结婚了,大梅痛哭跑出病房。白杨看见大梅哭着跑出来,他问大梅是真的爱大海,还是爱大海的家庭。大梅委屈,她害怕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回到病房,大海抱住大梅,大梅委屈地放声痛哭。

大海回到家告诉母亲,他和大梅是真心相爱的。但母亲还是放心不下。大梅到文工团兴奋地告诉大家,她和王参谋要结婚了。

第八集

大梅请卫国明天参加自己的婚礼,卫国拒绝参加,理由居然是明天他也要结婚。这让大梅很诧异。林彬知道卫国要跟话剧团的小常宝结婚后,痛骂卫国。

大梅终于和大海结婚了,婚礼办得很气派很热闹。婚后大梅回到舞蹈队,女兵们都夸大梅变漂亮了,杜娟见到大梅更是兴奋。大梅告诉杜娟自己可能真的不跳舞了,婆婆正帮她联系工作呢。

杜娟到大梅家做客,大梅变得懒洋洋的,杜娟困惑大梅的变化,于是找到林彬说心事儿,林彬告诉杜娟大梅可能不是真的喜欢舞蹈,还向杜娟保证,自己一定支持她,让杜娟放心。大海的母亲给大梅找工作单位,大梅挑三拣四一心想去宣传部文化部工作。林彬开车带杜娟兜风,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谈得很开心,两人决定明天一起交恋爱报告。

卫国趁着林彬开会,跟一个战士逞能私自把车开出去了,结果翻车了。卫国受伤住进医院,由于车是林彬的所以不光卫国受处分,林彬也要被连累受处分。杜娟得知这个消息急忙向大梅和大海打听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据大海分析回原部队是肯定的。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如果他回原部队,她一放假就会去看他,不管多远都去。林彬觉得自己会连累杜娟,他怕让杜娟受苦。

林彬临走交给白部长自己在部队期间的一个学习思考和总结,希望可以对部队建设起到作用。林彬告诉杜娟当天晚上就要回部队了。杜娟让林彬一定要等她,她会来送他的。晚上演出结束后杜娟连忙去找林彬,可是林彬已经走了。

第九集

林彬从战友那里得知,暂为编外人员的他,名字却在团干部的转业名单上排在第一位。林彬觉得难以置信。

大梅告诉杜娟,林彬已经内定转业,杜娟不相信,还为林彬辩解。她觉得如果转业的事情是真的,林彬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大梅问杜娟若事情真的是这样,杜娟有什么打算。杜娟说自己没想过,而且依旧固执得认为根本不可能。大梅提醒杜娟要多为自己打算,杜娟决定找白杨问问情况。杜娟去找白杨却巧遇林彬。林彬询问杜娟汇演的情形,得知杜娟的节目通过,林彬向她表示祝贺,两人聊得很高兴。杜娟问起转业名单的事情,林彬解释说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劝杜娟不要想得太多。

杜娟找到白杨,希望他在林彬的事情上帮个忙。白杨很不情愿的同意了,却在和林彬交谈时醋意大发,不欢而散。杜娟得知这件事后很生气,白杨表示自己已经尽力,无法再继续帮忙。于是杜娟找到叶团长表示自己要和林彬结婚,准备打结婚报告。林彬不同意结婚的事情,因为他觉得杜娟离不开文工团,如果杜娟不幸福他会更难过。劝杜娟冷静地多想一想,现实一些。杜娟很难过,想找大梅诉苦,大梅却因为没有时间而匆匆离开。

白部长称赞林彬的《南疆战斗营团进攻组织指挥经验总结》。白杨也得知了林彬转业的事情。主任找到林彬谈话,林彬表示服从组织决定。林彬决定和杜娟分手,杜娟却不同意,林彬只好谎称已经在本地找到一位姑娘,并已经同意结婚,坚决和杜娟分手。

杜娟很伤心。 第十集

杜娟得知林彬要结婚,哭得很厉害,白杨和大梅都来安慰她。杜娟在练功的时候心不在焉,被叶团长批评。林彬把杜娟写给他的信件都退了回去。

叶团长提醒白杨,白杨的妈妈对舞蹈演员有很大的偏见,希望杜娟要考虑清楚。另一方面大梅劝杜娟和白杨交往,杜娟不同意。白杨对她展开爱情攻势,杜娟并不领情。白杨对杜娟穷追不舍,惹来了其他团员的风言风语。白杨向教导员报告要和杜娟确立恋爱关系,杜娟骂他是厚颜无耻的人,白杨却并不在乎,继续对杜娟死缠烂打。

杜娟不胜其烦,向教导员澄清事实。大梅见她很坚决,也劝白杨不如算了,白杨表示杜娟就是他这辈子的真爱,多艰难都不会放弃,大梅听后很感动,白杨的母亲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很不高兴,再次对白杨强调她最不喜欢跳舞的女孩子,并且由于白杨打恋爱报告没有事先征求她的意见,她非常生气。白杨则认为母亲干涉的太多了,母子两人不欢而散。

十一集

白杨父母对于白杨的恋爱依旧有着踌躇与担忧!白杨与父母争吵一番,离开了。白父为了让白杨冷静冷静决定让他去基层考察干部,白杨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还是接受了。

白母来到杜娟的宿舍找到了她,质问她与白杨的关系,杜娟不承认,认为是白杨自作多情,两人谈话不欢而散。

团里新来一位市芭的演员,是跳芭蕾舞的好手,叫吴娜。住进了杜娟的宿舍,并同杜娟产生了摩擦。基层考察期间,白杨看到即将转业的林彬依然带队练兵,对林彬有了重新的认识。回到军区后向白部长反映了林彬快要被转业的消息。白部长要留住军队人才,向参谋长请示,不能让林彬转业。

白杨第一时间找到了杜娟,杜娟讲他诗写得不错,但仍然不愿接受白杨说的进一步发展。白杨回到了家,刚与父母说到自己心里的决定时,就被母亲打断了。吴娜的爱人来团里找她,吴娜觉得很尴尬,她不愿让团里的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吴娜的爱人很是不解,两人发生争吵。

十二集

看到了吴娜与她丈夫的那一幕,杜娟心中产生许多感受,杜娟让大梅多陪她一会儿,大梅对于杜娟现在死气沉沉的生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爱情观,希望通过这些来解开杜娟心中的一些疑惑。

紧张的排练开始了,离全军汇演的时间也愈发接近。团里的每一位演员都专注着自己的练习。尤其是叶团长。

白杨为了让父母同意自己的想法,在家绝食装病。白母没办法去找杜娟,以白杨病重为借口将杜娟领到家中。在白杨有些幼稚的闹剧中,杜娟终于感动了,答应了白杨的要求,二人正式开始交往。白母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白杨第一次正式带杜娟回家,杜娟带着些紧张见了白杨父母和白杨的三位姐姐。白母要求杜娟结婚后放弃舞蹈事业,并向杜娟讲述叶团长的过去,希望以此打消杜娟婚后继续跳舞的念头,但杜娟表示决不放弃自己的事业,二人产生争执。

离开了白家回宿舍的路上,白杨和杜娟碰到卫国,卫国想找杜娟谈谈。白杨回家又被白母数落了一通。卫国与杜娟谈了许多,卫国听说了杜娟与白杨的事儿,心中有种亏欠,提到林彬时,卫国不解杜娟与林彬的爱,杜娟却不愿再提往事,她告诉卫国现在的她很幸福。

第十三集

白杨提出和杜娟结婚,杜娟问白杨为何这么着急结婚。白杨说是怕夜长梦多,因为林彬不会转业会调回军区,他担心他们重归于好,而杜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杜娟对白杨表示既然已经决定和白杨在一起,就不会改变,并请求白杨以后不再提起这事。杜娟和白杨决定结婚。

大梅提醒杜娟要是真嫁到白杨家,可要有思想准备,并告诉杜娟初恋难忘记不是因为那是最好的,而因为那是第一次。

白母和叶团长唇枪舌剑,白母知道白杨非杜娟不娶,她希望叶团长放了杜娟,让她结婚,让她享受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在叶团长和杜娟的交谈中,杜娟说她可以不结婚,但绝对不能放弃跳舞。叶团长只说了一句:她希望杜娟幸福。

白杨带杜娟来到新房,而杜娟没有让自己父母前来参加婚礼。婚礼将至,白杨突然接到电话,杜娟逃跑了,白杨心急如焚,白母则担心此举会大丢面子,让白杨把杜娟找回来。

林彬从主任口中得知是白杨动用其父亲关系才使他调回军区的。

大梅知道杜娟逃婚后将其训斥一翻,警告她不能任性,会得罪军区首长和文工团上上下下,并告诉杜娟她此举只是婚前恐惧症。白杨打电话给林彬希望他来参加婚礼,大海则看出白杨对杜娟仍有怀疑

白杨终于说服了杜娟,婚礼如期举行,而白杨却喝多了。

第十四集

白杨杜娟结婚后,白母指责杜娟是跳舞的女人,不会照顾家庭。白父则表示可以教。杜娟想让白杨陪自己晨练,白杨则只想多睡一会。杜娟误踢翻白母的君子兰,道歉时竟称白母为阿姨,白杨替其解围,并告诉杜娟要改口。杜娟想搬回宿舍,白杨告诫她不能再这么说。

在早餐桌上,白母希望杜娟能多做一些家务,别光想着跳舞。杜娟则以练功为由说没有时间,白杨告诉杜娟结婚过日子就是麻烦,以后麻烦事更多。杜娟对白父说每天都做饭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没有时间搞自己的事业。白父希望她和白母多沟通。

杜娟洗碗时也在练功,白母看见十分不满,杜娟表示不愿做家庭主妇。白杨在杜娟和白母两边左右为难。杜娟在大梅面前抱怨自己即将成为家庭主妇,白母对她冷嘲热讽,她很后悔结婚,大梅告诫杜娟要体谅别人。

家里来客人,在做饭事情上,白母又对杜娟训斥一翻,杜娟很不服气。她为了证明自己,努力练习切菜、做饭,白母说她倔,杜娟表示不愿总听别人说自己笨。

杜娟希望叶团长对她的舞蹈进行指导,没有回家做饭,白母发现白杨在做饭,痛斥叶子莹和她作对。白母和叶团长起了争执。杜娟认为她连累了叶团长。

大梅要离团了,她劝杜娟也尽早为将来打算。在训练过程中,吴娜借口整天担心着随时要被淘汰,到年纪大了,连个接收单位都没有,杜娟问其为何不走,吴娜嘲讽地说她公公又不是部长……

第十五集

杜娟在家极力练习舞蹈动作,白杨跟杜娟耍贫嘴,不想让杜娟练习。杜娟晚上要演出所以经常不在家,白母对此很有意见,决定托人让杜娟转业。杜娟得知后,坚决反对,质问白杨结婚前跟自己说的话怎么都不算数了。白母无意流露出对叶团长的敌意,杜娟无意冲撞,惹得白母更是愤怒。杜娟为此事和白杨翻脸。白杨给杜娟分析她的舞蹈前景是一片昏暗,要求杜娟转业,杜娟气得直哭。

杜娟和大梅回到宿舍聊天,杜娟告诉大梅,她在团里留了个床位,万一和白杨闹翻了还可以回团里住。大梅一听便知她和白杨闹别扭了。大梅告知杜娟,自己千万不能给自己留退路不然一有困难就想往回走。杜娟认为大梅狠心,十几年的舞蹈,说放弃就放弃了。大梅劝杜娟要为自己后半生作打算

白母找到叶团长,告诉她自己给杜娟联系单位转业的事情,希望她不要给杜娟设置障碍。,叶团长告诉白母其实给杜娟设置障碍的人是她自己。白母回家找到杜娟谈转业,杜娟坚决不肯,惹得白母大怒。叶团长为杜娟新编了一个独舞,杜娟被叶团的舞蹈魅力打动,杜娟告诉白母自己决定跳舞,跳一辈子。

但是白母执意要求杜娟必须离开舞蹈队,纠纷越闹越大。

大梅怀孕了,杜娟看着大梅的大肚子觉得好玩得不得了。林彬回到部队很感谢白部长,白部长告诉他要感谢就感谢白杨。白部长邀请林彬到家里吃饭,杜娟白杨林彬三人见面倍感尴尬。

第十六集

白杨杜娟送林彬,两人喝得都有点醉,杜娟搀扶着白杨,林彬黯然神伤。白母得知林彬是孤儿觉得他很可怜,她琢磨着把林彬介绍给郑媛媛,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两家的关系。杜娟到大海家看大梅,杜娟不解大梅怎么这么早要孩子,大梅说是她婆婆想要,因为不放心她,现在孩子有了婆婆就放心了。大梅告知杜娟林彬回来了,要注意和他接触不要太多,不然白杨小心眼儿又该多心了。

白杨找到大海,他心里不舒服,他有些后悔帮林彬回部队了。他知道林彬和杜娟之前见过面了,虽然没什么但是他也觉得很别扭不乐意。他不是不放心林彬,他是担心杜娟。所以杜娟稍有疏忽,白杨就拿林彬说事儿。白杨不是追究杜娟和林彬的往事,他就是想知道杜娟对他的感受。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杜娟没有跟白杨说过我爱你,所以白杨心里不是滋味。大梅到医院作检查碰见林彬,得知小常宝给卫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大梅告诉林彬他回来会让杜娟和白杨觉得很别扭,林彬反问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白母不放心跟杜娟到菜市场买菜,白杨过生日白母去买生日蛋糕就让杜娟先回家了。路上下起了雨,林彬看见淋雨的杜娟,开车把杜娟送回家,不巧让白杨看见。大梅开导杜娟必须忘记林彬,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是白杨的妻子了。大梅到宿舍找到林彬,希望他找个女朋友安顿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白母看见媛媛,希望把林彬介绍给她,但媛媛没有当回事儿。碰巧林彬和媛媛在路上偶遇相识后,媛媛主动找到白母要和林彬见面,白母高兴的不得了。

第十七集

媛媛到白杨家做客,林彬也来了。白杨小心眼儿,总觉得杜娟不对劲儿,他质问杜娟怎么了,是不是看见林彬和郑媛媛在一起难受。白杨跟杜娟大吵一架

林彬告诉媛媛自己不知道今天黄阿姨叫他来的意思,所以有些突然,并希望大家做普通朋友。媛媛直截了当,告诉林彬自己对他感觉挺好,希望可以通过时间互相了解。林彬告诉媛媛自己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媛媛在路上碰见白杨,白杨调侃她关于林彬的事情,媛媛则问他结婚后生活的状况,两人都死要面子。

大梅告诉杜娟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要学会伪装,不能见到林彬脸上一点都挂不住,要很真诚的去劝林彬和媛媛好,这样白杨才会高兴。媛媛努力的想多了解林彬,找卫国侧面打听林彬的情况。大梅警告白杨不要总和杜娟吵架,她好容易把杜娟劝回家了,让他好好地跟杜娟过日子。林彬在躲避,他找到白部长想让他把自己调回连队,让白部长很是失望。媛媛找到白杨打听林彬的事情,

■请问谁知道《幸福像花一样》的剧情介绍,具体一点的最好!

第一集

军区文工团为前线归来的战斗英雄们慰问演出。杜娟第一次独舞演出显得格外紧张,而她的好友大梅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前来观看演出的那些首长和首长夫人的身上。林彬是一名战斗英雄、一个英雄连长,他带着战斗英雄保根前来观看演出。高干子弟白杨在文工团里工作,带着他的几个哥们儿(一群纨绔子弟)也来看演出。保根见到台上的大梅激动不已,想着如果可以和她握握手就知足了。坐在一旁的是白杨的哥们儿,他们不停地嘲笑保根将林彬激怒

。林彬告诉保根别说是跟她们握手,就是拥抱都是应该的。他带着保根来到后台,要求大梅同保根握手、拥抱。但是大梅满心思只有首长夫人们,无暇顾及,所以拒绝了林彬的要求。林彬把保根上衣脱掉,他身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在场的人都感动落泪,杜娟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了保根,主动帮他把衣服穿好。在场的人都为杜娟的行为感动为她鼓掌。大梅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回到宿舍大梅伤心痛哭,更是拿杜娟撒气。她生气杜娟抢了她的风头,生气杜娟让她在首长夫人面前丢了面子。

白杨回家后莫名的失落,他觉得自己没有上战场,没有用武之地,要求父母把自己送到前线去。白母坚决反对,要求白杨报考政治学院。杜娟提干了,兴奋得在路上又蹦又跳。文工团叶团长看到提干的杜娟,很欣慰。她向杜娟询问大梅是否在谈恋爱,并要求杜娟五年内不许谈恋爱,专心跳舞,杜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杜娟到火车站给保根送行,大梅也被卫国逼着去送行。在车站大梅及时向保根道歉,拥抱了保根挽回了面子。在回去的路上,林彬与杜娟相遇,彼此在各自心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第二集

林彬和杜娟在交谈中发现原来两人是老乡,都是四川人。更巧的是,因为保根的领章丢了,所以杜娟和保根交换的领章是林彬的,这使得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些。回到宿舍,大梅发现林彬的领章后,不停询问杜娟和林彬到底什么关系。大梅认为杜娟和林彬有不寻常的关系,由于林彬让大梅在众人面前出丑,所以大梅坚决反对杜娟和林彬往来。单纯的杜娟告诉大梅这辈子希望两个人都不谈恋爱,永远在一起。林彬回部队没有告诉杜娟,杜娟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感伤和不舍。大梅一心想高攀,所以当白杨带她看电影也带着话剧团的小常宝去看时,心中醋意横生,跟个怨妇似的向杜娟不停的发牢骚。白杨为了躲避郑副司令员的千金郑媛媛,带着大梅和杜娟一起到他家吃晚饭,故意冷落郑媛媛。郑媛媛见此情景,找了个借口很生气地离开了白家。白父白母倍感尴尬。

林彬回来后和杜娟在军区相遇,杜娟质问林彬是不是讨厌自己,连走都不告诉她一声。林彬向杜娟解释自己临时有紧急任务所以忘记通知她。看得出来两人都很在乎对方。后勤部参谋王大海到舞蹈队例行检查,无意检查到了大梅的储物柜内有零食严肃地批评了她,大梅很是不服气。白杨和大海是好哥们儿,当大梅得知大海是军区后勤部王部长的儿子以后,心中若有所思。林彬写的文章白父看后赞不绝口,白杨则很是不服气,一心想挑出破绽。在篮球场白杨找到林彬,指出自己对他文章的看法,林彬被白杨的高傲激怒两人在球场发生冲突。

第三集

大梅主动找到大海,交给他自己写的检讨书,还告诉大海自己等着他的意见。杜娟遇见林彬告诉他上次借给她的童话故事很好看,还约林彬晚上看电影。白杨在影院门口等杜娟和大梅,林彬出现后,杜娟很兴奋,但白杨脸上马上露出了不快,林彬更是扬长而去。杜娟不知所措,只好跟白杨进去一起看电影。看电影时,大梅看见大海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便主动坐在了大海身边。电影结束后,杜娟还想再看一遍,白杨带着杜娟到男厕所里等着下一场开始。白杨搂着杜娟不让她笑出声来,杜娟和白杨突然意识到什么,两人都松开了对方。

大海送大梅回宿舍,路上大海表扬大梅积极向上,还对那天自己的态度道歉。大梅也是谦虚自我检讨。杜娟晚上回宿舍,无意间看见大梅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大梅回到宿舍,心情激动难以平静,杜娟询问大梅那个男人是谁。大梅告诉杜娟是王大海,杜娟大吃一惊。

杜娟莫名同时收到两封信,拆开后得知是林彬和白杨写给自己的。大梅看到信后,帮杜娟分析两人谁更适合她。单纯的杜娟并不认为这是两人给她写的情书,最后决定两个人都见。林彬见到杜娟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两人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分手了。白杨和杜娟两人在排练室见面,当白杨想有所动作时,杜娟跑出了排练室。 回到宿舍,大梅热切询问情况。杜娟紧张的情绪一直没有减缓,大梅以为杜娟和白杨有了什么发展。杜娟依旧一言不发。大梅和杜娟排练舞蹈,白杨特意观看,使得杜娟非常紧张,连连出错。大梅警告白杨不要伤害单纯的杜娟。

第四集

杜娟整天精神恍惚,团长看出杜娟的状态不对,提醒她离全军汇演没有多长时间了,她的这个节目很有希望得奖所以千万不能分心。回到宿舍,杜娟问大梅是真的爱王大海吗?大梅坦诚的说出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有前途的对象,而大海的条件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大海给大梅打电话让卫国听见了,卫国逼问大梅到底喜欢谁,大梅一气之下当场宣布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王大海,还说明天就打恋爱报告。

大海的母亲听说大梅和大海谈恋爱后,立刻到文工团调查情况。大梅见到冯处长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谈话中冯处长显然不是很满意大梅,谈话结束后,她见到杜娟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笑容,她喜欢杜娟这个单纯的姑娘。大梅看得出,立刻把杜娟拉走了。大梅提醒杜娟不要在大海家人面前展示自己,上次在后台的事情让杜娟在后台出风头了,给冯处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海回来了,立刻去见了大梅。他听说母亲见过了大梅,心里很担心她会为难大梅。大梅很坚定要和大海在一起,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大海回到家,母亲告诉大海,怕大梅是看上了咱们这个家而不是大海,母亲提醒大海,以后别后悔,还说要是大海同杜娟好那该多好啊。

卫国知道大梅和大海真的在一起后,整天萎靡不振,也不按时到练功房。教导员找到卫国,跟他谈心,卫国一心想和大梅好,怎么劝都不听。大梅到大海家吃饭,还特意带了高考参考书给大海的弟弟,很勤快地忙来忙去,大海的父亲很是满意。叶团长到练功房找大梅,结果听说大梅要结婚的消息很生气。

第五集

白杨跟杜娟套近乎,要求杜娟写入党申请书。叶团长到宿舍找大梅,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大梅敷衍叶团长说怎么可能呢,叶团长提醒大梅,谈恋爱可以但不要着急结婚生孩子。叶团长刚要离开宿舍,碰见了白杨。白杨尴尬地解释自己是来找杜娟谈话的。

林彬看见杜娟和白杨在一起,林彬给杜娟放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在宿舍传达室。大梅问杜娟到底喜欢林彬还是白杨。杜娟觉得白杨见多识广,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对于林彬,她也说不清什么感觉,但和他在一起感觉挺奇怪的,也挺特别的。大梅说杜娟是爱上林彬了。大梅告诉杜娟,和林彬见面不要告诉白杨,和白杨见面也不要告诉林彬。晚上林彬在宿舍写报告,杜娟一直等到音乐会结束,林彬都没有出现,杜娟很生气。

杜娟找到林彬,告诉林彬自己很生气。林彬很不好意思,但又很高兴,因为他觉得杜娟在乎自己。他告诉杜娟晚上想请杜娟吃饭,杜娟很高兴。下午杜娟来到林彬的宿舍,林彬告诉杜娟自己做的饭菜在全军区算是一流的,让杜娟刮目相看。白杨拿着围棋想找人下棋。一个小战士告诉白杨林彬棋下得不错,白杨听后很不服气,立马到宿舍找到林彬,可没有想到杜娟却在林彬的宿舍,三人倍感尴尬。

王母听说大梅来家里了,到家后没见到人,王父告诉她俩人在屋里。王母很无奈。于是她和王父商量,决定同意让大海和大梅在一起,要求二人打结婚报告。

第六集

白杨和林彬因为杜娟在球场发生冲突,大海及时制止了他们。大梅回到宿舍,激动得告诉杜娟自己真的要结婚了。大梅要从宿舍搬到大海家去住,杜娟很伤心。大梅问杜娟林彬什么时候回来,话音还没落就看见林彬站在宿舍门口。

杜娟告诉林彬大梅要结婚了。白杨看见林彬和杜娟在一起,顿时一肚子火。他找到大海诉苦。大海看出白杨不对劲,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杜娟了,他告诉白杨要是爱人家就去告诉人家。

白杨在气头上到宿舍找杜娟,他质问杜娟对自己和林彬的态度。杜娟说大家都是好朋友,白杨听后说杜娟脚踏两只船,杜娟听后委屈地哭了。大梅回宿舍看望杜娟,大梅告诉杜娟自己觉得她应该和白杨发展比较好,大梅问杜娟和林彬发展的如何了,杜娟说还那样,大梅直替杜娟着急。

大梅问杜娟是不是喜欢林彬,要是喜欢就跟他挑明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拉倒。杜娟当天晚上找到林彬,问他喜欢不喜欢自己,要林彬明确态度,林彬没有说。杜娟以为林彬不喜欢自己,转身要走。林彬忍不住了,他告诉杜娟自己喜欢她,从一见到她开始就喜欢她,他怕自己不能让杜娟幸福,所以让杜娟再等等。杜娟伤心,她不理解林彬在等什么。她要离开,被林彬抱住,她放声痛哭。

卫国找林彬喝酒,他喜欢大梅,自己没得到心里愤愤不平。林彬开导他不许这么没骨气,要像个军人。卫国不服气。杜娟到大海家找到大梅,告诉大梅自己和林彬明确关系了。大海和白杨回来了,看见杜娟,两人很尴尬。大海让白杨送杜娟回宿舍,路上碰见了林彬和卫国。卫国喝得烂醉,说让林彬和杜娟现在就结婚。林彬告诉杜娟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白杨回家要求母亲尽快给自己转业,再也不想在文工团呆了。

第七集

大海准备去接新兵。杜娟找到叶团长想说恋爱报告的事情,但是看见叶团就说不出来了,她不忍心让叶团长失望。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和叶团长说,她答应过团长五年内不谈恋爱,林彬支持杜娟的事业,他说可以等她。

杜娟回宿舍帮大梅缝被子。文工团的女兵到宿舍看大梅。大梅兴奋地告诉大家等大海接完新兵回来就结婚,所有的人都羡慕大梅能这么幸福。

叶团长和教导员找到大梅,告诉她王部长找她。到了大海家,大海的母亲哭着告诉大梅,大海出事了。大梅在宿舍哭得死去活来,她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杜娟劝大梅别哭了,大梅说她爱的是一个完整的大海,不是一个残疾人。大海的父母到宿舍找大梅谈话,

告诉大梅大海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大海对大梅感情很深,现在只有大梅可以救大海了。大梅想去看看大海,可是她心里很害怕。卫国到宿舍看望大梅,他劝大梅不要嫁给大海了。大梅赌气决定就嫁给大海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婚礼是最漂亮最风光的。

大梅到医院看望大海,碰见了白杨。大梅走进病房,看见大海残废的腿,心里一惊。大海告诉大梅回去吧,不结婚了,大梅痛哭跑出病房。白杨看见大梅哭着跑出来,他问大梅是真的爱大海,还是爱大海的家庭。大梅委屈,她害怕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回到病房,大海抱住大梅,大梅委屈地放声痛哭。

大海回到家告诉母亲,他和大梅是真心相爱的。但母亲还是放心不下。大梅到文工团兴奋地告诉大家,她和王参谋要结婚了。

第八集

大梅请卫国明天参加自己的婚礼,卫国拒绝参加,理由居然是明天他也要结婚。这让大梅很诧异。林彬知道卫国要跟话剧团的小常宝结婚后,痛骂卫国。

大梅终于和大海结婚了,婚礼办得很气派很热闹。婚后大梅回到舞蹈队,女兵们都夸大梅变漂亮了,杜娟见到大梅更是兴奋。大梅告诉杜娟自己可能真的不跳舞了,婆婆正帮她联系工作呢。

杜娟到大梅家做客,大梅变得懒洋洋的,杜娟困惑大梅的变化,于是找到林彬说心事儿,林彬告诉杜娟大梅可能不是真的喜欢舞蹈,还向杜娟保证,自己一定支持她,让杜娟放心。大海的母亲给大梅找工作单位,大梅挑三拣四一心想去宣传部文化部工作。林彬开车带杜娟兜风,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谈得很开心,两人决定明天一起交恋爱报告。

卫国趁着林彬开会,跟一个战士逞能私自把车开出去了,结果翻车了。卫国受伤住进医院,由于车是林彬的所以不光卫国受处分,林彬也要被连累受处分。杜娟得知这个消息急忙向大梅和大海打听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据大海分析回原部队是肯定的。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如果他回原部队,她一放假就会去看他,不管多远都去。林彬觉得自己会连累杜娟,他怕让杜娟受苦。

林彬临走交给白部长自己在部队期间的一个学习思考和总结,希望可以对部队建设起到作用。林彬告诉杜娟当天晚上就要回部队了。杜娟让林彬一定要等她,她会来送他的。晚上演出结束后杜娟连忙去找林彬,可是林彬已经走了。

第九集

林彬从战友那里得知,暂为编外人员的他,名字却在团干部的转业名单上排在第一位。林彬觉得难以置信。

大梅告诉杜娟,林彬已经内定转业,杜娟不相信,还为林彬辩解。她觉得如果转业的事情是真的,林彬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大梅问杜娟若事情真的是这样,杜娟有什么打算。杜娟说自己没想过,而且依旧固执得认为根本不可能。大梅提醒杜娟要多为自己打算,杜娟决定找白杨问问情况。杜娟去找白杨却巧遇林彬。林彬询问杜娟汇演的情形,得知杜娟的节目通过,林彬向她表示祝贺,两人聊得很高兴。杜娟问起转业名单的事情,林彬解释说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劝杜娟不要想得太多。

杜娟找到白杨,希望他在林彬的事情上帮个忙。白杨很不情愿的同意了,却在和林彬交谈时醋意大发,不欢而散。杜娟得知这件事后很生气,白杨表示自己已经尽力,无法再继续帮忙。于是杜娟找到叶团长表示自己要和林彬结婚,准备打结婚报告。林彬不同意结婚的事情,因为他觉得杜娟离不开文工团,如果杜娟不幸福他会更难过。劝杜娟冷静地多想一想,现实一些。杜娟很难过,想找大梅诉苦,大梅却因为没有时间而匆匆离开。

白部长称赞林彬的《南疆战斗营团进攻组织指挥经验总结》。白杨也得知了林彬转业的事情。主任找到林彬谈话,林彬表示服从组织决定。林彬决定和杜娟分手,杜娟却不同意,林彬只好谎称已经在本地找到一位姑娘,并已经同意结婚,坚决和杜娟分手。

杜娟很伤心。 第十集

杜娟得知林彬要结婚,哭得很厉害,白杨和大梅都来安慰她。杜娟在练功的时候心不在焉,被叶团长批评。林彬把杜娟写给他的信件都退了回去。

叶团长提醒白杨,白杨的妈妈对舞蹈演员有很大的偏见,希望杜娟要考虑清楚。另一方面大梅劝杜娟和白杨交往,杜娟不同意。白杨对她展开爱情攻势,杜娟并不领情。白杨对杜娟穷追不舍,惹来了其他团员的风言风语。白杨向教导员报告要和杜娟确立恋爱关系,杜娟骂他是厚颜无耻的人,白杨却并不在乎,继续对杜娟死缠烂打。

杜娟不胜其烦,向教导员澄清事实。大梅见她很坚决,也劝白杨不如算了,白杨表示杜娟就是他这辈子的真爱,多艰难都不会放弃,大梅听后很感动,白杨的母亲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很不高兴,再次对白杨强调她最不喜欢跳舞的女孩子,并且由于白杨打恋爱报告没有事先征求她的意见,她非常生气。白杨则认为母亲干涉的太多了,母子两人不欢而散。

十一集

白杨父母对于白杨的恋爱依旧有着踌躇与担忧!白杨与父母争吵一番,离开了。白父为了让白杨冷静冷静决定让他去基层考察干部,白杨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还是接受了。

白母来到杜娟的宿舍找到了她,质问她与白杨的关系,杜娟不承认,认为是白杨自作多情,两人谈话不欢而散。

团里新来一位市芭的演员,是跳芭蕾舞的好手,叫吴娜。住进了杜娟的宿舍,并同杜娟产生了摩擦。基层考察期间,白杨看到即将转业的林彬依然带队练兵,对林彬有了重新的认识。回到军区后向白部长反映了林彬快要被转业的消息。白部长要留住军队人才,向参谋长请示,不能让林彬转业。

白杨第一时间找到了杜娟,杜娟讲他诗写得不错,但仍然不愿接受白杨说的进一步发展。白杨回到了家,刚与父母说到自己心里的决定时,就被母亲打断了。吴娜的爱人来团里找她,吴娜觉得很尴尬,她不愿让团里的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吴娜的爱人很是不解,两人发生争吵。

十二集

看到了吴娜与她丈夫的那一幕,杜娟心中产生许多感受,杜娟让大梅多陪她一会儿,大梅对于杜娟现在死气沉沉的生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爱情观,希望通过这些来解开杜娟心中的一些疑惑。

紧张的排练开始了,离全军汇演的时间也愈发接近。团里的每一位演员都专注着自己的练习。尤其是叶团长。

白杨为了让父母同意自己的想法,在家绝食装病。白母没办法去找杜娟,以白杨病重为借口将杜娟领到家中。在白杨有些幼稚的闹剧中,杜娟终于感动了,答应了白杨的要求,二人正式开始交往。白母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白杨第一次正式带杜娟回家,杜娟带着些紧张见了白杨父母和白杨的三位姐姐。白母要求杜娟结婚后放弃舞蹈事业,并向杜娟讲述叶团长的过去,希望以此打消杜娟婚后继续跳舞的念头,但杜娟表示决不放弃自己的事业,二人产生争执。

离开了白家回宿舍的路上,白杨和杜娟碰到卫国,卫国想找杜娟谈谈。白杨回家又被白母数落了一通。卫国与杜娟谈了许多,卫国听说了杜娟与白杨的事儿,心中有种亏欠,提到林彬时,卫国不解杜娟与林彬的爱,杜娟却不愿再提往事,她告诉卫国现在的她很幸福。

第十三集

白杨提出和杜娟结婚,杜娟问白杨为何这么着急结婚。白杨说是怕夜长梦多,因为林彬不会转业会调回军区,他担心他们重归于好,而杜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杜娟对白杨表示既然已经决定和白杨在一起,就不会改变,并请求白杨以后不再提起这事。杜娟和白杨决定结婚。

大梅提醒杜娟要是真嫁到白杨家,可要有思想准备,并告诉杜娟初恋难忘记不是因为那是最好的,而因为那是第一次。

白母和叶团长唇枪舌剑,白母知道白杨非杜娟不娶,她希望叶团长放了杜娟,让她结婚,让她享受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在叶团长和杜娟的交谈中,杜娟说她可以不结婚,但绝对不能放弃跳舞。叶团长只说了一句:她希望杜娟幸福。

白杨带杜娟来到新房,而杜娟没有让自己父母前来参加婚礼。婚礼将至,白杨突然接到电话,杜娟逃跑了,白杨心急如焚,白母则担心此举会大丢面子,让白杨把杜娟找回来。

林彬从主任口中得知是白杨动用其父亲关系才使他调回军区的。

大梅知道杜娟逃婚后将其训斥一翻,警告她不能任性,会得罪军区首长和文工团上上下下,并告诉杜娟她此举只是婚前恐惧症。白杨打电话给林彬希望他来参加婚礼,大海则看出白杨对杜娟仍有怀疑

白杨终于说服了杜娟,婚礼如期举行,而白杨却喝多了。

第十四集

白杨杜娟结婚后,白母指责杜娟是跳舞的女人,不会照顾家庭。白父则表示可以教。杜娟想让白杨陪自己晨练,白杨则只想多睡一会。杜娟误踢翻白母的君子兰,道歉时竟称白母为阿姨,白杨替其解围,并告诉杜娟要改口。杜娟想搬回宿舍,白杨告诫她不能再这么说。

在早餐桌上,白母希望杜娟能多做一些家务,别光想着跳舞。杜娟则以练功为由说没有时间,白杨告诉杜娟结婚过日子就是麻烦,以后麻烦事更多。杜娟对白父说每天都做饭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没有时间搞自己的事业。白父希望她和白母多沟通。

杜娟洗碗时也在练功,白母看见十分不满,杜娟表示不愿做家庭主妇。白杨在杜娟和白母两边左右为难。杜娟在大梅面前抱怨自己即将成为家庭主妇,白母对她冷嘲热讽,她很后悔结婚,大梅告诫杜娟要体谅别人。

家里来客人,在做饭事情上,白母又对杜娟训斥一翻,杜娟很不服气。她为了证明自己,努力练习切菜、做饭,白母说她倔,杜娟表示不愿总听别人说自己笨。

杜娟希望叶团长对她的舞蹈进行指导,没有回家做饭,白母发现白杨在做饭,痛斥叶子莹和她作对。白母和叶团长起了争执。杜娟认为她连累了叶团长。

大梅要离团了,她劝杜娟也尽早为将来打算。在训练过程中,吴娜借口整天担心着随时要被淘汰,到年纪大了,连个接收单位都没有,杜娟问其为何不走,吴娜嘲讽地说她公公又不是部长……

第十五集

杜娟在家极力练习舞蹈动作,白杨跟杜娟耍贫嘴,不想让杜娟练习。杜娟晚上要演出所以经常不在家,白母对此很有意见,决定托人让杜娟转业。杜娟得知后,坚决反对,质问白杨结婚前跟自己说的话怎么都不算数了。白母无意流露出对叶团长的敌意,杜娟无意冲撞,惹得白母更是愤怒。杜娟为此事和白杨翻脸。白杨给杜娟分析她的舞蹈前景是一片昏暗,要求杜娟转业,杜娟气得直哭。

杜娟和大梅回到宿舍聊天,杜娟告诉大梅,她在团里留了个床位,万一和白杨闹翻了还可以回团里住。大梅一听便知她和白杨闹别扭了。大梅告知杜娟,自己千万不能给自己留退路不然一有困难就想往回走。杜娟认为大梅狠心,十几年的舞蹈,说放弃就放弃了。大梅劝杜娟要为自己后半生作打算

白母找到叶团长,告诉她自己给杜娟联系单位转业的事情,希望她不要给杜娟设置障碍。,叶团长告诉白母其实给杜娟设置障碍的人是她自己。白母回家找到杜娟谈转业,杜娟坚决不肯,惹得白母大怒。叶团长为杜娟新编了一个独舞,杜娟被叶团的舞蹈魅力打动,杜娟告诉白母自己决定跳舞,跳一辈子。

但是白母执意要求杜娟必须离开舞蹈队,纠纷越闹越大。

大梅怀孕了,杜娟看着大梅的大肚子觉得好玩得不得了。林彬回到部队很感谢白部长,白部长告诉他要感谢就感谢白杨。白部长邀请林彬到家里吃饭,杜娟白杨林彬三人见面倍感尴尬。

第十六集

白杨杜娟送林彬,两人喝得都有点醉,杜娟搀扶着白杨,林彬黯然神伤。白母得知林彬是孤儿觉得他很可怜,她琢磨着把林彬介绍给郑媛媛,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两家的关系。杜娟到大海家看大梅,杜娟不解大梅怎么这么早要孩子,大梅说是她婆婆想要,因为不放心她,现在孩子有了婆婆就放心了。大梅告知杜娟林彬回来了,要注意和他接触不要太多,不然白杨小心眼儿又该多心了。

白杨找到大海,他心里不舒服,他有些后悔帮林彬回部队了。他知道林彬和杜娟之前见过面了,虽然没什么但是他也觉得很别扭不乐意。他不是不放心林彬,他是担心杜娟。所以杜娟稍有疏忽,白杨就拿林彬说事儿。白杨不是追究杜娟和林彬的往事,他就是想知道杜娟对他的感受。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杜娟没有跟白杨说过我爱你,所以白杨心里不是滋味。大梅到医院作检查碰见林彬,得知小常宝给卫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大梅告诉林彬他回来会让杜娟和白杨觉得很别扭,林彬反问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白母不放心跟杜娟到菜市场买菜,白杨过生日白母去买生日蛋糕就让杜娟先回家了。路上下起了雨,林彬看见淋雨的杜娟,开车把杜娟送回家,不巧让白杨看见。大梅开导杜娟必须忘记林彬,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是白杨的妻子了。大梅到宿舍找到林彬,希望他找个女朋友安顿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白母看见媛媛,希望把林彬介绍给她,但媛媛没有当回事儿。碰巧林彬和媛媛在路上偶遇相识后,媛媛主动找到白母要和林彬见面,白母高兴的不得了。

第十七集

媛媛到白杨家做客,林彬也来了。白杨小心眼儿,总觉得杜娟不对劲儿,他质问杜娟怎么了,是不是看见林彬和郑媛媛在一起难受。白杨跟杜娟大吵一架

林彬告诉媛媛自己不知道今天黄阿姨叫他来的意思,所以有些突然,并希望大家做普通朋友。媛媛直截了当,告诉林彬自己对他感觉挺好,希望可以通过时间互相了解。林彬告诉媛媛自己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媛媛在路上碰见白杨,白杨调侃她关于林彬的事情,媛媛则问他结婚后生活的状况,两人都死要面子。

大梅告诉杜娟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要学会伪装,不能见到林彬脸上一点都挂不住,要很真诚的去劝林彬和媛媛好,这样白杨才会高兴。媛媛努力的想多了解林彬,找卫国侧面打听林彬的情况。大梅警告白杨不要总和杜娟吵架,她好容易把杜娟劝回家了,让他好好地跟杜娟过日子。林彬在躲避,他找到白部长想让他把自己调回连队,让白部长很是失望。媛媛找到白杨打听林彬的事情,

■请问谁知道《幸福像花一样》的剧情介绍,具体一点的最好!

第一集

军区文工团为前线归来的战斗英雄们慰问演出。杜娟第一次独舞演出显得格外紧张,而她的好友大梅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前来观看演出的那些首长和首长夫人的身上。林彬是一名战斗英雄、一个英雄连长,他带着战斗英雄保根前来观看演出。高干子弟白杨在文工团里工作,带着他的几个哥们儿(一群纨绔子弟)也来看演出。保根见到台上的大梅激动不已,想着如果可以和她握握手就知足了。坐在一旁的是白杨的哥们儿,他们不停地嘲笑保根将林彬激怒

。林彬告诉保根别说是跟她们握手,就是拥抱都是应该的。他带着保根来到后台,要求大梅同保根握手、拥抱。但是大梅满心思只有首长夫人们,无暇顾及,所以拒绝了林彬的要求。林彬把保根上衣脱掉,他身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在场的人都感动落泪,杜娟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了保根,主动帮他把衣服穿好。在场的人都为杜娟的行为感动为她鼓掌。大梅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回到宿舍大梅伤心痛哭,更是拿杜娟撒气。她生气杜娟抢了她的风头,生气杜娟让她在首长夫人面前丢了面子。

白杨回家后莫名的失落,他觉得自己没有上战场,没有用武之地,要求父母把自己送到前线去。白母坚决反对,要求白杨报考政治学院。杜娟提干了,兴奋得在路上又蹦又跳。文工团叶团长看到提干的杜娟,很欣慰。她向杜娟询问大梅是否在谈恋爱,并要求杜娟五年内不许谈恋爱,专心跳舞,杜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杜娟到火车站给保根送行,大梅也被卫国逼着去送行。在车站大梅及时向保根道歉,拥抱了保根挽回了面子。在回去的路上,林彬与杜娟相遇,彼此在各自心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第二集

林彬和杜娟在交谈中发现原来两人是老乡,都是四川人。更巧的是,因为保根的领章丢了,所以杜娟和保根交换的领章是林彬的,这使得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些。回到宿舍,大梅发现林彬的领章后,不停询问杜娟和林彬到底什么关系。大梅认为杜娟和林彬有不寻常的关系,由于林彬让大梅在众人面前出丑,所以大梅坚决反对杜娟和林彬往来。单纯的杜娟告诉大梅这辈子希望两个人都不谈恋爱,永远在一起。林彬回部队没有告诉杜娟,杜娟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感伤和不舍。大梅一心想高攀,所以当白杨带她看电影也带着话剧团的小常宝去看时,心中醋意横生,跟个怨妇似的向杜娟不停的发牢骚。白杨为了躲避郑副司令员的千金郑媛媛,带着大梅和杜娟一起到他家吃晚饭,故意冷落郑媛媛。郑媛媛见此情景,找了个借口很生气地离开了白家。白父白母倍感尴尬。

林彬回来后和杜娟在军区相遇,杜娟质问林彬是不是讨厌自己,连走都不告诉她一声。林彬向杜娟解释自己临时有紧急任务所以忘记通知她。看得出来两人都很在乎对方。后勤部参谋王大海到舞蹈队例行检查,无意检查到了大梅的储物柜内有零食严肃地批评了她,大梅很是不服气。白杨和大海是好哥们儿,当大梅得知大海是军区后勤部王部长的儿子以后,心中若有所思。林彬写的文章白父看后赞不绝口,白杨则很是不服气,一心想挑出破绽。在篮球场白杨找到林彬,指出自己对他文章的看法,林彬被白杨的高傲激怒两人在球场发生冲突。

第三集

大梅主动找到大海,交给他自己写的检讨书,还告诉大海自己等着他的意见。杜娟遇见林彬告诉他上次借给她的童话故事很好看,还约林彬晚上看电影。白杨在影院门口等杜娟和大梅,林彬出现后,杜娟很兴奋,但白杨脸上马上露出了不快,林彬更是扬长而去。杜娟不知所措,只好跟白杨进去一起看电影。看电影时,大梅看见大海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便主动坐在了大海身边。电影结束后,杜娟还想再看一遍,白杨带着杜娟到男厕所里等着下一场开始。白杨搂着杜娟不让她笑出声来,杜娟和白杨突然意识到什么,两人都松开了对方。

大海送大梅回宿舍,路上大海表扬大梅积极向上,还对那天自己的态度道歉。大梅也是谦虚自我检讨。杜娟晚上回宿舍,无意间看见大梅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大梅回到宿舍,心情激动难以平静,杜娟询问大梅那个男人是谁。大梅告诉杜娟是王大海,杜娟大吃一惊。

杜娟莫名同时收到两封信,拆开后得知是林彬和白杨写给自己的。大梅看到信后,帮杜娟分析两人谁更适合她。单纯的杜娟并不认为这是两人给她写的情书,最后决定两个人都见。林彬见到杜娟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两人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分手了。白杨和杜娟两人在排练室见面,当白杨想有所动作时,杜娟跑出了排练室。 回到宿舍,大梅热切询问情况。杜娟紧张的情绪一直没有减缓,大梅以为杜娟和白杨有了什么发展。杜娟依旧一言不发。大梅和杜娟排练舞蹈,白杨特意观看,使得杜娟非常紧张,连连出错。大梅警告白杨不要伤害单纯的杜娟。

第四集

杜娟整天精神恍惚,团长看出杜娟的状态不对,提醒她离全军汇演没有多长时间了,她的这个节目很有希望得奖所以千万不能分心。回到宿舍,杜娟问大梅是真的爱王大海吗?大梅坦诚的说出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有前途的对象,而大海的条件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大海给大梅打电话让卫国听见了,卫国逼问大梅到底喜欢谁,大梅一气之下当场宣布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王大海,还说明天就打恋爱报告。

大海的母亲听说大梅和大海谈恋爱后,立刻到文工团调查情况。大梅见到冯处长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谈话中冯处长显然不是很满意大梅,谈话结束后,她见到杜娟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笑容,她喜欢杜娟这个单纯的姑娘。大梅看得出,立刻把杜娟拉走了。大梅提醒杜娟不要在大海家人面前展示自己,上次在后台的事情让杜娟在后台出风头了,给冯处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海回来了,立刻去见了大梅。他听说母亲见过了大梅,心里很担心她会为难大梅。大梅很坚定要和大海在一起,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大海回到家,母亲告诉大海,怕大梅是看上了咱们这个家而不是大海,母亲提醒大海,以后别后悔,还说要是大海同杜娟好那该多好啊。

卫国知道大梅和大海真的在一起后,整天萎靡不振,也不按时到练功房。教导员找到卫国,跟他谈心,卫国一心想和大梅好,怎么劝都不听。大梅到大海家吃饭,还特意带了高考参考书给大海的弟弟,很勤快地忙来忙去,大海的父亲很是满意。叶团长到练功房找大梅,结果听说大梅要结婚的消息很生气。

第五集

白杨跟杜娟套近乎,要求杜娟写入党申请书。叶团长到宿舍找大梅,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大梅敷衍叶团长说怎么可能呢,叶团长提醒大梅,谈恋爱可以但不要着急结婚生孩子。叶团长刚要离开宿舍,碰见了白杨。白杨尴尬地解释自己是来找杜娟谈话的。

林彬看见杜娟和白杨在一起,林彬给杜娟放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在宿舍传达室。大梅问杜娟到底喜欢林彬还是白杨。杜娟觉得白杨见多识广,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对于林彬,她也说不清什么感觉,但和他在一起感觉挺奇怪的,也挺特别的。大梅说杜娟是爱上林彬了。大梅告诉杜娟,和林彬见面不要告诉白杨,和白杨见面也不要告诉林彬。晚上林彬在宿舍写报告,杜娟一直等到音乐会结束,林彬都没有出现,杜娟很生气。

杜娟找到林彬,告诉林彬自己很生气。林彬很不好意思,但又很高兴,因为他觉得杜娟在乎自己。他告诉杜娟晚上想请杜娟吃饭,杜娟很高兴。下午杜娟来到林彬的宿舍,林彬告诉杜娟自己做的饭菜在全军区算是一流的,让杜娟刮目相看。白杨拿着围棋想找人下棋。一个小战士告诉白杨林彬棋下得不错,白杨听后很不服气,立马到宿舍找到林彬,可没有想到杜娟却在林彬的宿舍,三人倍感尴尬。

王母听说大梅来家里了,到家后没见到人,王父告诉她俩人在屋里。王母很无奈。于是她和王父商量,决定同意让大海和大梅在一起,要求二人打结婚报告。

第六集

白杨和林彬因为杜娟在球场发生冲突,大海及时制止了他们。大梅回到宿舍,激动得告诉杜娟自己真的要结婚了。大梅要从宿舍搬到大海家去住,杜娟很伤心。大梅问杜娟林彬什么时候回来,话音还没落就看见林彬站在宿舍门口。

杜娟告诉林彬大梅要结婚了。白杨看见林彬和杜娟在一起,顿时一肚子火。他找到大海诉苦。大海看出白杨不对劲,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杜娟了,他告诉白杨要是爱人家就去告诉人家。

白杨在气头上到宿舍找杜娟,他质问杜娟对自己和林彬的态度。杜娟说大家都是好朋友,白杨听后说杜娟脚踏两只船,杜娟听后委屈地哭了。大梅回宿舍看望杜娟,大梅告诉杜娟自己觉得她应该和白杨发展比较好,大梅问杜娟和林彬发展的如何了,杜娟说还那样,大梅直替杜娟着急。

大梅问杜娟是不是喜欢林彬,要是喜欢就跟他挑明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拉倒。杜娟当天晚上找到林彬,问他喜欢不喜欢自己,要林彬明确态度,林彬没有说。杜娟以为林彬不喜欢自己,转身要走。林彬忍不住了,他告诉杜娟自己喜欢她,从一见到她开始就喜欢她,他怕自己不能让杜娟幸福,所以让杜娟再等等。杜娟伤心,她不理解林彬在等什么。她要离开,被林彬抱住,她放声痛哭。

卫国找林彬喝酒,他喜欢大梅,自己没得到心里愤愤不平。林彬开导他不许这么没骨气,要像个军人。卫国不服气。杜娟到大海家找到大梅,告诉大梅自己和林彬明确关系了。大海和白杨回来了,看见杜娟,两人很尴尬。大海让白杨送杜娟回宿舍,路上碰见了林彬和卫国。卫国喝得烂醉,说让林彬和杜娟现在就结婚。林彬告诉杜娟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白杨回家要求母亲尽快给自己转业,再也不想在文工团呆了。

第七集

大海准备去接新兵。杜娟找到叶团长想说恋爱报告的事情,但是看见叶团就说不出来了,她不忍心让叶团长失望。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和叶团长说,她答应过团长五年内不谈恋爱,林彬支持杜娟的事业,他说可以等她。

杜娟回宿舍帮大梅缝被子。文工团的女兵到宿舍看大梅。大梅兴奋地告诉大家等大海接完新兵回来就结婚,所有的人都羡慕大梅能这么幸福。

叶团长和教导员找到大梅,告诉她王部长找她。到了大海家,大海的母亲哭着告诉大梅,大海出事了。大梅在宿舍哭得死去活来,她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杜娟劝大梅别哭了,大梅说她爱的是一个完整的大海,不是一个残疾人。大海的父母到宿舍找大梅谈话,

告诉大梅大海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大海对大梅感情很深,现在只有大梅可以救大海了。大梅想去看看大海,可是她心里很害怕。卫国到宿舍看望大梅,他劝大梅不要嫁给大海了。大梅赌气决定就嫁给大海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婚礼是最漂亮最风光的。

大梅到医院看望大海,碰见了白杨。大梅走进病房,看见大海残废的腿,心里一惊。大海告诉大梅回去吧,不结婚了,大梅痛哭跑出病房。白杨看见大梅哭着跑出来,他问大梅是真的爱大海,还是爱大海的家庭。大梅委屈,她害怕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回到病房,大海抱住大梅,大梅委屈地放声痛哭。

大海回到家告诉母亲,他和大梅是真心相爱的。但母亲还是放心不下。大梅到文工团兴奋地告诉大家,她和王参谋要结婚了。

第八集

大梅请卫国明天参加自己的婚礼,卫国拒绝参加,理由居然是明天他也要结婚。这让大梅很诧异。林彬知道卫国要跟话剧团的小常宝结婚后,痛骂卫国。

大梅终于和大海结婚了,婚礼办得很气派很热闹。婚后大梅回到舞蹈队,女兵们都夸大梅变漂亮了,杜娟见到大梅更是兴奋。大梅告诉杜娟自己可能真的不跳舞了,婆婆正帮她联系工作呢。

杜娟到大梅家做客,大梅变得懒洋洋的,杜娟困惑大梅的变化,于是找到林彬说心事儿,林彬告诉杜娟大梅可能不是真的喜欢舞蹈,还向杜娟保证,自己一定支持她,让杜娟放心。大海的母亲给大梅找工作单位,大梅挑三拣四一心想去宣传部文化部工作。林彬开车带杜娟兜风,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谈得很开心,两人决定明天一起交恋爱报告。

卫国趁着林彬开会,跟一个战士逞能私自把车开出去了,结果翻车了。卫国受伤住进医院,由于车是林彬的所以不光卫国受处分,林彬也要被连累受处分。杜娟得知这个消息急忙向大梅和大海打听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据大海分析回原部队是肯定的。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如果他回原部队,她一放假就会去看他,不管多远都去。林彬觉得自己会连累杜娟,他怕让杜娟受苦。

林彬临走交给白部长自己在部队期间的一个学习思考和总结,希望可以对部队建设起到作用。林彬告诉杜娟当天晚上就要回部队了。杜娟让林彬一定要等她,她会来送他的。晚上演出结束后杜娟连忙去找林彬,可是林彬已经走了。

第九集

林彬从战友那里得知,暂为编外人员的他,名字却在团干部的转业名单上排在第一位。林彬觉得难以置信。

大梅告诉杜娟,林彬已经内定转业,杜娟不相信,还为林彬辩解。她觉得如果转业的事情是真的,林彬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大梅问杜娟若事情真的是这样,杜娟有什么打算。杜娟说自己没想过,而且依旧固执得认为根本不可能。大梅提醒杜娟要多为自己打算,杜娟决定找白杨问问情况。杜娟去找白杨却巧遇林彬。林彬询问杜娟汇演的情形,得知杜娟的节目通过,林彬向她表示祝贺,两人聊得很高兴。杜娟问起转业名单的事情,林彬解释说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劝杜娟不要想得太多。

杜娟找到白杨,希望他在林彬的事情上帮个忙。白杨很不情愿的同意了,却在和林彬交谈时醋意大发,不欢而散。杜娟得知这件事后很生气,白杨表示自己已经尽力,无法再继续帮忙。于是杜娟找到叶团长表示自己要和林彬结婚,准备打结婚报告。林彬不同意结婚的事情,因为他觉得杜娟离不开文工团,如果杜娟不幸福他会更难过。劝杜娟冷静地多想一想,现实一些。杜娟很难过,想找大梅诉苦,大梅却因为没有时间而匆匆离开。

白部长称赞林彬的《南疆战斗营团进攻组织指挥经验总结》。白杨也得知了林彬转业的事情。主任找到林彬谈话,林彬表示服从组织决定。林彬决定和杜娟分手,杜娟却不同意,林彬只好谎称已经在本地找到一位姑娘,并已经同意结婚,坚决和杜娟分手。

杜娟很伤心。 第十集

杜娟得知林彬要结婚,哭得很厉害,白杨和大梅都来安慰她。杜娟在练功的时候心不在焉,被叶团长批评。林彬把杜娟写给他的信件都退了回去。

叶团长提醒白杨,白杨的妈妈对舞蹈演员有很大的偏见,希望杜娟要考虑清楚。另一方面大梅劝杜娟和白杨交往,杜娟不同意。白杨对她展开爱情攻势,杜娟并不领情。白杨对杜娟穷追不舍,惹来了其他团员的风言风语。白杨向教导员报告要和杜娟确立恋爱关系,杜娟骂他是厚颜无耻的人,白杨却并不在乎,继续对杜娟死缠烂打。

杜娟不胜其烦,向教导员澄清事实。大梅见她很坚决,也劝白杨不如算了,白杨表示杜娟就是他这辈子的真爱,多艰难都不会放弃,大梅听后很感动,白杨的母亲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很不高兴,再次对白杨强调她最不喜欢跳舞的女孩子,并且由于白杨打恋爱报告没有事先征求她的意见,她非常生气。白杨则认为母亲干涉的太多了,母子两人不欢而散。

十一集

白杨父母对于白杨的恋爱依旧有着踌躇与担忧!白杨与父母争吵一番,离开了。白父为了让白杨冷静冷静决定让他去基层考察干部,白杨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还是接受了。

白母来到杜娟的宿舍找到了她,质问她与白杨的关系,杜娟不承认,认为是白杨自作多情,两人谈话不欢而散。

团里新来一位市芭的演员,是跳芭蕾舞的好手,叫吴娜。住进了杜娟的宿舍,并同杜娟产生了摩擦。基层考察期间,白杨看到即将转业的林彬依然带队练兵,对林彬有了重新的认识。回到军区后向白部长反映了林彬快要被转业的消息。白部长要留住军队人才,向参谋长请示,不能让林彬转业。

白杨第一时间找到了杜娟,杜娟讲他诗写得不错,但仍然不愿接受白杨说的进一步发展。白杨回到了家,刚与父母说到自己心里的决定时,就被母亲打断了。吴娜的爱人来团里找她,吴娜觉得很尴尬,她不愿让团里的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吴娜的爱人很是不解,两人发生争吵。

十二集

看到了吴娜与她丈夫的那一幕,杜娟心中产生许多感受,杜娟让大梅多陪她一会儿,大梅对于杜娟现在死气沉沉的生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爱情观,希望通过这些来解开杜娟心中的一些疑惑。

紧张的排练开始了,离全军汇演的时间也愈发接近。团里的每一位演员都专注着自己的练习。尤其是叶团长。

白杨为了让父母同意自己的想法,在家绝食装病。白母没办法去找杜娟,以白杨病重为借口将杜娟领到家中。在白杨有些幼稚的闹剧中,杜娟终于感动了,答应了白杨的要求,二人正式开始交往。白母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白杨第一次正式带杜娟回家,杜娟带着些紧张见了白杨父母和白杨的三位姐姐。白母要求杜娟结婚后放弃舞蹈事业,并向杜娟讲述叶团长的过去,希望以此打消杜娟婚后继续跳舞的念头,但杜娟表示决不放弃自己的事业,二人产生争执。

离开了白家回宿舍的路上,白杨和杜娟碰到卫国,卫国想找杜娟谈谈。白杨回家又被白母数落了一通。卫国与杜娟谈了许多,卫国听说了杜娟与白杨的事儿,心中有种亏欠,提到林彬时,卫国不解杜娟与林彬的爱,杜娟却不愿再提往事,她告诉卫国现在的她很幸福。

第十三集

白杨提出和杜娟结婚,杜娟问白杨为何这么着急结婚。白杨说是怕夜长梦多,因为林彬不会转业会调回军区,他担心他们重归于好,而杜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杜娟对白杨表示既然已经决定和白杨在一起,就不会改变,并请求白杨以后不再提起这事。杜娟和白杨决定结婚。

大梅提醒杜娟要是真嫁到白杨家,可要有思想准备,并告诉杜娟初恋难忘记不是因为那是最好的,而因为那是第一次。

白母和叶团长唇枪舌剑,白母知道白杨非杜娟不娶,她希望叶团长放了杜娟,让她结婚,让她享受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在叶团长和杜娟的交谈中,杜娟说她可以不结婚,但绝对不能放弃跳舞。叶团长只说了一句:她希望杜娟幸福。

白杨带杜娟来到新房,而杜娟没有让自己父母前来参加婚礼。婚礼将至,白杨突然接到电话,杜娟逃跑了,白杨心急如焚,白母则担心此举会大丢面子,让白杨把杜娟找回来。

林彬从主任口中得知是白杨动用其父亲关系才使他调回军区的。

大梅知道杜娟逃婚后将其训斥一翻,警告她不能任性,会得罪军区首长和文工团上上下下,并告诉杜娟她此举只是婚前恐惧症。白杨打电话给林彬希望他来参加婚礼,大海则看出白杨对杜娟仍有怀疑

白杨终于说服了杜娟,婚礼如期举行,而白杨却喝多了。

第十四集

白杨杜娟结婚后,白母指责杜娟是跳舞的女人,不会照顾家庭。白父则表示可以教。杜娟想让白杨陪自己晨练,白杨则只想多睡一会。杜娟误踢翻白母的君子兰,道歉时竟称白母为阿姨,白杨替其解围,并告诉杜娟要改口。杜娟想搬回宿舍,白杨告诫她不能再这么说。

在早餐桌上,白母希望杜娟能多做一些家务,别光想着跳舞。杜娟则以练功为由说没有时间,白杨告诉杜娟结婚过日子就是麻烦,以后麻烦事更多。杜娟对白父说每天都做饭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没有时间搞自己的事业。白父希望她和白母多沟通。

杜娟洗碗时也在练功,白母看见十分不满,杜娟表示不愿做家庭主妇。白杨在杜娟和白母两边左右为难。杜娟在大梅面前抱怨自己即将成为家庭主妇,白母对她冷嘲热讽,她很后悔结婚,大梅告诫杜娟要体谅别人。

家里来客人,在做饭事情上,白母又对杜娟训斥一翻,杜娟很不服气。她为了证明自己,努力练习切菜、做饭,白母说她倔,杜娟表示不愿总听别人说自己笨。

杜娟希望叶团长对她的舞蹈进行指导,没有回家做饭,白母发现白杨在做饭,痛斥叶子莹和她作对。白母和叶团长起了争执。杜娟认为她连累了叶团长。

大梅要离团了,她劝杜娟也尽早为将来打算。在训练过程中,吴娜借口整天担心着随时要被淘汰,到年纪大了,连个接收单位都没有,杜娟问其为何不走,吴娜嘲讽地说她公公又不是部长……

第十五集

杜娟在家极力练习舞蹈动作,白杨跟杜娟耍贫嘴,不想让杜娟练习。杜娟晚上要演出所以经常不在家,白母对此很有意见,决定托人让杜娟转业。杜娟得知后,坚决反对,质问白杨结婚前跟自己说的话怎么都不算数了。白母无意流露出对叶团长的敌意,杜娟无意冲撞,惹得白母更是愤怒。杜娟为此事和白杨翻脸。白杨给杜娟分析她的舞蹈前景是一片昏暗,要求杜娟转业,杜娟气得直哭。

杜娟和大梅回到宿舍聊天,杜娟告诉大梅,她在团里留了个床位,万一和白杨闹翻了还可以回团里住。大梅一听便知她和白杨闹别扭了。大梅告知杜娟,自己千万不能给自己留退路不然一有困难就想往回走。杜娟认为大梅狠心,十几年的舞蹈,说放弃就放弃了。大梅劝杜娟要为自己后半生作打算

白母找到叶团长,告诉她自己给杜娟联系单位转业的事情,希望她不要给杜娟设置障碍。,叶团长告诉白母其实给杜娟设置障碍的人是她自己。白母回家找到杜娟谈转业,杜娟坚决不肯,惹得白母大怒。叶团长为杜娟新编了一个独舞,杜娟被叶团的舞蹈魅力打动,杜娟告诉白母自己决定跳舞,跳一辈子。

但是白母执意要求杜娟必须离开舞蹈队,纠纷越闹越大。

大梅怀孕了,杜娟看着大梅的大肚子觉得好玩得不得了。林彬回到部队很感谢白部长,白部长告诉他要感谢就感谢白杨。白部长邀请林彬到家里吃饭,杜娟白杨林彬三人见面倍感尴尬。

第十六集

白杨杜娟送林彬,两人喝得都有点醉,杜娟搀扶着白杨,林彬黯然神伤。白母得知林彬是孤儿觉得他很可怜,她琢磨着把林彬介绍给郑媛媛,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两家的关系。杜娟到大海家看大梅,杜娟不解大梅怎么这么早要孩子,大梅说是她婆婆想要,因为不放心她,现在孩子有了婆婆就放心了。大梅告知杜娟林彬回来了,要注意和他接触不要太多,不然白杨小心眼儿又该多心了。

白杨找到大海,他心里不舒服,他有些后悔帮林彬回部队了。他知道林彬和杜娟之前见过面了,虽然没什么但是他也觉得很别扭不乐意。他不是不放心林彬,他是担心杜娟。所以杜娟稍有疏忽,白杨就拿林彬说事儿。白杨不是追究杜娟和林彬的往事,他就是想知道杜娟对他的感受。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杜娟没有跟白杨说过我爱你,所以白杨心里不是滋味。大梅到医院作检查碰见林彬,得知小常宝给卫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大梅告诉林彬他回来会让杜娟和白杨觉得很别扭,林彬反问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白母不放心跟杜娟到菜市场买菜,白杨过生日白母去买生日蛋糕就让杜娟先回家了。路上下起了雨,林彬看见淋雨的杜娟,开车把杜娟送回家,不巧让白杨看见。大梅开导杜娟必须忘记林彬,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是白杨的妻子了。大梅到宿舍找到林彬,希望他找个女朋友安顿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白母看见媛媛,希望把林彬介绍给她,但媛媛没有当回事儿。碰巧林彬和媛媛在路上偶遇相识后,媛媛主动找到白母要和林彬见面,白母高兴的不得了。

第十七集

媛媛到白杨家做客,林彬也来了。白杨小心眼儿,总觉得杜娟不对劲儿,他质问杜娟怎么了,是不是看见林彬和郑媛媛在一起难受。白杨跟杜娟大吵一架

林彬告诉媛媛自己不知道今天黄阿姨叫他来的意思,所以有些突然,并希望大家做普通朋友。媛媛直截了当,告诉林彬自己对他感觉挺好,希望可以通过时间互相了解。林彬告诉媛媛自己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媛媛在路上碰见白杨,白杨调侃她关于林彬的事情,媛媛则问他结婚后生活的状况,两人都死要面子。

大梅告诉杜娟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要学会伪装,不能见到林彬脸上一点都挂不住,要很真诚的去劝林彬和媛媛好,这样白杨才会高兴。媛媛努力的想多了解林彬,找卫国侧面打听林彬的情况。大梅警告白杨不要总和杜娟吵架,她好容易把杜娟劝回家了,让他好好地跟杜娟过日子。林彬在躲避,他找到白部长想让他把自己调回连队,让白部长很是失望。媛媛找到白杨打听林彬的事情,

■请问谁知道《幸福像花一样》的剧情介绍,具体一点的最好!

第一集

军区文工团为前线归来的战斗英雄们慰问演出。杜娟第一次独舞演出显得格外紧张,而她的好友大梅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前来观看演出的那些首长和首长夫人的身上。林彬是一名战斗英雄、一个英雄连长,他带着战斗英雄保根前来观看演出。高干子弟白杨在文工团里工作,带着他的几个哥们儿(一群纨绔子弟)也来看演出。保根见到台上的大梅激动不已,想着如果可以和她握握手就知足了。坐在一旁的是白杨的哥们儿,他们不停地嘲笑保根将林彬激怒

。林彬告诉保根别说是跟她们握手,就是拥抱都是应该的。他带着保根来到后台,要求大梅同保根握手、拥抱。但是大梅满心思只有首长夫人们,无暇顾及,所以拒绝了林彬的要求。林彬把保根上衣脱掉,他身上的伤疤清晰可见,在场的人都感动落泪,杜娟情不自禁地上前拥抱了保根,主动帮他把衣服穿好。在场的人都为杜娟的行为感动为她鼓掌。大梅不知所措,十分尴尬。回到宿舍大梅伤心痛哭,更是拿杜娟撒气。她生气杜娟抢了她的风头,生气杜娟让她在首长夫人面前丢了面子。

白杨回家后莫名的失落,他觉得自己没有上战场,没有用武之地,要求父母把自己送到前线去。白母坚决反对,要求白杨报考政治学院。杜娟提干了,兴奋得在路上又蹦又跳。文工团叶团长看到提干的杜娟,很欣慰。她向杜娟询问大梅是否在谈恋爱,并要求杜娟五年内不许谈恋爱,专心跳舞,杜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杜娟到火车站给保根送行,大梅也被卫国逼着去送行。在车站大梅及时向保根道歉,拥抱了保根挽回了面子。在回去的路上,林彬与杜娟相遇,彼此在各自心里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第二集

林彬和杜娟在交谈中发现原来两人是老乡,都是四川人。更巧的是,因为保根的领章丢了,所以杜娟和保根交换的领章是林彬的,这使得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些。回到宿舍,大梅发现林彬的领章后,不停询问杜娟和林彬到底什么关系。大梅认为杜娟和林彬有不寻常的关系,由于林彬让大梅在众人面前出丑,所以大梅坚决反对杜娟和林彬往来。单纯的杜娟告诉大梅这辈子希望两个人都不谈恋爱,永远在一起。林彬回部队没有告诉杜娟,杜娟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感伤和不舍。大梅一心想高攀,所以当白杨带她看电影也带着话剧团的小常宝去看时,心中醋意横生,跟个怨妇似的向杜娟不停的发牢骚。白杨为了躲避郑副司令员的千金郑媛媛,带着大梅和杜娟一起到他家吃晚饭,故意冷落郑媛媛。郑媛媛见此情景,找了个借口很生气地离开了白家。白父白母倍感尴尬。

林彬回来后和杜娟在军区相遇,杜娟质问林彬是不是讨厌自己,连走都不告诉她一声。林彬向杜娟解释自己临时有紧急任务所以忘记通知她。看得出来两人都很在乎对方。后勤部参谋王大海到舞蹈队例行检查,无意检查到了大梅的储物柜内有零食严肃地批评了她,大梅很是不服气。白杨和大海是好哥们儿,当大梅得知大海是军区后勤部王部长的儿子以后,心中若有所思。林彬写的文章白父看后赞不绝口,白杨则很是不服气,一心想挑出破绽。在篮球场白杨找到林彬,指出自己对他文章的看法,林彬被白杨的高傲激怒两人在球场发生冲突。

第三集

大梅主动找到大海,交给他自己写的检讨书,还告诉大海自己等着他的意见。杜娟遇见林彬告诉他上次借给她的童话故事很好看,还约林彬晚上看电影。白杨在影院门口等杜娟和大梅,林彬出现后,杜娟很兴奋,但白杨脸上马上露出了不快,林彬更是扬长而去。杜娟不知所措,只好跟白杨进去一起看电影。看电影时,大梅看见大海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便主动坐在了大海身边。电影结束后,杜娟还想再看一遍,白杨带着杜娟到男厕所里等着下一场开始。白杨搂着杜娟不让她笑出声来,杜娟和白杨突然意识到什么,两人都松开了对方。

大海送大梅回宿舍,路上大海表扬大梅积极向上,还对那天自己的态度道歉。大梅也是谦虚自我检讨。杜娟晚上回宿舍,无意间看见大梅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大梅回到宿舍,心情激动难以平静,杜娟询问大梅那个男人是谁。大梅告诉杜娟是王大海,杜娟大吃一惊。

杜娟莫名同时收到两封信,拆开后得知是林彬和白杨写给自己的。大梅看到信后,帮杜娟分析两人谁更适合她。单纯的杜娟并不认为这是两人给她写的情书,最后决定两个人都见。林彬见到杜娟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两人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分手了。白杨和杜娟两人在排练室见面,当白杨想有所动作时,杜娟跑出了排练室。 回到宿舍,大梅热切询问情况。杜娟紧张的情绪一直没有减缓,大梅以为杜娟和白杨有了什么发展。杜娟依旧一言不发。大梅和杜娟排练舞蹈,白杨特意观看,使得杜娟非常紧张,连连出错。大梅警告白杨不要伤害单纯的杜娟。

第四集

杜娟整天精神恍惚,团长看出杜娟的状态不对,提醒她离全军汇演没有多长时间了,她的这个节目很有希望得奖所以千万不能分心。回到宿舍,杜娟问大梅是真的爱王大海吗?大梅坦诚的说出自己一定要找到一个家庭条件好的、有前途的对象,而大海的条件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大海给大梅打电话让卫国听见了,卫国逼问大梅到底喜欢谁,大梅一气之下当场宣布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王大海,还说明天就打恋爱报告。

大海的母亲听说大梅和大海谈恋爱后,立刻到文工团调查情况。大梅见到冯处长又是紧张,又是兴奋。谈话中冯处长显然不是很满意大梅,谈话结束后,她见到杜娟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笑容,她喜欢杜娟这个单纯的姑娘。大梅看得出,立刻把杜娟拉走了。大梅提醒杜娟不要在大海家人面前展示自己,上次在后台的事情让杜娟在后台出风头了,给冯处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大海回来了,立刻去见了大梅。他听说母亲见过了大梅,心里很担心她会为难大梅。大梅很坚定要和大海在一起,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大海回到家,母亲告诉大海,怕大梅是看上了咱们这个家而不是大海,母亲提醒大海,以后别后悔,还说要是大海同杜娟好那该多好啊。

卫国知道大梅和大海真的在一起后,整天萎靡不振,也不按时到练功房。教导员找到卫国,跟他谈心,卫国一心想和大梅好,怎么劝都不听。大梅到大海家吃饭,还特意带了高考参考书给大海的弟弟,很勤快地忙来忙去,大海的父亲很是满意。叶团长到练功房找大梅,结果听说大梅要结婚的消息很生气。

第五集

白杨跟杜娟套近乎,要求杜娟写入党申请书。叶团长到宿舍找大梅,问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大梅敷衍叶团长说怎么可能呢,叶团长提醒大梅,谈恋爱可以但不要着急结婚生孩子。叶团长刚要离开宿舍,碰见了白杨。白杨尴尬地解释自己是来找杜娟谈话的。

林彬看见杜娟和白杨在一起,林彬给杜娟放了一张音乐会的票在宿舍传达室。大梅问杜娟到底喜欢林彬还是白杨。杜娟觉得白杨见多识广,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对于林彬,她也说不清什么感觉,但和他在一起感觉挺奇怪的,也挺特别的。大梅说杜娟是爱上林彬了。大梅告诉杜娟,和林彬见面不要告诉白杨,和白杨见面也不要告诉林彬。晚上林彬在宿舍写报告,杜娟一直等到音乐会结束,林彬都没有出现,杜娟很生气。

杜娟找到林彬,告诉林彬自己很生气。林彬很不好意思,但又很高兴,因为他觉得杜娟在乎自己。他告诉杜娟晚上想请杜娟吃饭,杜娟很高兴。下午杜娟来到林彬的宿舍,林彬告诉杜娟自己做的饭菜在全军区算是一流的,让杜娟刮目相看。白杨拿着围棋想找人下棋。一个小战士告诉白杨林彬棋下得不错,白杨听后很不服气,立马到宿舍找到林彬,可没有想到杜娟却在林彬的宿舍,三人倍感尴尬。

王母听说大梅来家里了,到家后没见到人,王父告诉她俩人在屋里。王母很无奈。于是她和王父商量,决定同意让大海和大梅在一起,要求二人打结婚报告。

第六集

白杨和林彬因为杜娟在球场发生冲突,大海及时制止了他们。大梅回到宿舍,激动得告诉杜娟自己真的要结婚了。大梅要从宿舍搬到大海家去住,杜娟很伤心。大梅问杜娟林彬什么时候回来,话音还没落就看见林彬站在宿舍门口。

杜娟告诉林彬大梅要结婚了。白杨看见林彬和杜娟在一起,顿时一肚子火。他找到大海诉苦。大海看出白杨不对劲,问他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杜娟了,他告诉白杨要是爱人家就去告诉人家。

白杨在气头上到宿舍找杜娟,他质问杜娟对自己和林彬的态度。杜娟说大家都是好朋友,白杨听后说杜娟脚踏两只船,杜娟听后委屈地哭了。大梅回宿舍看望杜娟,大梅告诉杜娟自己觉得她应该和白杨发展比较好,大梅问杜娟和林彬发展的如何了,杜娟说还那样,大梅直替杜娟着急。

大梅问杜娟是不是喜欢林彬,要是喜欢就跟他挑明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拉倒。杜娟当天晚上找到林彬,问他喜欢不喜欢自己,要林彬明确态度,林彬没有说。杜娟以为林彬不喜欢自己,转身要走。林彬忍不住了,他告诉杜娟自己喜欢她,从一见到她开始就喜欢她,他怕自己不能让杜娟幸福,所以让杜娟再等等。杜娟伤心,她不理解林彬在等什么。她要离开,被林彬抱住,她放声痛哭。

卫国找林彬喝酒,他喜欢大梅,自己没得到心里愤愤不平。林彬开导他不许这么没骨气,要像个军人。卫国不服气。杜娟到大海家找到大梅,告诉大梅自己和林彬明确关系了。大海和白杨回来了,看见杜娟,两人很尴尬。大海让白杨送杜娟回宿舍,路上碰见了林彬和卫国。卫国喝得烂醉,说让林彬和杜娟现在就结婚。林彬告诉杜娟不想再偷偷摸摸的,两人决定打恋爱报告。白杨回家要求母亲尽快给自己转业,再也不想在文工团呆了。

第七集

大海准备去接新兵。杜娟找到叶团长想说恋爱报告的事情,但是看见叶团就说不出来了,她不忍心让叶团长失望。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怎么和叶团长说,她答应过团长五年内不谈恋爱,林彬支持杜娟的事业,他说可以等她。

杜娟回宿舍帮大梅缝被子。文工团的女兵到宿舍看大梅。大梅兴奋地告诉大家等大海接完新兵回来就结婚,所有的人都羡慕大梅能这么幸福。

叶团长和教导员找到大梅,告诉她王部长找她。到了大海家,大海的母亲哭着告诉大梅,大海出事了。大梅在宿舍哭得死去活来,她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杜娟劝大梅别哭了,大梅说她爱的是一个完整的大海,不是一个残疾人。大海的父母到宿舍找大梅谈话,

告诉大梅大海现在的状况很糟糕,大海对大梅感情很深,现在只有大梅可以救大海了。大梅想去看看大海,可是她心里很害怕。卫国到宿舍看望大梅,他劝大梅不要嫁给大海了。大梅赌气决定就嫁给大海了,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婚礼是最漂亮最风光的。

大梅到医院看望大海,碰见了白杨。大梅走进病房,看见大海残废的腿,心里一惊。大海告诉大梅回去吧,不结婚了,大梅痛哭跑出病房。白杨看见大梅哭着跑出来,他问大梅是真的爱大海,还是爱大海的家庭。大梅委屈,她害怕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她回到病房,大海抱住大梅,大梅委屈地放声痛哭。

大海回到家告诉母亲,他和大梅是真心相爱的。但母亲还是放心不下。大梅到文工团兴奋地告诉大家,她和王参谋要结婚了。

第八集

大梅请卫国明天参加自己的婚礼,卫国拒绝参加,理由居然是明天他也要结婚。这让大梅很诧异。林彬知道卫国要跟话剧团的小常宝结婚后,痛骂卫国。

大梅终于和大海结婚了,婚礼办得很气派很热闹。婚后大梅回到舞蹈队,女兵们都夸大梅变漂亮了,杜娟见到大梅更是兴奋。大梅告诉杜娟自己可能真的不跳舞了,婆婆正帮她联系工作呢。

杜娟到大梅家做客,大梅变得懒洋洋的,杜娟困惑大梅的变化,于是找到林彬说心事儿,林彬告诉杜娟大梅可能不是真的喜欢舞蹈,还向杜娟保证,自己一定支持她,让杜娟放心。大海的母亲给大梅找工作单位,大梅挑三拣四一心想去宣传部文化部工作。林彬开车带杜娟兜风,两人在车里有说有笑的,谈得很开心,两人决定明天一起交恋爱报告。

卫国趁着林彬开会,跟一个战士逞能私自把车开出去了,结果翻车了。卫国受伤住进医院,由于车是林彬的所以不光卫国受处分,林彬也要被连累受处分。杜娟得知这个消息急忙向大梅和大海打听事情到底有多严重。据大海分析回原部队是肯定的。杜娟找到林彬,告诉他如果他回原部队,她一放假就会去看他,不管多远都去。林彬觉得自己会连累杜娟,他怕让杜娟受苦。

林彬临走交给白部长自己在部队期间的一个学习思考和总结,希望可以对部队建设起到作用。林彬告诉杜娟当天晚上就要回部队了。杜娟让林彬一定要等她,她会来送他的。晚上演出结束后杜娟连忙去找林彬,可是林彬已经走了。

第九集

林彬从战友那里得知,暂为编外人员的他,名字却在团干部的转业名单上排在第一位。林彬觉得难以置信。

大梅告诉杜娟,林彬已经内定转业,杜娟不相信,还为林彬辩解。她觉得如果转业的事情是真的,林彬会第一时间告诉她。大梅问杜娟若事情真的是这样,杜娟有什么打算。杜娟说自己没想过,而且依旧固执得认为根本不可能。大梅提醒杜娟要多为自己打算,杜娟决定找白杨问问情况。杜娟去找白杨却巧遇林彬。林彬询问杜娟汇演的情形,得知杜娟的节目通过,林彬向她表示祝贺,两人聊得很高兴。杜娟问起转业名单的事情,林彬解释说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劝杜娟不要想得太多。

杜娟找到白杨,希望他在林彬的事情上帮个忙。白杨很不情愿的同意了,却在和林彬交谈时醋意大发,不欢而散。杜娟得知这件事后很生气,白杨表示自己已经尽力,无法再继续帮忙。于是杜娟找到叶团长表示自己要和林彬结婚,准备打结婚报告。林彬不同意结婚的事情,因为他觉得杜娟离不开文工团,如果杜娟不幸福他会更难过。劝杜娟冷静地多想一想,现实一些。杜娟很难过,想找大梅诉苦,大梅却因为没有时间而匆匆离开。

白部长称赞林彬的《南疆战斗营团进攻组织指挥经验总结》。白杨也得知了林彬转业的事情。主任找到林彬谈话,林彬表示服从组织决定。林彬决定和杜娟分手,杜娟却不同意,林彬只好谎称已经在本地找到一位姑娘,并已经同意结婚,坚决和杜娟分手。

杜娟很伤心。 第十集

杜娟得知林彬要结婚,哭得很厉害,白杨和大梅都来安慰她。杜娟在练功的时候心不在焉,被叶团长批评。林彬把杜娟写给他的信件都退了回去。

叶团长提醒白杨,白杨的妈妈对舞蹈演员有很大的偏见,希望杜娟要考虑清楚。另一方面大梅劝杜娟和白杨交往,杜娟不同意。白杨对她展开爱情攻势,杜娟并不领情。白杨对杜娟穷追不舍,惹来了其他团员的风言风语。白杨向教导员报告要和杜娟确立恋爱关系,杜娟骂他是厚颜无耻的人,白杨却并不在乎,继续对杜娟死缠烂打。

杜娟不胜其烦,向教导员澄清事实。大梅见她很坚决,也劝白杨不如算了,白杨表示杜娟就是他这辈子的真爱,多艰难都不会放弃,大梅听后很感动,白杨的母亲得知这件事情以后很不高兴,再次对白杨强调她最不喜欢跳舞的女孩子,并且由于白杨打恋爱报告没有事先征求她的意见,她非常生气。白杨则认为母亲干涉的太多了,母子两人不欢而散。

十一集

白杨父母对于白杨的恋爱依旧有着踌躇与担忧!白杨与父母争吵一番,离开了。白父为了让白杨冷静冷静决定让他去基层考察干部,白杨虽然感到有些突然,但还是接受了。

白母来到杜娟的宿舍找到了她,质问她与白杨的关系,杜娟不承认,认为是白杨自作多情,两人谈话不欢而散。

团里新来一位市芭的演员,是跳芭蕾舞的好手,叫吴娜。住进了杜娟的宿舍,并同杜娟产生了摩擦。基层考察期间,白杨看到即将转业的林彬依然带队练兵,对林彬有了重新的认识。回到军区后向白部长反映了林彬快要被转业的消息。白部长要留住军队人才,向参谋长请示,不能让林彬转业。

白杨第一时间找到了杜娟,杜娟讲他诗写得不错,但仍然不愿接受白杨说的进一步发展。白杨回到了家,刚与父母说到自己心里的决定时,就被母亲打断了。吴娜的爱人来团里找她,吴娜觉得很尴尬,她不愿让团里的人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吴娜的爱人很是不解,两人发生争吵。

十二集

看到了吴娜与她丈夫的那一幕,杜娟心中产生许多感受,杜娟让大梅多陪她一会儿,大梅对于杜娟现在死气沉沉的生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爱情观,希望通过这些来解开杜娟心中的一些疑惑。

紧张的排练开始了,离全军汇演的时间也愈发接近。团里的每一位演员都专注着自己的练习。尤其是叶团长。

白杨为了让父母同意自己的想法,在家绝食装病。白母没办法去找杜娟,以白杨病重为借口将杜娟领到家中。在白杨有些幼稚的闹剧中,杜娟终于感动了,答应了白杨的要求,二人正式开始交往。白母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白杨第一次正式带杜娟回家,杜娟带着些紧张见了白杨父母和白杨的三位姐姐。白母要求杜娟结婚后放弃舞蹈事业,并向杜娟讲述叶团长的过去,希望以此打消杜娟婚后继续跳舞的念头,但杜娟表示决不放弃自己的事业,二人产生争执。

离开了白家回宿舍的路上,白杨和杜娟碰到卫国,卫国想找杜娟谈谈。白杨回家又被白母数落了一通。卫国与杜娟谈了许多,卫国听说了杜娟与白杨的事儿,心中有种亏欠,提到林彬时,卫国不解杜娟与林彬的爱,杜娟却不愿再提往事,她告诉卫国现在的她很幸福。

第十三集

白杨提出和杜娟结婚,杜娟问白杨为何这么着急结婚。白杨说是怕夜长梦多,因为林彬不会转业会调回军区,他担心他们重归于好,而杜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杜娟对白杨表示既然已经决定和白杨在一起,就不会改变,并请求白杨以后不再提起这事。杜娟和白杨决定结婚。

大梅提醒杜娟要是真嫁到白杨家,可要有思想准备,并告诉杜娟初恋难忘记不是因为那是最好的,而因为那是第一次。

白母和叶团长唇枪舌剑,白母知道白杨非杜娟不娶,她希望叶团长放了杜娟,让她结婚,让她享受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在叶团长和杜娟的交谈中,杜娟说她可以不结婚,但绝对不能放弃跳舞。叶团长只说了一句:她希望杜娟幸福。

白杨带杜娟来到新房,而杜娟没有让自己父母前来参加婚礼。婚礼将至,白杨突然接到电话,杜娟逃跑了,白杨心急如焚,白母则担心此举会大丢面子,让白杨把杜娟找回来。

林彬从主任口中得知是白杨动用其父亲关系才使他调回军区的。

大梅知道杜娟逃婚后将其训斥一翻,警告她不能任性,会得罪军区首长和文工团上上下下,并告诉杜娟她此举只是婚前恐惧症。白杨打电话给林彬希望他来参加婚礼,大海则看出白杨对杜娟仍有怀疑

白杨终于说服了杜娟,婚礼如期举行,而白杨却喝多了。

第十四集

白杨杜娟结婚后,白母指责杜娟是跳舞的女人,不会照顾家庭。白父则表示可以教。杜娟想让白杨陪自己晨练,白杨则只想多睡一会。杜娟误踢翻白母的君子兰,道歉时竟称白母为阿姨,白杨替其解围,并告诉杜娟要改口。杜娟想搬回宿舍,白杨告诫她不能再这么说。

在早餐桌上,白母希望杜娟能多做一些家务,别光想着跳舞。杜娟则以练功为由说没有时间,白杨告诉杜娟结婚过日子就是麻烦,以后麻烦事更多。杜娟对白父说每天都做饭洗碗洗衣服什么的,没有时间搞自己的事业。白父希望她和白母多沟通。

杜娟洗碗时也在练功,白母看见十分不满,杜娟表示不愿做家庭主妇。白杨在杜娟和白母两边左右为难。杜娟在大梅面前抱怨自己即将成为家庭主妇,白母对她冷嘲热讽,她很后悔结婚,大梅告诫杜娟要体谅别人。

家里来客人,在做饭事情上,白母又对杜娟训斥一翻,杜娟很不服气。她为了证明自己,努力练习切菜、做饭,白母说她倔,杜娟表示不愿总听别人说自己笨。

杜娟希望叶团长对她的舞蹈进行指导,没有回家做饭,白母发现白杨在做饭,痛斥叶子莹和她作对。白母和叶团长起了争执。杜娟认为她连累了叶团长。

大梅要离团了,她劝杜娟也尽早为将来打算。在训练过程中,吴娜借口整天担心着随时要被淘汰,到年纪大了,连个接收单位都没有,杜娟问其为何不走,吴娜嘲讽地说她公公又不是部长……

第十五集

杜娟在家极力练习舞蹈动作,白杨跟杜娟耍贫嘴,不想让杜娟练习。杜娟晚上要演出所以经常不在家,白母对此很有意见,决定托人让杜娟转业。杜娟得知后,坚决反对,质问白杨结婚前跟自己说的话怎么都不算数了。白母无意流露出对叶团长的敌意,杜娟无意冲撞,惹得白母更是愤怒。杜娟为此事和白杨翻脸。白杨给杜娟分析她的舞蹈前景是一片昏暗,要求杜娟转业,杜娟气得直哭。

杜娟和大梅回到宿舍聊天,杜娟告诉大梅,她在团里留了个床位,万一和白杨闹翻了还可以回团里住。大梅一听便知她和白杨闹别扭了。大梅告知杜娟,自己千万不能给自己留退路不然一有困难就想往回走。杜娟认为大梅狠心,十几年的舞蹈,说放弃就放弃了。大梅劝杜娟要为自己后半生作打算

白母找到叶团长,告诉她自己给杜娟联系单位转业的事情,希望她不要给杜娟设置障碍。,叶团长告诉白母其实给杜娟设置障碍的人是她自己。白母回家找到杜娟谈转业,杜娟坚决不肯,惹得白母大怒。叶团长为杜娟新编了一个独舞,杜娟被叶团的舞蹈魅力打动,杜娟告诉白母自己决定跳舞,跳一辈子。

但是白母执意要求杜娟必须离开舞蹈队,纠纷越闹越大。

大梅怀孕了,杜娟看着大梅的大肚子觉得好玩得不得了。林彬回到部队很感谢白部长,白部长告诉他要感谢就感谢白杨。白部长邀请林彬到家里吃饭,杜娟白杨林彬三人见面倍感尴尬。

第十六集

白杨杜娟送林彬,两人喝得都有点醉,杜娟搀扶着白杨,林彬黯然神伤。白母得知林彬是孤儿觉得他很可怜,她琢磨着把林彬介绍给郑媛媛,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两家的关系。杜娟到大海家看大梅,杜娟不解大梅怎么这么早要孩子,大梅说是她婆婆想要,因为不放心她,现在孩子有了婆婆就放心了。大梅告知杜娟林彬回来了,要注意和他接触不要太多,不然白杨小心眼儿又该多心了。

白杨找到大海,他心里不舒服,他有些后悔帮林彬回部队了。他知道林彬和杜娟之前见过面了,虽然没什么但是他也觉得很别扭不乐意。他不是不放心林彬,他是担心杜娟。所以杜娟稍有疏忽,白杨就拿林彬说事儿。白杨不是追究杜娟和林彬的往事,他就是想知道杜娟对他的感受。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杜娟没有跟白杨说过我爱你,所以白杨心里不是滋味。大梅到医院作检查碰见林彬,得知小常宝给卫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大梅告诉林彬他回来会让杜娟和白杨觉得很别扭,林彬反问那自己应该怎么做。

白母不放心跟杜娟到菜市场买菜,白杨过生日白母去买生日蛋糕就让杜娟先回家了。路上下起了雨,林彬看见淋雨的杜娟,开车把杜娟送回家,不巧让白杨看见。大梅开导杜娟必须忘记林彬,因为她已经结婚了,是白杨的妻子了。大梅到宿舍找到林彬,希望他找个女朋友安顿下来,这样对大家都好。白母看见媛媛,希望把林彬介绍给她,但媛媛没有当回事儿。碰巧林彬和媛媛在路上偶遇相识后,媛媛主动找到白母要和林彬见面,白母高兴的不得了。

第十七集

媛媛到白杨家做客,林彬也来了。白杨小心眼儿,总觉得杜娟不对劲儿,他质问杜娟怎么了,是不是看见林彬和郑媛媛在一起难受。白杨跟杜娟大吵一架

林彬告诉媛媛自己不知道今天黄阿姨叫他来的意思,所以有些突然,并希望大家做普通朋友。媛媛直截了当,告诉林彬自己对他感觉挺好,希望可以通过时间互相了解。林彬告诉媛媛自己暂时不想考虑个人问题。

媛媛在路上碰见白杨,白杨调侃她关于林彬的事情,媛媛则问他结婚后生活的状况,两人都死要面子。

大梅告诉杜娟不能把什么事情都表现在脸上,要学会伪装,不能见到林彬脸上一点都挂不住,要很真诚的去劝林彬和媛媛好,这样白杨才会高兴。媛媛努力的想多了解林彬,找卫国侧面打听林彬的情况。大梅警告白杨不要总和杜娟吵架,她好容易把杜娟劝回家了,让他好好地跟杜娟过日子。林彬在躲避,他找到白部长想让他把自己调回连队,让白部长很是失望。媛媛找到白杨打听林彬的事情,

  • 共2页
  • 1

相关阅读